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诗情画韵 >

【王尊让随笔】对撞——读贾平凹小说《腊月正

2017-02-10 14:3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腊月、正月在时间上只是两个月,和其他月份不同的是,一个是旧的结束,一个是新的开始。
        上世纪改革初期,在狭小到恰好,偏远到恰好的商州一个小镇上,有座闻名天下的四皓墓,韩玄子家就在旁边。他从小熟读四书五经,一生喜爱《商州方志》。在教师岗位上退休后又受聘为公社文化站站长。大儿子是小镇第一个大学生,省城记者;小儿子接了父亲的班,也是教师。一家里几口人拿着国家的工资,门楣光耀,家道殷实。
       韩玄子德高望重,学问渊博,所到之处人们都尊称一声“韩先生”,常出入公社大院,是这小镇的“无冕之王”,人人仰慕的榜样。
       当改革的大潮涌来的时候,其颠覆性让所有的人都有点懵。犹豫观望者有之,蠢蠢欲动者有之。旧制度下的即得利益者和穷则思变的弄潮儿无可避免的对垒了。
       是龙要上天,是虫的也想上天。韩玄子的荣誉和地位受到了挑战,挑战者偏偏是他最看不上眼的人。
       王才手无缚鸡之力,胸无点墨,一家六口没一个挣钱的,穷的叮当响。就这么一个玩意在短短的时间里,凭着一个食品加工厂俨然成了当地首富,资本家。就连在王才厂里打工,从来没进过商店的狗剩、秃子这等货色也口袋里揣着十几块钱买酒喝了,而且还喝得财大气粗,砸了商店。
       有几个臭钱,有啥了不起。狭隘,保守的韩玄子动用了手中的一切公、私权利也没能阻碍王才的发财之路。退而求其次,他能做的只有利用自己的威望,去孤立他,击垮他,保住自己在镇上的“先生”荣誉,精神领袖地位。然而随着县委书记过家门而不入,去给王才拜年,奢望轰然坍塌,一败涂地。
       贾平凹是真正的大家,整篇小说一条主线贯穿到底。两个主人公的正面交锋只有一两次,而且寥寥数语,表面风平浪静。暗潮、伏笔却处处存在,让人读来揪心,牵挂,欲罢不能。
       在社会转型时期,不同制度下,新旧观念和地位利益的对撞不是一城一地的,而是整个社会的普遍现象。小说在那个时代具有典型的代表意义。就像韩玄子说的:“他发了那是他该发的,可没想到他一下子成了人物!我也不是说他有钱咱眼红他,可这些人成气候了,像咱这样的人家倒不如他了。”这是心不甘,对失去荣耀的怀念。
        小说的结尾写到,四皓墓地中,一株古柏下,一个坟丘顶上。韩玄子说:“他娘,我不服啦,我到死都不服啦。”然而这不服只是一种自尊心里的作怪,只是嘴硬。实际上他已经被新形势下的大趋势所影响,所潜移默化。儿子给王才写报告,他知道后没有责怪;儿媳妇去了王才厂里上班,他未反对,更未阻拦。
       贾平凹没有将旧思想的顽固一棍子打死,而是让读者看到了转变和顺应,尽管是无声细微的。
       岁月的更替,社会的发展都是无法阻挡的。腊月里所忙碌的一切都是为了迎接正月里新年的到来,正月来了,当然春天也不会远了。
        贾平凹是商州走出来的作家,他对家乡的深厚感情世人皆知,那怕偏远,狭小都是恰好。《腊月正月》里的韩玄子是家乡文人,身上有缺点,格局小,观念保守,自尊心强。这让我不由想起他笔下的另一个文人,《废都》里的庄之蝶,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庄之蝶头上顶着光环,文坛呼风唤雨,转过身却是犬马声色在丰乳肥臀里,他的缺点是致命的,是人伦道德的缺失。这种人商州当然是绝对不会有的。
附文:(1)
云阁读《王尊让之谈贾平凹腊月正月》:
作者:庞云阁
        贾公原著我没读过,故没有太多的评论底气。感觉到韩玄子没有错,王才也没有对。
        我始终觉得,读书人是至高无上的。生意人排位在读书人之后。价值不是用钱来衡量,虽然钱是必不可少。
       没有文化的支撑,钱的拥有者只能是可怜的暴发户,除了钱剩下的没有可以拿出“台面子”的。
        所以韩玄子不需困惑,他的“权威”的地位永远是稳固的。毕竟贾公的小说也带着时代的局限性,比如今日,我们已经正确评价“才”与“财”,“文”与“商”的地位。
        “万般天下事,唯有读书高”,不是孔乙己式的“高”,而是洞察一切的敏锐,是心里坚定的阳春白雪的追求与目标。
        如果“从文”与“获财”兼并,自然是人的最高状态。不少“王才”类的人物,努力的以“文”造势,才最是可悲可笑的,可惜韩玄子没能看到。
        如果阳春白雪非得和贫穷关联,就我个人来说,是不介意太多的。当然,我还有子辈需要扶养,那就做个不太阳春,不太赤贫的平凡人吧。
附文(2)
答:云阁读《王尊让之谈贾平凹腊月正月》
作者:王尊让
        庞云阁老师好!谢谢老师点评,颇有同感!不过有点想法冒昧写出来望老师雅正!
       贾平凹《腊月正月》写于1985年,是他早期的代表作。我们看一篇文章必须知道他的写作背景和年代,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国家急需摆脱的是十年动乱造成的贫穷和落后,然而不停的政治运动让人们在政策面前彷徨犹豫,不敢贸然行动。政府号召“放下包袱,解放思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等等鼓励的口号。此类文学也应运而生,贾公的《腊月正月》如此,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人生》也如此,包括王蒙,梁晓声,冯骥才几乎所有的作家都写同样的作品,造就了八九十年代的文学盛世。
       好多文学作品有他的历史局限性,《腊月正月》也难逃潜规则。事隔三十年我们再回头来看这部作品,感觉有问题。因为我们这些年尝到了当初鼓吹“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的后果,金钱至上、铜臭四溢、道德沦丧都是文化缺失,传统崩溃所造成的,所以才重提回归理性,弘扬传统文化。经济振兴只要路对了可能在短期内就能见效,然而思想观念,文化自信的建立,意识形态的扭转可能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很喜欢庞老师说的,如今有好多王才们,都在用文化的外衣来包裹包装自己。这好像也成了潮流,反映出了今人对文化重视和渴望,明白了钱并不是最好的东西,过度的膜拜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单就作品本身来讲,我还是认为这部小说值得看,堪称经典。
附文(3)
作者:朱奇
       新旧对撞的瞬间火花,耀眼又短命,过程中的一切现象都是扭曲和怪异的。王才的面子被提升是文化的丢失,是传统中被宗法制度制约了两千多年的人们内心深处的自私,贪婪的复苏,无序和混乱的回归。这个过程我们有幸经历了,而且还游刃其中。还好,正月已经开始了,一个规范,理性的状态在一点一点的显现。新旧对撞的火花既灿烂又短命,新瓶子里装的肯定还是老酒,绵长又醇厚。

作者简介:
       王尊让:陕西蓝田县汤峪镇人。喜欢文学书法旅游,作品散见于《蓝田文学》以及各大文学平台。散文《棣花古镇》获省公共图书馆征文比赛三等奖。西部文学年度十佳会员,小说版版主。坚信没有虚伪的文字,只有虚伪的心。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