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秦风秦韵 >

【田卫社散文诗】母亲节三章

2018-05-09 23:5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之一章   《写给母亲》
伴随着五月吹起的暖风,一缕阳光,让所有的情感醒来
母亲用皱纹轻轻去接纳儿女的优点和缺点,惟有爱的牵挂寄语时间
母亲的圣经里永远写着无条件的付出,女性的特权让母爱无言
母亲给了儿女生命,沸腾的血液里永远是动力、希望、慰藉

母亲总是把家门站成最动人的风景,每一个夜晚枕着儿女的名字入眠
如今的母亲也习惯了电话里听着儿女的声音,将牵挂视为版权所有
爱于心,践于行,千叮万嘱如涓涓细流,爱就在母亲的默默付出中
深深的吻着那些岁月的痕迹,捧着我一颗心斟满母亲的眉间,揉进心田

之二章   《记忆深处母亲的纺车》


岁月流逝,生命存灭。盛世显现年代,为生存理由蹉跎。时序转换,新时代古老印象中,脑际总忘不了衰老在阳光遗远的墙角,落满灰尘的母亲的纺车。

回首,记忆深处,母亲的纺车,母亲的容颜,历历浮现。

儿时,在那没黑没明的农家日子里,昏黄的油灯下,母亲手摇纺车,吱扭吱扭,乐奏嘤嘤。左手随着右手上下翩翩起舞,永不歇息,似春蚕吐丝。天未亮,母亲身边已经纺了三五个线穗,纺成了拉不完缠不尽的精密线穗,缝纫凑合的日子。

艰难的岁月里,那许多个夜晚,无数次的鸡鸣声中,纺车陪伴着母亲摇醒黎明,摇欢家里风和日丽的时光。

小时母亲的怀抱,听着有节有奏的吱扭声,伴随着那清凉的晚风,母亲的纺车,摇来了桦树梢圆圆的月,那月桂下古老的歌吟,摇落了苍穹上最后一颗寒星。剥开梦一样的轻褐,娇憨的童稚中,驶过糖葫芦融化的甜影。



之三章   《母亲》

缠绵的小夜曲伴着清凉的晚风
涌来桦树梢圆圆的月
哦,童年的小摇车
在娇憨的乡梦中悄悄地驶过

哦,母亲
直到喧憩的白昼宣告结束
总听到您黄昏在村口的呼唤
似那飘拂的炊烟

透过糖葫芦融化的甜影
剥开梦一样的轻褐
绿月亮恍惚挂起
那月桂下古老的歌吟摇落了最后一颗寒星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