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墨梅幽香散文】书墨相伴,灵魂相依

2016-05-23 18:3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作为女子,既不漂亮,也不妩媚,哪里有骄傲的资本?我就是这样的一位女子,普通的无法再普通。正是那如花的妙龄,别的女孩早已情窦初开,打扮、涂脂抹粉,镜子前描眉,涂抹口红,然后和自己心仪的男孩花前月下,漫步谈心。而我从来都没有为这张不漂亮的脸蛋花过心思,但上天却赐予我一个爱好,爱看书,爱学习。无聊的时候,书,便是我最好的伴侣。当我遇到伤心的、开心的事,都会拿起笔写在日记里,久而久之,我养成书墨相伴,灵魂相依。
    读书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我感到,读书于我是驱散生活阴霾的最佳途径,是驱散苦恼的最好的一剂良药。
    从小就对文字有一种贪婪的钟爱。那时,家家户户都拿旧报纸糊墙,只要我到谁家,会被墙上那蝌蚪似的文字诱惑,看着他们是那般的顺眼,温馨,入心入肺,盯着一篇文章便久久目不转睛,直到看完为止。一次,因为站在凳子上,仰头看糊顶棚的报纸一篇散文,一不留神一脚踩空,从凳子上摔下来,摔伤了手腕,腿上的皮也被撕去一大片,殷红的鲜血顺着腿流个不停,我还是忍着剧烈的痛把那篇美文读完,才去村医疗室看手腕、包扎伤口。因此,我得个外号“瓜女子”。可是,那个被人们曾今嘲笑、遗忘的瓜女子,从小心里也揣着一个春梦,那就是——当作家。我国女作家茹志鹃、萧红,王安忆,便是我心中的偶像,他们的书我总爱不释手,如饥似渴。一度我也曾迷恋过琼瑶的小说,幻想着美好的遇见,想象恋爱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东西,爱情让所有男子痴心沉迷,让所有女子甜蜜。我又想写爱情小说,于是,我拿起笔,铺开纸,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在那个小学的煤油灯下,多少个不眠之夜,除了备课,改作业,就写小说,我写下了《爱情,你姓什么》,讲述的是一个高考落榜女子当代理教师,恋爱到失恋的悲剧。那是我身边的真人真事,想起来就心酸。我还写了《大山里的坚守》写的是和我一样的民办代理教师的心酸故事。偶尔也写诗词,我喜欢如辛弃疾、苏轼、毛泽东那气势磅礴,豪放派的诗词,我的诗词里往往融进自己的心曲。我也曾拿起毛笔书画,走过的小学的那些宿舍的墙上都曾贴满了我的“杰作”——水墨国画,配上诗词。李清照便是我心中崇拜的女神!我特别喜欢她那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诗句,可是,自己却差好远好远。倒是邓拓的那句名言挺适合我:“生来奔走万山中,踏尽崎岖路自通。”它曾激励我走过了我的前一生!
    后来却为了生计,嫁人,走着所有女子必经之路。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为了事业,为了有一份安定的工作。我一直看书,学习,考试。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个冰天雪里,多少个严寒酷暑,我都未停歇,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我三十岁时,有了这份稳定收入的工作。那些日子,搁浅了我的小说,转写论文,当我的第一篇论文变成铅字,还有荣誉证和奖品上清清楚楚写着奖给优秀作者我的名字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那只是小小的一篇论文,但对我来说那简直就是对我最好的鞭策,最好的鼓励!我开始相信自己的能力,我不停地写,我的论文不断的发表,市里,省里、国家的刊物都有了我的文章,荣誉证书纷至沓来,有厚厚的一大摞。
    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忙,挣钱,都显得格外着急,孩子都大了,上大学,我忽然觉得生活越来越乏味,就想着逼迫自己慢下来,捧起书,慢慢地耐心地读完一本书。作家梦又一次浮现在脑海里,清晰又坚定,挥之不去。这时,我就不停地写,不停的发表在QQ里,在这里,我遇见了许多爱好文学的朋友,都来给我点赞,留言鼓励我,其中有几位编辑,看了我的文章也说好,我那时一种成就感无法溢于言表。我加入了几个文学、诗歌群,和他们交流,谈论如何写作、写诗词的一些技巧。在他们的指点和鼓励下,我越写越带劲。本来是想为梦想找一个安放之所,结果陷入文字里愈陷愈深。对文豪大儒的读书名言有了切身体会并身体力行。这时,我感觉马克思的一句话简直就是对我说的:“我越是多读书,就越是深刻地感到自己的不满足,越感到自己知识贫乏”。
    于是,我不仅读名著,还读网文,众多的网络作家脱颖而出,他们的文章接地气,感情真挚。
我努力践行着列夫•托尔斯泰的忠告:“身边永远要带着铅笔和笔记本,读书和谈话时碰到的一切美妙的地方和话语都把它记下来。”。
     我学会了从生活中发现写作素材,从朋友交流中挖掘话题信息,养成了随手写笔记的习惯。
     那时,儿子的趣事画面,家里的成员,童年的那些艰辛故事,身边的熟人的事,老师时的心态,都及其普通等等平凡琐事,在我眼里都是我妙不可言的信息。让我真真体会到生活无处不文章的乐趣。因为话题总是来自现实生活,说事情的语言生动立体接地气了,受到新媒体编辑的青睐,我的几十篇文章发表在微刊。其中《10点故事》《文悦圈》《西部文学》它们都是我的寄放文字的新家园。微信传播真是神速离奇,我的几篇拙文发出,在转发的过程中,把失联十多年同学琨玉、儿时玩伴徐红、米立红找见,她们在安徽蚌埠市、在北京军区,文章让同学们从天南海北聚到了一起,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惊喜。 
     自从爱上写作,我结识了许多互帮互助的文友。有机会见识了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风景,他们个个文坛高人,打开了我的眼界。诸如《10点故事》总编李振,《文悦圈》总编李海波,都细致点评我的文章,并给温馨的提示,使我的文章在他们平台一期期发表。尤其是《西部文学》总编洛沙的谆谆教诲,指点我写作迷津,使我受益匪浅。还有曾任北京解放军报社凌翔总编对我的散文有很好的评价,他的鼓励至今激励我不断向着文学的大门迈进。他们都是我文学之路上遇到的贵人!使我在这条路上流连忘返,继续追寻。在那个大家庭中我逐渐从家长里短流水账似的文字过渡到关心社会,关心国内外新闻。承蒙县作协提主席厚爱,邀我参加了县作协。我走上了写家乡山川、赞美新农村建设的现实文学,文字里有了对一些事件的个人判断和思考,有了一些不随波逐流的个人观点。接触了各种类型的稿件写法,发现自己写作风格有了变化。蓦然发现,那些不快,抑郁不治自愈,我活泼开朗多了,乐意交流沟通了,学会原谅别人,每天笑脸相迎每位交往的人,远离是非多、远离爱攀比的人。活着自己开心就好,何必比来比去,你富裕,你享受;我清贫,说不定还会长寿。其实,生活总是平等的,老天给你敞开了富裕之门,同样给你也关闭了另外一扇比富裕更高尚的门。你会自私、目无他人,妄自尊大,恭维你的人,都不一定是处于真心,一但你钱财殆尽,他们还未必能相拥在你的身边。说不定,你会发现曾今你讨厌的人、看不起的人会才是那个最好的人。
    我没有金钱,更没有华丽的服饰和豪车,但我有的只是那些伴我灵魂的书籍,还有好多未曾发表的故事集子。我不怕别人的嘲笑,我依然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最好的自己。
    “腹有诗书气自华!”容颜自然改变。虽然,我差之远亦,但我可以保持一颗仁爱、宽容之心是容易的。所以说儿子都大学快毕业了,都说我不显老。现在的我,更多喜欢雪小禅、张爱玲、毕淑敏的书。被她们书香四溢的气质所醉迷。常常跟随她们的文字喜形于色,喜怒哀乐。我不喜欢把时间大把大把花在打扮上,只要穿着得体,舒服干练就成。我喜欢那些读书女人那种素面朝天,天然的普通衣着,无需浓妆艳抹,但她们的修养,内敛、沉稳的气质,已经让我仰慕不已,尤其是她们浑身上下飘散的书香味,使她们走在人群中,超凡脱俗,与众不同,鲜亮照人。这种人不会轻易老去!这不恰好印证了宋代黄庭坚所说:“三日不读书,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对此,我很赞同。
      我喜欢上写作,走进写作圈,不仅仅是因为能发表文字,而是迷恋那热气腾腾的以文论道的文学氛围。浓浓的墨香飘散,这足以令我痴迷。有时,读到一些人的作品,感觉并没有我写的有见地,但依然被编辑看中,能发表,心也有痛过,有过放弃写作的想法。但喜欢做一种事情,并不是说放弃就可以放弃的。放弃只是气话,它会让我不由自主又开始写作、读书。现在的我想明白了:即使我的文章不被编辑看中,但我仍然会抽空继续默默写作,坚持下去,自己读,自己喜欢,以后把它印制成书传给我的后辈。
    其实,有时我挺感恩父母不赐予我漂亮的脸蛋,唯给予我喜欢读书的驱壳,它让我节省了许多打扮、上街购物的时间。以书为伴,让我聪慧,让我总能焕发出别样的书卷味。在学习,在写作中,我渐渐的明白了,女人多读书就少了俗气、多一些大气;摒弃娇气和怨气,多了秀气和智慧;少了拘谨造作,多一些洒脱,处事不惊。
    有时,我以为自己没记性,许多看过的书籍,那些好词语,佳句都成了过眼烟云,不再记的,然而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我写文章时,它们就像变魔法,自然而然地流淌在笔尖,渗透在了字里行间,那样准确,唯美!文字其实就潜藏在人的气质里,表露在谈吐上,体现在胸襟大度上,这是无法娇柔造作的,是那些不读书的人所不能及的。当然体现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上。知识才是真正的阳光和雨露,读书让我们的心阳光,让我们的心比世界大,被书籍喂养心灵的女子,才能像花朵一样永远美丽的绽放。
    我深信,书墨相伴,灵魂相依。爱读书的女人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她言谈举止,举手投足,泰然自若。她行动优雅;坐姿端庄,办事洒脱!   
    不信,女人你就试试!女人,爱读书吧!
作   者   简   介:
 
    罗凤霜,笔名,墨梅幽香、青梅园主,中国教育学会新课堂教学研究组研究员,西部文学作家,会员,散文版实习版主。作品在《西部文学》《中国创新教育》《宝鸡教育》《凤县文史资料》 等国家、省、市、县级刊物数次发表,多篇散文在凤县刊物发表,十余篇在几家电子微刊发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