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四面八方随笔】骡子和狼(续尾)

2019-12-18 18:4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骡子和狼(续)
文/四面八方
月光穿过半开半掩的磨坊门射进去,平躺在磨坊的地面上,尖朝堂里,柄在门外,匕首般闪着寒光。
一只羊蹑手蹑脚来到门外,身前的影子就是隐不去。随着羊身体的慢慢前移,地上的匕首渐渐变短,当只剩下刀尖的时候,羊停止下来,竖起耳朵:睡着了。羊欲进,门缝有点窄。侧身,还是窄。羊慢慢抬起左脚轻轻推门。
“咚!——”一盘石磨头顶而降,重重的砸在羊的身上,随即“嗷!——”的一声。
忽然,羊的皮底下钻出一条狼,试图夺命,可是尾巴被石磨死死地压住了。说时迟,那时快,狼从腰里掏出一把尖刀砍下了自己的尾巴。
“狼崽子,连自己都这么残忍,何况对待别人!”,“扑哧”磨杠劈将下来,“当——啷!”尖刀飞在了狼眼前方的空地上。狼突然伸出右前爪去抓尖刀。“哒!”右前爪却被骡子的左前蹄死死踩在地上。狼又伸出左前爪抢刀,“哒!”又被骡子的右前蹄踩死了。
狼再也无力反抗了,抬起头:
“驴爷爷,我妈从小就告诉我,说驴子没能耐,生来只会踢后脚。可你咋这么强的武功呢?败在你的手里,我死不瞑目哇!”
“哎呀,你想死个明白呀?那就成全你。狼孙抬起头来仔细看看我是谁。”骡子看到狼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我先给你擦干了泪水再说。”骡子打了个喷嚏:“呼——哧”把狼眼里的泪水一吹而干。“看清了吧,我叫骡子,驴是我的妈,马是我的爸。当年伯乐相的那匹千里马就是我的曾爷爷。
你这个北方狼也够刁的,刚才让我费了三个招数。第一招叫做‘悬石贯顶’,我用的是你家的磨盘和磨坊门;第二招叫做‘千斤棍’,我用的是你家的磨杠;第三招叫做‘铁蹄踏背’,我用来踩了你的爪子。你不是说我会后踢腿吗,现在就给你展示一下。”
说罢,只见骡子弹起前双腿,弯曲,弓背,一声长鸣,竖起全身,在空中旋转720度,全身腾空,前双腿落地,同时后双腿腾空。调整角度后,后双腿再落地。这时,后双蹄恰好落在狼的肚子底下。骡子一个抖擞,又一声长鸣,后双脚飞速后踢出去。但见这只北方狼“嗖——”,从磨坊的门口射出,一道抛物线飞出狼窝的院墙,消失在忙忙的黑夜中。
据说,狼窝院墙的外面是赤水河,要知道茅台酒就是取自赤水河的水而酿成的。于是有人建议喝茅台时,首先要摆正心态,控制酒量,尽量别喝。若不然,容易长出狼心狗肺。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