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十安随笔】从群说起-------不必太在乎

2018-01-04 19:4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从群说起 -------不必太在乎
       玩了不长时间的微信,也加了些许个群,看了一些,想了一些,说了一些……今天,我写一些,真的不必太在乎!
        “乎”后面,我用了感叹号,应该说,用句号好,但我还是在乎,所以有点激动,和朋友们一起来说说----------我不在乎谁在乎,我在乎谁不在乎!
         先谈亲情,q建了一个群,经营甚好,亲戚们天南海北,相距甚远,有时间问个好,闲了谝谝家常,甚至刚好没有姨外甥的电话号码,恰有事需问,群里一呼,秒答,妙哉!很好,联系上了,问题解决了,皆大欢喜,幸福之至!
        可是,问题来了,谁发了个红包,一下子还抢的不亦乐乎,时间长了,喜欢发红包的也嘀咕了“怎么老抢我的红包,也不发个红包啊!”,殊不知,你就是太在乎,谁指名道姓要你发红包了,你发红包还不是你喜欢享受发出去让人抢的快感!还不是想让姨外甥或者他侄子说“姨丈真仗义!”尽管如此,问题还是来了,老大两口子农民,时间自由支配,和老爷子处的其乐融融,有了微信,吃个家常饭啊,给老人理个发啊,领老人出去转悠啊,总喜欢发个朋友圈,刷个群!老二老三,他六爸不高兴了,“我没有你老大孝顺吗?得瑟!”其实,就是太在乎,你在乎大不了老大孝顺又让你知道了!
         下来我说说“文人圈”,有了微信,有了文人圈,“东北文学你我他”“西南文学他大妈”……多的很,很多的文学平台应用而生,这个时候,自然就出现了一些作家。“啊!老母猪啊!当你下了七个猪崽子的时候,帆綻开了像浪花一样的脸,帆觉得生活有奔头了……”,打赏者甚多,追捧者甚多,“接近生活,接地气……”等等评论,应运而生!真不走运有一天,有个孩子问“爸爸,什么是诗,什么是意境,什么是意象?什么是……”他老爸怀疑:“这什么跟什么啊,人还是人吗?”老刘不高兴了:“呸!什么诗?一群流氓!”……我也不知道,李杜想了什么,真的是发了几段文字,你,或许,太在乎!
         接下来我要说说村群,城里的是社区群,城里的爷们,他姨,二婶,大爷不要太在乎!村里就够我撑的了。张三宰了一只鸡,约了几个朋友,喝了两杯杯,隔壁老王不讲义气,发了朋友圈,左隔壁老赵知道他们家那个套间个样,“为啥,为啥就不叫我?”老赵郁闷了好长时间,“鸡毛卡住嗓子咋办?”人言可畏,左左老年也不高兴,谁知道他是“蔫神”!还不是太在乎!
        时光匆匆,一晃到了同学群。“喜报   同学况经理二公子16年元旦在凤凰圆酒店举办结婚喜宴,欢迎光临!”一下子,群里沸腾,吃低保的老赵也紧紧追随,红包随喜!时过不久,老赵他老爸拜拜了,有人也发了个讣闻“今闻赵同学严父,久病在床,不幸离世,同学们想表达追悼之意或想表示奠念之情的与××联系”,结果群里一下静悄悄,发讣闻的“有人”一看人情如此淡泊,一气之下退群了,真不知道是“有人”太在乎,还是“同窗”太在乎!
         群很多,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人很多,其实真的不必太在乎!


作者简介:周建胜(原名周玉军),字十安,号关堡一夫。甘肃通渭人。躬耕垄上,苦中作乐。闲时偶尔泼墨于纸上,寄情于文字,虽无华丽之作,亦有朴实之词,枯笔不辍,涩墨有情。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