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祁河散文】“南院”的爬墙虎

2018-07-08 20:2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斗转星移,白驹过隙。沿着粉巷向西走过竹笆市、德福巷口,经那著名的“春发生”葫芦头,便到了“南院”——曾爬了十二载格子的地方。
  提起“南院”是个很有沧桑感的地方,它的地名叫南院门,一度为这座古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明弘治九年(1496)陕西学政使杨一清于此重修正学书院,清光绪年间为陕西总督部院,因与设在北院门的巡抚衙门相对故称南院门。国民党统治时期为“西北剿匪总司令部”,解放初陕西省政府设于此,1954年10月为中共西安市委驻地,直到2011年3月行政中心北迁。只所以叫“南院”,是市政府在北院门,久而久之“南院”和“北院”就成了市委与市政府的代名词。目前“南院”已成为中共碑林区委、区人民政府的驻所,已不在是原先的“南院”了。
   初识她大约在十三四岁,“支左”的堂兄在市革委会工作,带我上他的办公室,但已记不清是哪座办公楼了。依稀右手有座礼堂,左手几排平房和小院,正面有两幢长满爬墙虎的砖楼。而它的大门却无多少变化,两层水泥建筑连接的门楼,也被爬墙虎绿色的滕蔓缠绕着。门楣上“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熠熠生辉,只是白底红字的“中国共产党西安市委员会”的门牌换成了中共碑林区委的字样。大门东边是传达室与保卫科,西边是收发文件与报纸的收发室。
以后参加工作,单位在永宁门外的锦华木器厂,倒是常来粉巷看病,来“春发生”吃葫芦头,去竹笆市家具公司开会,在旁边的省图书馆借书,到市委礼堂听报告或看电影。待再次走进这座神圣的大门,是20多年后调入北院门的 二轻局来转组织关系。而成为“南院”里的一员又在五年后,我从市政府研究室调任市委办公厅从事文秘工作。
   那时刚及不惑之年,正是血气方刚,每天骑辆自行车从西四路走尚德路、转东新街过西华门至钟楼,然后走西大街转正学街、或绕南大街走粉巷再进南院,一走就是12年。这时市委大院西边新起了12层的高楼,住里是市纪委的老楼、后勤库房、大灶,与行政处二层小楼前几颗挺拔的法桐、冷杉遥相对。绕过组织部前的水池转盘,靠北小花园中还长着些月季、桑葚、枇杷。再朝北便是车队三层楼前的停车场及新建的篮球场。往西是澡堂、理发室和单身宿舍,北边为宣传部的木质小楼。而我就在市委常委会议室与值班室上边的先是四楼、后是三楼、再是二楼爬格子。向南的窗外,总能看到组织部三层砖楼外墙上爬满五角叶子的爬墙虎,从绿到红,再到只剩下印记年轮枯黄的盘虬枝藤。
   这座楼里还装着机要局、督察室、打字室,几位副秘书长及综合处的同事。它的南面是个中式庭院,开有月门,种有两颗高大的广玉兰,左手是机关小灶,右手是老干处;北面则是有警卫值班的常委楼,也是个独立的小院,门前有两颗春天盛开的海棠,东墙有排棕榈和女桢,西墙有几株芭蕉,而南墙却是一溜花房。在组织部与小灶圆门外的过道,有一排自行车棚,拐角处生长着一株红枫。
   最初在四楼办公,夏天热得不行,也没有空调,起草文稿全凭手写,再找打字员用“四通”打字机打出长长一卷稿子,进行修改和校对。有一次赶稿,又热又累的我起身想去洗手间,刚走到门口竟中暑晕倒了。后来综合三个处搬下三楼,大约在2000年才安装了空调、配备了电脑,但繁重的综合文稿起草工作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每当加班完成一个重要文稿,几个笔杆子就会跑到对面的小巷里要一盘“红红酸菜炒米饭”或一碗“邓家饺子”,或者是“老韩家肉片煮馍”,就着腌制的红辣椒喝两口啤酒解乏。偶尔文稿文件起草得出色,夜半星稀一块讨论修改的书记、秘书长,还会让小灶给下碗挂面算是犒劳。
   文秘工作要求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熟悉全市各行各业,把握大政方针,了解社情民意,既要出谋划策,还要协调相关事项,包括跟随领导深入基层调查研究。一天到晚忙得是不亦乐乎,经常加班加点。被戏谑为“喝浓茶尿黄尿,省老婆费灯泡。有心向上跳一跳,说你只会写材料”。但是大家看着古城一天天的日新月异,我们的文字一个个变成改善民生的成果、城市建设、产业发展和文化繁荣的实事,心里也是蛮有成就感的。从高新区、经开区、曲江旅游度假区、产灞生态区的设立到米字型铁路和高速公路的建设,从城市总体规划修编、东联西进、九宫格局的构建和皇城复兴计划实施,到重开丝路国际港务区的开通和西咸一体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提出,再由实现西部最佳、践行四化理念,城市会客厅大雁塔北广场和大唐不夜城的竣工,黑河金盆水利枢纽工程和大秦岭生态保护区的建设,到建设人文、活力、和谐西安的具体实践,我们与全市人民一起收获分享着奋发有为和开拓前进的喜悦。
  常委会议室庭院前的月门一般是轻意不开的,记忆中开启过两次:一次是党的16大胜利闭幕,为欢迎胜利归来的党代表开启过。值得称道的是西安选出的三名代表,一位曾是我工厂的同事,被誉为小巷总理的邓菊梅;一位是我大学的同学,时任临潼标准缝纫机公司董事长的黄省身;一位就是我服务的市委书记,现任中央常委、全国人大的委员长。另一回是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的李建国,来听西安的工作汇报。我是汇报稿起草人之一,曾在常委会议室作过模拟汇报演练。
   又是一年爬墙虎的绿叶变红的时候,为筹备市十次党代会,报告起草小组在市委领导的带领下深入调查研究,结合世情国情市情规划今后五年古城改革发展的蓝图。由于长期加班偶遇风寒,我发烧转成急性哮喘,大约三十天时间上午到粉巷医院吊瓶,下午到长城宾馆与起草小组成员分析数据、讨论措施。在一次市委常委会提出修改意见后,苦思幂想、搜肠刮肚到了失眠的状况,持续了月余。待到几上几下征求意见和反复修改正式提交党代会审议,才长长出了口气,但从此也落下了支气管哮喘的毛病,每当秋冬季都会犯病。
    就这样市委大院和门楼的爬墙虎花开花落,岁月枯荣,越发长得枝繁叶茂。在我知天命有二的时候,又被放外做了古城晚报的老总,但还是能够常常回去看那爬墙虎春来冒出的嫩芽,夏至绽出黄绿的小花和秋冬枝蔓垂挂的紫黑浆果。现在退休之人可能无缘再进出“南院”,可喜的是与我一同起草文稿、以文辅政的同事、徒弟一茬茬的如那貌不惊人的爬墙虎,默默地春华秋实……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