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匡建华随笔】哈哥—-我的良师挚友

2017-03-28 21:5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陈哈林,认识他的人不论年纪大小,都喜欢称他“哈哥”,他刚参加工作时在全县重点初中、高中当英语教员。听说刚参加工作的哈哥有点调皮,上课时曾穿着民国时期的长布衫给学生上课,还成立了文学社,让领导感觉他有点另类。后来调到县委宣传部工作,他的才能才得到充分发挥,名气也大了,我曾两次听了他有关新闻写作的讲座,讲的不仅有血有肉,而且谈吐风趣,大家都听的津津有味,才知道不是吹的,真的是有水平。
    本世纪初,哈哥得了腹部肿瘤,先后做三次手术,2014年又复发了,不能再做手术,只能化疗,近三年几乎是在武汉和长阳来回奔波,每次武汉化疗结束后就返回当地疗养,我每次去看他,说起创作的事,他眼睛就发亮,特别有精神。他说,虽然自己生病了,但脑壳还是好的。在医院里,以其说他是在住院,到不如说是他把办公室又搬到了一个地方,好像比我们医护人员还忙些,他除了治疗,就是工作。近三年哈哥基本上是在病床上度过,上午在输液过程中还要写一首小诗,每天如此,到他病逝前已写了一千多首,部分已发表,就在他病逝的前一个月已由市委宣传部、市文联结集将在近期出版,只是哈哥没有等到出版的那一天。其实同时出版还有一位老师为哈哥写的传记,可哈哥说,诗集才是自己的东西。
    哈哥一生真正出彩的不是当教员或公务员,而是在文学上。主要是他对文字有天生的灵性。有人说他是怪才,说怪也不怪,主要是他对文字有特别的偏爱。

    哈哥当县作协主席十几年,把作协的工作开展的是有声有色。有不少文学爱好者经常到病房请教,他也是来者不拒,并根据文学爱好者在写作中存在的问题,亲自提议并主持了两期散文写作培训班,去年十月他还邀请全国有名的杂志主编、散文大家在长阳清江画廊召开了散文笔会,非常接地气,受到了广大专业、业余文学爱好者的好评。  

    近三年来,哈哥虽然躺在病床上,但他脑壳却浸在文字里,无事就用文字把有趣的事记下来,还不时在报刊杂志见到他的新作。多年来,他对文学爱好者呵护有加,我有时发一张用手机拍摄的有关清江山水的照片给他,他也会给你配上几句小诗,给人前行的力量。

    我也是喜欢文字的人,平时写了许多往日的记忆。一开始并无目的,只是想写。有时在文学杂志上发上一两篇,也是石沉大海。不少网站,好像很沉闷,发上去了也很少有人点评。2014年,我请哈哥指点,他没有摆出大家的架子,而是像老师教小学生一样,就如何下笔才能既表达思想又能吸引读者,从遣词造句到起承转合,从选材内容到衔接过渡,一点点引导我上路。现在来看三年前写的东西,一比较才发现进步了很多。

    哈哥常约一些文友来在一起喝茶、聊天、赏析,感觉是和老朋友在一起聚会,随性自然和谐。偶尔也会在微信上交流文学及生活。记得有一次哈哥在宜昌住院还专门打来电话,说是病房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会讲故事,你赶快找他把有趣的记下来,说这些草根的东西可激发人的灵感。后来经他介绍我参加了县作协,西部文学的活动,认识了更多的写作发烧友,点燃了我对文学的梦想与热情。

    哈哥年龄虽然小我两岁,但他那诲人不倦、刻苦勤勉的精神确实感染了我。有时我说写散文是好玩的,哈哥听了就不高兴,严肃地对我说,要写就认真写。他说,你现在文字串连上已没问题,今后主要是让文字美化,用一个个鲜活的故事,把正能量传递,而不是高喊口号。在文学缘分的牵引下,我的业余时间就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从他身上,知道了写作还需要扎实的理论修养,需要一颗永不放弃的心,需要心与心的交流。   

    哈哥是个热心肠的人,那位有困难,只要跟他说一声,他也会尽力帮助,不过他不是用体力、金钱,而是用智力,手中的笔,像长阳的高山包白莱、“五个一”工程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化先进县等都有他的功劳;在住院期间,医院的道德讲堂请他讲了一堂课,他不是应付,而且结合医院的实际,他就诊的经历,用心、用情打动了所有的人;就是当地农民请他作一首诗,他也从不马虎。因此他有很多朋友,每天都有人来看他,朋友给他送来祝福,他也回敬朋友温暖,他不管走到哪儿,哪儿就会留下他的印记,哪儿就马上充满文气,哪儿就有爽朗的笑声。他说,他住院期间也培养了一批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当然医护人员占大部分,我跟着蘸了点文气。其实他带来的不是单纯的文学,而是给年轻人带来了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并用自己的行动激励、鼓舞着周围的人。

    哈哥在一首诗中写道,“在我生前,把美好留下”,他做到了。哈哥虽然走了,但他的精神永存!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