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秦晋杯”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外公与酒

2017-10-11 09:3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秦晋杯”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楼叶刚随笔】外公与酒


  自从离开小镇到城里读书之后,很少见到健谈而乐观的外公。
  外公家与我家,在同一个小镇。外公家在小镇的北面,我家在小镇的南面。外公是小镇的名人,年轻时好打猎,好喝酒,人豪爽,朋友广,见闻多。
  在我还没有桌子高时,经常见到外公拎着野兔、野鸡来我家喝老酒。见到外公,我真的很开心,总会缠着外公讲水浒的故事。外公也总会讲些武松、鲁智深、林冲的故事,讲完后就大口喝酒。似乎外公每次讲的都是这个重复的故事,儿时的我,总是瞪着大大地听,甚至百听不厌。因为外公讲水浒的故事,带着酒味,手舞足蹈,抑扬顿挫,劲头特足,好像不是在酒桌边,而是在舞台上。
  外公讲完水浒故事后,就开始讲自己年轻时的往事。在外公的嘴里,我似乎感觉到外公的青年生活,处处传奇,时时精彩。外公在这本生活大书中,有时在江边打抱不平,有时半夜孤坟边捉活鬼,有时在深山中与猎友们一起搏杀野猪,……
  外公的奇闻怪事似乎可以讲上一辈子,但又不会没完没了的讲下去。
  每当外公喝完三大碗老酒,油亮亮的头顶上开始冒汗珠的时候,就会伸手手抹一抹,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醉醺醺地说了句“该回家了”。外公走的时候,总是不要人扶,喜欢自个儿摇摇晃晃,唱着小调,踩着镇上的青石板小路,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
  在我的眼里,外公的身体很健朗,就跟他的酒量一样棒。
  有一次,我从城里回小镇,外公就来我家喝酒。一切跟往常一样,一样的健谈,一样的好喝,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外公喝完酒后,是妈妈扶着他回家的。因为妈妈不放心,怕小镇的路上车子多,加上原先的青石板小路,如今都成了一条条光滑的水泥路。开始,外公有点倔强,要一个人回去,最终还是没有倔强过妈妈。
  看着妈妈扶着醉醺醺的外公,一左一右地往镇北走去,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小镇的胡同转弯处。
  我突然感觉到,不老的外公,肉身有点衰老了;但外公的倔强,乐观,豪爽,依旧不输当年。
  我也突然感觉到,人生的轨迹,就如外公一左一右摇摆着的曲线,只有坚强者才能向前乐观行走。
   我更突然感觉到,人可以衰老,精神却不能衰老,要做个时代的硬汉。  
 


姓名:楼叶刚  地址:义乌市工人西路A8号  电话:13362973803  邮编:322000   个人简历: 钱派再传弟子,“讲文堂”创办人,江南独立文人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