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远山谷散文】海上明珠——塞班

2016-01-06 21:0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在西太平洋碧波万顷的大海上,有一个面积仅122平方公里的蕞尔小岛,它是北加里亚纳群岛的首府——塞班。早在四、五千年前,菲律宾的先民就渡海上岛,和当地土著一起开发,十六世纪,西方殖民者登上了塞班,该岛便先后在西班牙、德国、日本和美国人之间易手,现在成为美国的一个海外自治领地。岛上人口不足十万,土著居民很少,大多是邻近国家的劳务人员,中国劳工就有二、三万人在这里。
  塞班岛并不大,但名气很大。这里有灿烂的阳光、细白的沙滩和彩色的海水,有高高的椰子树和火红的凤凰花,有二战的战争遗址和至今仍躺在海底的战舰、飞机的残骸。岛上旖旎的热带风光以及发生在这里的与二战结束有关的种种历史事件,吸引来了络绎不绝的观光客和休闲度假的人。

  色彩丰富的调色板
  去过塞班的人,都说这个小岛很美。
  有的说美在沙,有的说美在海,也有说美在花草树木的。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则觉得,塞班的美,美在它鲜艳的色彩上,上帝用红、蓝、绿、白、黑,把塞班涂抹成了一个色彩绚丽的世界。
  蓝的,是塞班的海水。它蓝得层次文明,蓝得美丽动人。从塞班到珍珠岛,要坐十多分钟的快艇,快艇载着我们掠过色彩变幻的水面,浅蓝、深蓝、湖蓝、靛蓝色的海水次第出现,又交相辉映。当快艇驶入湖蓝色的海面时,大家惊呼起来“啊,太美了”,“太美了”。在赤道强烈阳光照射下,海面上波光艳潋,湖蓝色的海水显得格外的明亮和艳丽,只有全能的上帝才能涂抹出如此漂亮的色彩,塞班的海水真是美得动人心扉。
  站在塞班最高处的塔波乔山顶俯瞰海面,浅海里有一道结实的珊瑚礁形成的天然屏障,海浪溅起一条弯曲细长的白线,往外,海水一块块显现出深蓝、浅蓝、淡黄和浅绿、墨绿等不同颜色,五彩海水,叫人称奇。与九寨不同,这里海水的不同颜色并非水中所含矿物质的不同,而是因为水下颜色不同的珊瑚礁在阳光下映射出来的。这里,不仅有多种颜色的珊瑚礁,更有色彩斑斓的热带鱼和灰白色的大海参,在珍珠岛的清澈的海水里,只需浮潜,就可以与美丽的热带鱼在一起共“舞”,我们在水里施放了一些买来的鱼食,它们就迅速簇拥过来,置身在上百条色彩鲜艳的漂亮热带鱼当中,人们对这种“天人合一”的奇景会感到莫名的喜悦和兴奋,心身会得到彻底的放松。
  地处热带,气候湿热,花木葱茏,绿色植被覆盖着整个小岛,在蔚蓝色的大海上,塞班就像一颗浮在水面上的绿宝石。盛开的凤凰树的花红艳艳的,在机场通往市区的马路上,在繁华街道的人行路两旁,在一大片、一大片的翠绿中,火红的凤凰花妩媚娇艳,特别惹眼,把小岛点缀得更加美丽动人。塞班有23公里长的海滩,海滩上有厚厚的柔白的细沙,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的各种肤色的男男女女们,从海水里上来,一个个躺在白色的沙滩上,他们在享受阳光和海风的同时,也在涂抹着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阳光下的塞班,就像一块色彩丰富的“调色板”。塞班,美在红、兰、绿、白、黑。

  “珍珠”、“军舰”原是一岛
  在塞班岛西岸中部密克羅沙灘(MicroBeach)附近,就在我们入住的酒店对面,有一个很小的岛屿,人们公認是塞班島上最好的嬉水、浮潜地點,有人把它叫做珍珠島(ManagahaIs-land),也有人把它叫做军舰岛。
  “珍珠”,“军舰”,为什么用两种相距甚远的器物名称名之一岛,有何由来?原来,在查莫洛語中,Mana-gaha,含珍珠之意。站在塔波加峰顶(Mt.Tapotchau)往北边眺望,這個树木葱茏的小岛,就像一顆跳出海面的綠色珍珠。那么,军舰岛又因何得名呢?据说二战期间,日军在岛上大筑工事,建造炮台,整座岛就像是防守西岸的军舰,因此被称之为军舰岛。也有说,夜间美国飞机来袭,以为是停泊在海里的日本军舰,进行猛烈轰炸,也未能将其炸沉,才知道是个小岛。这两个名字很好,有着蹊跷的寓意,它大致反映了同一个小岛在和平与战争两种环境下的不同命运。
  塞班的魅力在哪里?我以为就在“珍珠”和“军舰”的蹊跷寓意上。和平年代,人们要休闲、要旅游度假、要高品质的生活,这里是世界闻名的浮潜和戏水胜地,珍珠岛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珍珠”宝贝。“军舰”这个名字的背后,寓意了作为观光地的塞班,有着二战重要史迹的资源和本钱。如果不是熟知二战这段历史,如果不是导游的介绍,人们很难想象得到,在这么一个绝色美丽、祥和宁静的小岛上,也曾经有过血与火的灾难。
  二战期间,日本曾经占领塞班岛,美军为了切断日军本土与太平洋诸岛的海空交通线,建立攻击日本本土的前沿阵地,以优势兵力抢滩登陆,经过殊死争夺,美军虽然攻克了塞班,但双方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是美军在太平洋打得最为惨烈的一场战争。从1944年6月15日美军登陆到7月9日宣布占领为止的短短3个多星期,日军3万余人基本被全歼,美军也伤亡了1.65万人。还有上千的土著居民也死在了这场战争中。
  在塞班岛的北端,在巴那迪络山日军最后司令部前面的悬崖边,有日本政府租建的一小块地,旁边建有多块“忠魂碑”、“战殁者慰灵碑”,碑前摆放着日本旅游者凭吊亡灵的香烛和钱纸,也有战争受害者粘贴在碑上的口香糖。这些碑后的悬崖,就是8000多日本平民和数百伤兵,口呼“天皇万岁”,纷纷跳入大海自杀的地方。据导游介绍,1944年7月7日这一天,日军驻岛航空舰队司令南云中一命令士兵端着刺刀把几百名妇女、老人和孩子赶到海边三十多米高的石崖上,她们哭喊着,向西北方向跪拜,举行“殉难仪式”。仪式后,几十个孩子排在第一排,妇女和老人排第二排,端枪的日军士兵在第三排,一步步把前面的人逼向悬崖。许多孩子到崖边不敢往前走,回头抱住大人的腿,哭喊着“我不跳海,我不死”。大人、孩子抱成一堆,哭声喊声盖过了大海的涛声。突然,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跪着向士兵求饶,她表示自己可以去死,但希望能把孩子留下。士兵夺过孩子,跑到悬崖边,口喊“天皇万岁”,就把孩子扔向大海。这是日本平民和伤兵大规模自杀的开始。有的一家人依照长幼次序一字排开,大的推小的,男的推女的,最后才是父亲跳下崖底。还有几百名女校的高中女生,被驱赶到崖边,她们嘴里机械地喊着“万岁”跳下山崖,坠入大海。从此,这个无名的石崖就有了“万岁崖”的名字。美国战地记者谢罗德曾在《时代》周刊上发表一篇专稿,介绍了当时的情景:那些没有力气冲锋的重伤员,引爆了身上的手榴弹。与日军最后冲锋的同时,塞班岛的日本百姓也开始了大规模的自杀。他们或从崖上跳下,或父母抱着孩子,一家一家走向海里……整个海面漂满了日本人的尸体。“万岁崖”前的这段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的往事,如今听起来仍觉得凄惨悲悯,毕竟这些妇孺和老人是无辜的,她们是十恶不赦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
  美军在塞班的胜利,不仅切断了日军的海空交通线,更为美军B-29远程轰炸机轰炸日本本土提供了基地。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两颗原子弹“小男孩”和“胖小子”,就是1945年6月从距离塞班岛3海里的天宁岛装载起飞,投放到日本广岛和长崎的。这加剧了日本统治阶层的内部矛盾,东条内阁被迫于7月18日辞职。这里也就成了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进程的重要据点。如今,这个二战时期美军原子弹储藏地遗址,成了天宁岛的一个重要景点。一个告示牌,两座棺材似的玻璃建筑,和建筑里存放的战争纪念品以及原子弹的图片,孑然留在这个小岛上。留在那里的还有被美军轰炸坏的日军指挥部,还有海边上插着“小心地雷”的牌子,用铁丝网围住的至今还没有爆炸的地雷和炸弹,还有塞班海水下清晰可见的飞机和大炮的残骸,在塞班许多地方仍然可以看到的这些战争遗迹,时刻都在提醒着今天的人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劲歌热辣的草裙舞
  起源于夏威夷的草裙舞,在关岛、塞班等太平洋岛屿地区很流行。传说中第一个跳草裙舞的是舞神拉卡。她跳草裙舞招待她的姐姐――火神佩莱。姐姐很喜欢这个舞蹈,就用火焰点亮了长空。从此,草裙舞就成了敬献给神的宗教舞蹈。如今,草裙舞已成了他们迎接远方客人的一种娱乐方式,观赏草裙舞也成了游客感兴趣的节目。
  我们住在塞班西岸中部的泰悦酒店,酒店给我们安排了一场烛光烧烤歌舞晚会。酒店后面的大院子和海滩相连,之间只有小树和修剪整齐的低矮灌木做篱笆隔断,晚会就在酒店院子的草地上进行。
  当天色渐渐暗淡下来的时候,游客来到晚会现场,在酒店服务小姐的引导下,渐次入席坐定。草地上有永久性的舞台,舞台前的草地上摆放着几十张餐桌,每个餐桌上都点着一支红色的蜡烛。餐桌的后面摆放着几张烧烤炉和放着各色调料、水果沙律的备餐桌。游客凭票每人领取一大盘已经腌制好猪排、鸡块和鱼片等食物,自己动手烧烤来吃。
  天完全黑了下来,演出也开始了。节目有独唱、吉他弹唱、有草裙舞,个人的和集体的。游客们吹着太平洋晚上凉爽的海风,一边吃着香喷喷的烧烤,喝着啤酒,一边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土著人的美丽歌舞。美丽的查莫洛年轻女演员,身材丰腴,上身穿着褐色的椰子壳做胸罩的三点式,下身穿着名副其实的草裙,在激越的鼓点和欢快的桑巴音乐伴奏下,急速的扭腰晃臀,跳起热辣性感的草裙舞,尽情的欢乐。查莫洛的青年男子一个个黝黑壮硕,也很帅气,他们快速地将火把舞得呼呼生风,好不气势。
  当然,最有趣最欢乐的还是查莫洛姑娘与游客上台互动的时候。那天晚上住在酒店的有日本、韩国、俄罗斯和中国四个团,总共有250多游客。人数较多的两个团中的带队被邀请上舞台互动。与查莫洛姑娘互动前,她们先安排了一场PK,让游客人数较多的两个团队的带队,在舞台上当众用“锤子、剪刀、布”的方式决出胜利者,然后让胜者与查莫洛姑娘共跳草裙舞。因为日本旅行团人多,PK就在我和日本领队之间进行。日本团的领队是个带着眼镜,看上去颇斯文的三十来岁的小伙子。PK开始,第一回合,我出锤子,小伙子出剪刀,我赢了。第二回合,我想了一下,出了布,包住他出的锤子,他又输了。我们的人热烈鼓掌。照理三打两胜,可以决胜负了。但查莫洛姑娘还要我们再PK一次。第三回合,我出了什么,记不住了,反正日本小伙子又输给我了。我赢了,我们赢了,赢了日本团队。台下我们的人都很高兴,掌声、笑声、口哨和欢呼的声音盖过了沙滩上的涛声。
  日本小伙子,在与我“锤子、剪刀、布”的PK赛中,连输三把,成为落败者,他就只能与另外两个团的领队和其他演员一起,蹲在舞台两边,为我和美丽的查莫洛姑娘的草裙舞鼓掌叫好了。跳草裙舞要扭腰晃臀,虽然,我那笨拙难看的动作,引得台下的观众捧腹大笑,但我确信,在太平洋塞班岛上的这一晚,我的同仁们过得一定很快乐。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