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竹风松语诗歌】琐屑(组诗)

2020-10-15 21:4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琐屑(组诗)
文/竹风松语

◎旧事

一切与风有染的事物遗落了,忘尘、静淤
连最起码的印记
都覆盖着荒草,留下了寂寂的苍苔
一切与天空飞翔的旧言无关
云朵在其下没有言志,雨水也
匆忙剥离了风声

旧事从隔年的花语而来
卸下冰冻和霜寒,窗台上
一株芍药,在微风中
情有所钟,妖妖绽放

我历数着牡丹,荣荣、华贵、浓情多少枝
枝枝饱满、丰硕,而一些旧事
却瘦若海棠

想起这么多年
我俩静言观事
而时光不知不觉的,湮没至额头
若有若无的鬃髻

◎我爱桃源湖

我爱从这绿意护绕的小岛上
林木而下
我爱这水域护绕的岛上的陡坡
我爱这陡坡下的铁索桥晃动得比水域更惊心的铁索
我爱木桥游廊上的你投递的眼波比周围的山光水色更甚

我爱上水湾上的柳梢
柳梢上的太阳镜,它们与我足下的梅花桩
一样妩媚

我爱上石凳石桌石壁
它们镌刻的图案与文字
可以和梦想一样神秘

我爱上的寨语
那些腾飞而起的椋鸟
可以啄向风波,而风波
可以向往事一样沉寂

我就爱上鱼水里的亮光
那些粼粼的修辞,在一个时代的游船下
可以通透布谷

比之风姿绰约的竟是这样来的
我还爱上山水木屋的细瓷,那些白玉兰花
以及桔枝幼嫩联姻葡萄的楚楚体态
比之更亲睐
那一番山水描摹的----
你说画卷

◎下雨了

我给老母亲打电话
说了些注意路滑的话
也说了些阳光的话

再没有更多的言辞
母亲静默着
像一个听话的孩子
等待再一次地叮咛

我想把最后的保重放得最低
然后就听到窗外
滴滴答答的声息

◎在两水小街

请你到两水小街坐一坐
算作一次小聚
外间的温度有点低
我们就里间而坐

我们不预设敏感的话
只在意这降温的天气
我们说说一路匆匆忙忙在算计着时间和距离
而忘记自己只穿着单衣

别样的情感和思维
深深浅浅的恩怨和杂碎
回锅肉里,有咀嚼的话语、语气里透出的香

我们一起举杯。半个时辰
两水小街道的车辆声和叫喊声可以充耳不闻
心静,那些滞留的眼神,晃动得手势
都慢慢靠近心灵的信息,若港湾
各种各样的风声都在屏迹

一分钟足够理解
我们会意,很快你投来莞尔一笑
“我早就对他说了”
我说“嗯”

我们侧过头
餐桌上剩余的食物
在盘子里做了片刻停留
就被收容了。像幸福。

◎盈

佳人盈于数字
我盈于笔墨,这填充剂
在精神物质的盛宴中,摆渡
生活的法则,情感的天平

现实已经摊牌太多
静怡的小径里多是闲适的因子
恬淡的
风俗物、清新物、时尚症、矫枉情
蓄满的伪装……源自于脸面?
这世间的情态,嫩香型

嫩着香着就成了蜃楼
相对于它的自恋性和傲慢性
我更盈满于它随时语言的泡沫
却并非我信服,或者丰盈思想

若非如此,一种心灵惬意之盈
仍会充沛
将我们运回蓄意伪装的背面
不管我们执手共进,还是笑语盈盈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