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guxiang散文】我心目中的陈忠实先生

2016-05-03 18:0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看来,先生走了,是真的走了,永远永远地走了。得到先生逝世的噩耗,我非常哀痛,非常震惊,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出乎我们的意料……因为先生还有一口气活着,一盏明灯就会照亮陕西乃至中国的文坛,鼓励我们前进,鼓励我们向上。先生走了,这两天里我的心里总是空唠唠,感到空虚寂寞,曾几次我强忍住眼泪而没有流出来,而是流向内心的深处。现在先生的面影时常在我眼前晃动,然而面影毕竟代替不了真正的面孔,而真正的面孔却永远一去不复返了,奈之何哉!奈之何哉!
    昨天上午9时10分,我的同事建甫电话告诉我:“陈忠实先生去逝世了。”我不敢确认这一消息,随后立即与陈忠实文学馆的彭老师确认情况,她留言说:“我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我又给好友史飞翔老师确认情况(史飞翔系文化学者,散文作家,已出版文学著作16部),他留言说:“我正在写悼念文章。”接着,我又给好友马士骑老师打电话(马士骑系先生的老友,与先生相识三十余年,灞桥区洪庆分局警察、书法家、评论家),告诉他先生逝世了,他说他在广东出差,他早上也从手机微信里看到了,还不敢确认这个消息是不是属实,我给马老师说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大约在10时左右,全国各大网站都刊登了先生逝世的消息。我的工作单位——西安思源学院校园网站也在第一时间里刊登了先生逝世的消息。
    说实在的,先生是一位大家,我是学校的一名普通职工,充其量算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平时虽与先生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但这些年在学校举办的一些大型活动时常常会看到先生,并多次聆听先生幽默风趣的讲话,先生一口地地道道的陕西腔,如果不仔细辨听,使人还真有点听不太懂!前些年,在学校每年4月份举办的白鹿雅集樱花节开幕式上,先生总会参加并在开幕式上讲话。前些年,在学校我还多次聆听过先生的报告,聆听先生讲述撰写散文、小说的方法技巧,聆听先生讲述写作《白鹿原》的艰辛历程。最早的一次约是2001年初夏,学校邀请先生来校给师生做文学报告,由于人满为患,我没有挤进到报告会现场,硬是在学术报告厅门外听完了先生的报告。我近距离地接触先生且印象最为深刻的是2010年8月15日,学校举行“陈忠实先生现场签名赠书活动”。学校邀请先生给来校给报到较早的新生进行现场签名赠书,那次活动是由学生处组织安排的,我有幸参与了整个活动的组织工作,先生签完字后,我们几名老师还与先生进行了合影留念。
    这些年来,虽然与先生接触的机会不多,但我一直与陈忠实文学馆的几位工作人员联系的比较紧密,我先后多次带领文学界的朋友前来参加陈忠实文学馆,现在仔细算来,至今足有上百人次了吧!每一次带领文友参观陈忠实文学馆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每当踏进图书馆东侧二楼的文学馆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总是充满着激情澎湃,充满着对先生的敬仰和崇敬之情,那一幅幅老照片和陈列的老桌椅,还有十几种不同版本的《白鹿原》等场景一次次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仿佛再一次感受到了先生那撼人心魄的精神画卷,感受到了先生作为文学大师的的精神风范。
    这些年,我对先生的为人处世及作品还有一些了解的。在我的心目中,先生淡泊宁静,不慕荣利,淳朴无华,待人以诚,心胸开阔,性格豪爽,衣着简朴,寡言温和,很讲义气,是典型的关中汉子。先生对待任何人都是和蔼可亲的,他一点架子也没有,留给人的是一张饱经风霜且充满沧桑凝重的面孔。先生好烟酒,喜爱书法、象棋、秦腔,先生的书法遒劲洒脱,在学校我曾多次看到过先生的书法,在多个版本《白鹿原》封面上书名也是先生自己的题字,足见先生的书法功底。先生还喜欢足球,而且十分痴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铁杆球迷。早些年,有些媒体知道先生爱好足球,每当世界杯等足球大赛,就约先生写球评,先生也乐此不疲。有一件事可以佐证,2005年4月,在西安思源学院田径运动会开幕式上,精彩演绎了一场大学生足球联赛决赛,先生和学校周延波董事长共同为这场足球决赛进行了开球,后被思源师生传为佳话。
    先生是在老一辈作家赵树理和柳青文学作品的影响下,靠自学逐步走上文学道路的。先生一声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在国内文坛广泛流传。1965年先生在《西安晚报》发表处女作《夜过流沙河》,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又相继发表了《樱桃红了》等多篇散文作品。1979年先生的短篇小说《信任》在《陕西日报》上发表,后被《人民文学》转载。1983年先生出版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乡村》,此后又出版了多部中篇小说。1988年—1992年,先生写就了长篇小说《白鹿原》,并在《当代》文学刊物上发表。1993年6月,人民文学出版社了《白鹿原》,这部作品堪称先生的成名著作,又被称为雄浑史诗、文学经典。1997年,该书荣获中国第四届矛盾文学奖,至今已发行160万册,被教育部列为大学生必读之书,该书还被改编成秦腔、话剧、舞剧、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
   是的,先生的一部《白鹿原》使先生称为文坛炙手可热的大作家。著名学者、书画家范曾曾对该作品推崇备至,他称先生完全可以与世界一流作家相媲美。可以这么说,《白鹿原》因先生而名扬世界,先生因《白鹿原》而扬名中外。
    为了高扬文学旗帜,先生先后与陕西三所高校结下了不解之缘。2002年先生被西安石油大学驻校特聘教授,2008年又被该校聘为文学院名誉院长;2005年西安工业大学设立了以先生命名的当代文学研究中心,还被该校聘为终身教授;2005年先生与西安思源学院结下了不解之缘,携手西安思源学院共同成立了白鹿书院,2006年先生又携手西安思源学院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文学馆——陈忠实文学馆,还与西安思源学院共同筹划举办了“思源大讲堂”、“白鹿雅集”等高规格学术活动。在先生的邀请下,国内众多文学大家前来思源讲学。十余年来,先生孜孜不倦的精神激励思源师生,先生为推动西安思源学院文学院的建设和打造思源软实力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并深受思源师生的广泛敬重和爱戴。
    众所周知,在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冲击的大背景下,先生能够数十年如一日保持着一位作家的本色不变,无论默默无闻之时,抑或蜚声文坛之后,先生骨子里始终继承并保持着真诚、善良、倔强、朴实的农民本色和作家本色,就这一点而言实在是令人可敬可佩。
    说实在话,我是较早知道先生患病的消息的……总认为,先生的病情不要紧,应该还能活上几年的,没想到先生还是走了,走得那么突然……先生逝世的当日,西安思源学院就在文学馆设置了灵堂,下午五时,学校校领导、师生代表为先生举行了追思会,当日傍晚,西安思源学院的学生们还自发组织了烛光哀思悼念活动,表达对先生的哀思之情。
    我从媒体上得知,在先生患病期间,众多文坛大家都过问或去医院看望过先生,特别是先生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中央领导同志,中宣部和中组部领导,中国作协主席、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等表示了慰问和悼念,陕西省委书记、省长、省委宣传部长、省作协主席、省作协党组书记等领导亲自到西京医院慰问先生,陕西省保健局领导、西京医院院长、四医大校长、政委等都参与对先生的最后生命的抢救。
    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彦在《陈忠实生命的最后三天》一文中这样写到:“一个民族最伟大的书记员走了,我突然感到一种大地的空寂……我始终在回想与先生接触的这几十年,先生对文学晚辈的提携呵护……他对文学的贡献,不仅仅是一本堪称‘高峰’的《白鹿原》,更有对陕西文学艺术繁荣发展整体推进的呕心沥血。他是在以自身的创作高度和人格、人品高度,有形无形地雕塑着这个文化大省的具体形象,以及它的宽度、厚度与高度,有他在,我们会感到自信、骄傲、踏实、有底气,先生忽然在一个清晨,一个近千万人口的城市刚刚醒来的时候撒手而去,我们顿时感到一种生命与事业的虚空与轻飘。他是上天不可能再创造出来的那个人,他的离去,是一座高峰的崩塌,是一颗星辰的坠落,是一个时代永远也无法医治的巨痛。”昨天,中国作家协会在给先生的唁电中说到:“陈忠实同志忠诚于党的文学事业,坚守艺术理想,他的创作高扬现实主义文学旗帜,饱含对祖国和人民的深情大爱,深刻描绘了现代中国百年变迁的雄奇史诗和壮丽画卷,为中国文学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陈忠实同志品格高洁,淡泊名利,谦逊质朴,真诚善良,热心扶持青年作家成长。他的作品深受广大读者喜爱,他的风范广为文学界称颂。”中国作协对先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认为对先生的评价很真实、也很到位,表达了我们的心声。先生逝世的当日晚八时38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用足足五分钟的时间对先生的作品以及生前采访视频片段进行了播放,我用手机速拍了二十余张照片,并转发到了微信朋友圈。
    这两天来,我们从微信、各大网络媒体都知道了先生病逝的消息,思源师生相互转发着悼念先生的文章,手机微信不停地一次又一次地在刷新着记录,足见思源师生对先生的爱戴和敬仰之情。
    陈老!您永远永远地走了。您的作品和人格却会永远永远地留下来。在学习您的作品时,我要加倍努力,绝不会掉队。在中国万千文人的心目中,在思源万千师生的心目中,先生是不死的,先生还活着,先生将犹如一只思想火炬,永远照亮思源的上空,永远照亮白鹿原的上空,永远照亮陕西文坛,燃烧不熄,鼓舞着我们奋勇向前!引领陕西文学冲锋在前!

                                                                                          (故乡2016年4月30日于白鹿原)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