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诗情画韵 >

【老彦娟诗歌】是夜,一条逆水的船(外二首)

2014-12-19 09:0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停泊,在昨晚那杯苦丁茶里
不谈港口的灯火昏暗
不谈一两棵树影的躲躲闪闪
从漂摇的船体上走下来的梦
已溶不进那条夜巷的轻浮

手扶体温尚可的半堵老墙
扣拾前人的血迹,移植到我38度的情怀
酱紫色的磷光,终于擦疼了星星的燃点
也点燃了一支极不情愿的烟卷
就这样极不情愿的燃烧
直到我的名字和一群人的名字,嵌进安息
灰烬殆尽的岔道口,才警醒一个路人乙

随手捡起丑陋的史记,从左往右翻看着蹩脚
忘了卸载的船(也无多少东西可卸)
被谁推进改了河道的逆水期

《擦洗黑夜的人》

鹰是飞走了
撞在白云上的翳,又弹了回来
一群遛夜吃白食的兔子,受到了惊吓

他,也试着飞过那扇并没关闭的门
子夜的对折线,却以责任的名义,将他生生拉回
这座城,有了可以宽慰的叹息

一个人的重复,擦净了马路的伤口
以及伤口周围的泪水与菌类
也包括那群兔子,逃散时丢弃的衣钵

此时的鹰,再也无力穿透云层的抛物
他,跨不进家乡新年的弧

《缘来缘去》

不近人情的灰月亮
再一次搓揉着竹巷的新伤
病了一个冬季的白马,盛不下,也走不出

此时的箫声,恰恰来了
像是一根索要命案的绞绳
白马,以及白马的主人,终于被提出窗口,押上云端

远处,该是斑竹成影的地方
昔日的娥皇,忘却了苦痛
踩着一只杜鹃的羽毛
向云端的不轨处,靠拢

主人,无力于此时的洪水泛滥
又或许,不忍冷落那些早已生根发芽的诵经声
咫尺天涯的预言里,再一次调转马头
随着云的虚无,白马也只能亮起遗恨的蹄掌
循着箫声的狭长,一任向西,向西
之后的情节,便遇了佛
共与渡都是曾经的了空的袍袖

(责任编辑:洛沙)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