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祁河随笔】夜逛上海滩

2017-02-25 16:3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四十年前的北上广,无疑为大多数国人瞩目的天堂,能有机会逛一次是莫大的荣耀与谈资。北京是祖国的心脏,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广州彼临港澳是对外窗口,有一年一度的中国商品贸易交流会;而上海则是国家最先进的制造业中心,最繁华的大都市。 第一次领略大上海的风姿是1971春运学工劳动,到西安铁路局客运段西沪2组当列车员。"能去上海浪了!"一天一夜的路程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不停的送水、扫地、查票、报站、开关车门,"嗞一"终于一声长长的放气、刹车,下午四点列车停在了上海北站。抓紧清扫完车厢,收好茶具,锁好车门,撒鸭子往南京路第一百货大楼方向奔去。 之前对上海的了解,她是党的诞生地、红色电波、左联以及大世界、青帮、"4.12"大屠杀、冒险家的乐园,租界与"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耻辱;仰慕"永久""凤凰"自行车、"上海"表,自豪"万吨水压机"和江南造船厂万吨巨轮不断下水的消息。不知还能否找到提篮桥、听到海关钟声,碰到霓虹灯下的哨兵,吃到阳春面?懵懂的少年即崇敬鲁迅的匕首投枪,又想往武装起义工人纠查队的担当,还憧憬《天漄歌女》《十字街头》,更上心为家人同学买到稀缺的物品。 那时已不用勒紧裤带,但食品等物资仍十分匮乏,什么都要凭票供应。布票、粮票、油票、糖票、肉票、副食票、工业券,一切按计划安排,因此出远门还必带全国粮票。上海的夜似乎来的早一些,我们在一街角吃了碗白茬茬的阳春面,又吃了两根大油条。来到南京路天就黑了,上海"一百"比西安东大街的百货大楼靓丽丰富多了,但售货员大姐大婶似乎对外地人爱搭不理。好在我们并不在乎,"同志,同老,"让拿件海魂衫,来双网球鞋,称二斤大白兔,要罐麦乳精。 我特意挑了只刻有喜鹊登枝图案的钢壳打火机,配了打火石。原因是当时取火做饭基本用火柴,但火柴质量差还限量供应,受潮急忙划不着。还买了特別美味的凤尾鱼罐头与在上海不要票的鲜肉和咸带鱼,这些在西安也是比较稀罕的。 出来已是华灯初上,满天星斗。还真遇见了巡逻的"南京路上好八连"。走到黄埔江边的外滩,背后的万国建筑群在霓虹的闪烁中,依稀可辨亚细亚、汇丰、有利大厦等十里洋场的奢华。倚墙观看混浊的江面来来往往的舶船与带有灯光的客轮,对面陆家嘴黑忽忽的,那知若干年后会矗立起东方明珠、金茂大厦、金融中心等新上海的标志建筑。倒是搂搂抱抱、接吻的情侣让我们这些封建的、平时男女生都不说话的土包子难为情,吹一会江风赶紧避让,来回乘了趟轮渡算是开了次坐轮船的洋荤。 过了嘴瘾饱了眼福,需要排泄时难题来了,四处找不到厕所。郭寅生操着普通话问"茅房在哪里?"阿拉们直摇头听不懂,好不容易有人指给弄堂里的小便处,看看三堵墙脊背后面便是男男女女的行人,羞臊得根本不敢过去。终于有老妪明白意图,引至一间水房放只马桶,才算解了内急。 提着大包小包, 乘了公交换了有轨电车,说笑着刚才的见闻与尴尬,快到铁路公寓的时候,这里灯昏人稀,突然有一黑影从后面窜了过来,一把抢走了走在最后边魏志中同学头上的军帽。我们掉头就追,可惜人生地不熟,三拐两拐瘦长的黑影便无了踪迹,气得哥几个直骂"瘪三"!想想这大上海还真有阿飞,也算让人见识了一回。 睡不着,傅吉芳给每人要了碗薄皮大馅的鸡汤馄饨,来消除被抢军帽的晦气。热腾腾的汤里有虾皮、紫菜也是绝佳的上海景象。 (2017年2月21日于西安文园)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