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晓汶随笔】永葆童心真快乐

2016-06-06 23:0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有人说,时光是一首流动的诗,它像一只不知倦怠的彩蝶,从岁月的深处款款飞来,飞过童年,飞过少年,掠过花季雨季,飞过我们的青春期,使我们来到人生的冬天。
    回忆童年的我们,也曾经会在百花簇放的春天里,追逐五颜六色的蝴蝶;会在绿意葱葱的夏季,游戏在蝉鸣蝈叫中;会在金黄色的秋天里,看落叶如天使般旋转飞舞;会在银装素裹的冬天,穿着厚厚的外套,戴着绒绒的手套,奔跑在漫天雪地里,累了,就缩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听着那醉人的催眠曲,甜甜入睡,似乎快乐是永恒的,永远都不会晓得醉红楼,梦断天涯为何物。
  那时的我们,会折下柳条做一个简单的笛子,然后兴致勃勃,欢天喜地的狂乱瞎吹,而从不在乎别人是否会笑话自己的笛技;那时的我们,会在画纸上画上大大的向日葵,放在枕头下,认为这样太阳公公就会钻进梦里,与自己玩耍;那时的我们,会在清风微徐的傍晚,望着无边无际挂满星星的天空,天真的以为月亮里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月亮姥姥,终年不间断的在砸坚果吃。
  手指纠缠着朦胧的过往,敲打出动听的音符,童年趣事在指尖游走,那是一张张或明或暗,或深或浅的图画,那是一页页或黑或白,或红或绿的素笺。而这些纯真的书卷,似锈蚀的刀镰,一遍又一遍割着我们的记忆;又似一季斑驳的精华,飞花烟雨,过后无期!
  落英缤纷,匆匆走过的年华里,我们从无忧无虑的快乐走向为了生活不得不奋斗的颠簸,从纯洁如白雪的天真走向再也不会与一堆沙丘为伍为伴的成熟,从清澈洁白的眼睛走向桃花净尽后的凄然零落。
  处在大都市的霓虹闪烁里,如一颗无依无靠的孤魂,四处飘散,泪眼倚楼频独语,抑或因为争取那触手不可及的幸福,抑或因为一月清辉的红尘旧梦,抑或因为风往沉香幽梦已逝的无奈,抑或因为剪破烟花后的人去楼空。那份最初的笑容,最初的单纯,如一纸未了的夙愿沉淀在梦的忧伤里。
  看到有朋友在微信上写着:我也想童心永葆,过个六一。言语中是不是跟岁月蹉跎皱了我们的容颜,洗刷白了我们的乌黑的头发一样的无奈和心酸?其实,那种天真,那种快乐,永远都是我们幸福的春天。流年缠绊,童年如梦,让我们怀着无邪的纯真童心,永葆童真不变,快乐每一天。在这里我要对所有的老年朋友,也对自己说一声:六一儿童节快乐!



【作   者   简  介】
 

      原名刘伟,笔名:晓汶,中共党员,高中毕业,陕西省西安市人,喜欢文学。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