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且听岁月散文】回不去的曾经

2018-05-07 09:5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曾经,丽日蓝天下,追逐儿时的踪迹,曾经,无声岁月中,找寻生命的真谛。
       时下有部电影叫《后来的我们》,据说挺火的,我也到现在为止没有去看,依稀从网络上获知了一些关于主题的词语,大概是后来我们什么都有了,却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我们。
       那时候,我们相逢在人生最初始的起步阶段,一起学习着文化知识,一起憧憬着未来的渴望,在天真烂漫的岁月里,在青葱岁月的时光里,耐心打磨着自己那块原石,那辛勤哺育我们的园丁老师,无不渴望着我们的成才,身为老师,谁人不想桃李满天下,芬芳四溢,作为学子,谁人不想榜上有名,光宗耀祖。
       从咿呀学语的幼儿到几近成年的大孩,年月给予了我们人生的经历,给予了我们知识的汲取,更给予了我们人生的初变,原本无拘无束的我们,顷刻间变得男女有别,在某一个清晨里,突然有了异样的目光,从教室里的任何一个可能的角落里,投射过来,照在自己身上抑或自己的目光落在别人身上,那时情窦初开的我们,并不能深刻的理解那是什么,只知道、只觉得瞬息间对他人产生好感,觉得和她或者他在一起的时光,变的悠长而快乐,在课间的走廊里,在体育课的操场上,在放学后的小路上,一串悦耳的自行车铃声响过,紧接着便是银铃般动听的笑声,在远去的背影里,风拂过脸颊,声音回荡在耳边,随着那道路两边的玉米叶,传递的更久,更远。
       无人知晓,那个所谓的情书,是怎么在同学间传播开来的,更无人记起,那书信的格式,是从何模仿借鉴而来。于是,在原本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故事里,可能会突然多出一个程咬金这样的人物来,那收到书信的人,在打开的时候,大多数是不知所措的,是应该交给老师,还是传给自己的好友,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主意。
       每一个后来好好学习的人,都应该感谢那个时候老师们的火眼金睛的,多少次早读期间抑或课间被老师叫去单独问话的人,都有了一些关于生理早熟的端倪。这个时候的老师,便会举一反三,再三佐证早恋的危害,以便能让我们这些大孩子,专心的进入学习状态。在那个叛逆期爆棚的年代里,每个老师都不容易,后来很多年后,大部分人在想起这段时光时,总是会对着曾经的老师说谢谢的。
       除了早恋,那个时候另一个让老师们头疼的事,便是打架。很多人总想不到,原本小学时光里那么好的伙伴,在上了初中高中后,为何会突然变了模样,甚至于有时候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他吗?受到早年港产片和一些武侠剧的影响,很多人都在一味的模仿那种场景,总觉得自己是在江湖上行走一般,肆意而狂妄。学校里的保卫部和派出所的介入管理,让学校里的那种场景越来越少,更多的孩子有了安全感,不再忧愁去读书了。我有一次和几个朋友,大抵做过一个简单的分析,那种暴力的初始,便是人对于自己的属性认同,以村,镇,县为阶梯,逐渐放大这种属性。
      等到学业结束的时候,原本无谓忧伤何物的我们,竟然多了一种无法消弭的忧郁, 相互留下祝福的文字和照片,以便以后的某年,可以从照片里,找回原始的记忆,在那个影像匮乏的年代里,这种方式曾经流传了很多年,直到某一天,科技打败了这些,突然就不再有人用这种方式去记忆了,当年那厚重的留言簿,如今只剩下一个微信和那些闪动着影像的朋友圈罢了。
       那年分别以后,有人选择继续深造,一展生平之志,有人选择走上社会,历经大浪淘沙。当书信无法寄达,电话尚未普及的时候,原来尚有联系的很多人,便悄然消失了很多年,再也找不到他或者她出现过的影像,不知近况,更无论其他。
       再次见到很多人,竟是不可思议的二十年后,我不曾去纠结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我们彼此没了联系,我只是觉得,在当下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也迟迟没有取得联系,很多时候,我们也许就在某一个城市里,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有时候可能就在某个街头,说不定也会擦肩而过,却忘却了模样,可能认不出对方来。
       推杯换盏间,听着众人说起近况,不乏社会栋梁,更不缺业界精英,但更多的是,聊起以前学校里的种种过往,虽已然时隔多年,却仍留存心间,不曾忘却,难以磨灭。
         生活留给我们的,一如精辟的海报文字一样,后来我们什么都有了,却再也没有了我们。


       且听岁月,陕西咸阳人,西部文学会员,
             江山文学暗香文墨社团编辑,
       以文字寄情怀,心有野马,细嗅蔷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