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秦风秦韵 >

【飞向天宏诗歌】清明祭祀一一双亲的怀念

2019-04-06 18:2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清明祭祀

一一双亲的怀念

文/飞向天宏

时间永远会记住我们记不住的
某某人和一些难以记起的事
比如那年我的女儿刚在她母亲腹里
她已经三十二岁了
我的父亲就是那年阴历七月十八日走了
他走得是多么的不舍
我看见他永别的那一刹那
他混浊的眸子里挂着最后一滴泪
一分钟中这最难忘五十三秒后
父亲最后一滴泪流淌下来从眼角滑落面腮
我忍不住伸出双手去擦拭时
这仅剩的一滴泪水还淌着难舍的温度
还有粘稠的浆液样而粘着我的手
我的眼睛瞬间模糊了

父亲离开了我三十二个春秋
那是多少个漫长日日夜夜
倘若把那天的时间定格
这就是我的记忆中一个最难忘怀的时刻
一个亲生儿子与最尊敬的父亲离别
我目不转睛盯着他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闭上了他那一双仁慈安详的眼睛

总想在梦中相见
再次见一见父母慈祥的面容
可是,可是我在梦中也是一片茫然
也许老人常说的我的泪水哭泣到他冰冷身躯
非要间隔十年之久梦中才能相见
我盼望着这时间飞逝
我渴望目睹父亲的笑容
这十年的时光太久太久
我不知枕巾湿透过多少回

时光就这样悄悄地走去如同我父亲样
安静平坦详和冬去春来周而复始
这样的流逝时光是永远不会老去的
我思念父亲时光随光阴越拉越长
拉住了我作为儿子已接近天命之年
每年的清明季节又来了
可是我的亲人您在哪里
这个思念的季节我都把其它事情放下
用真心实意去回忆那天父亲永别的时光
我不为万事万物而痛心疾首
只为最憨厚老实巴交的农民父亲
盈握我的笔蘸上疼痛时滑落的泪水写下永恒思念

又记得我去北京大学进修的那些时候
校院内正是四月份樱花洁白的季节
我踏上北京的飞机悬空万里高空那时
刚下飞机接到母病垂危电话
我泪水忽然间忍不住流落下来
我最伟大的母亲正奄奄一息
我的母亲就在我返程的不到一天的时间里
她用极平静心态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儿子啊,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去找你爸去
仿佛是平时拉拉家常,分明是告诉我
那是永别离开了这个家,远程去一个地方
一个静谧、安详、芬香、酥润泥土的归老的地方

父亲走了走出了一生中光明磊落
他走了,走去了三十二年零四个月
母亲也走了走出一位伟大母亲慈祥
她走了,走了七年零三个月
这些时间的记录我不会忘记它们
我烙印在脑海中也永远不会忘记它们
父亲啊,母亲!儿子在清明节时哭断肝肠
送上我的思念用缅怀沉重的心在灵墓前
借日夜绵长相思的春雨
写下儿子最悲恸哭泣的诗篇
愿我的亲人永远躺在这泥土享受着春暖花香

2019年4月5日07.33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