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郭忙龙散文】最大的人格

2018-07-27 18:50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我住的地方,大抵应该算作城乡结合部,既没有城市的喧嚣,又远离了偏狭的乡村,无所谓别人的眼光,我只悠然自得,修得一份清净,风轻云淡,笑看世事沧桑,写意人生。
    今年春天,屋檐下又多了一窝燕子筑巢,紫燕归来,双双对对,让人不由心生欢喜。更有那成群结队的喜鹊,唧唧喳喳,俨然是它们玩乐的天堂,而我只是借住在它们的居所。
    平日里为了谋生,我要去附近的店里张罗。小家伙们会趁着我不在的时候,疯狂撒欢,飞落的羽毛,衔来的柴草,总是布满院落,甚为可恶的是,它们会常常在我休憩的小桌上拉屎,就算恶狠狠的挥手吆喝,吓唬它们,谁知道小家伙根本就不怕我,这边飞走了,那边又飞回来,完全就是与我对着干的架势。     有时候,我便拿起一把长长的扫帚作为武器,声东击西一番挥洒,可怜我一个堂堂君子,实在是难以战胜鸟多势众,一场人鸟大战,激情满满,往往总是累得我一身疲惫,百战百输,浑身乏力,败下阵来。
    尽管,它们总是仗着一双会飞的翅膀欺负我,只是偶尔,也会有小家伙们服软的时候。
    时常会有小燕子或小喜鹊从窝里不小心掉落下来,待我上前查看时,平日与我作战的小家伙来回飞旋却不敢轻易上前,它们不仅担心小燕子会受到伤害,急切的叫声总是有些凄惨,而且生怕我会活捉它们,待我移动地上的小宝贝,它们大有一种冲上来与我决一死战的阵势,叫声之凄厉,我也被它们这种伟大的爱折服,动物之于人有同样的情感,一样应得到敬重。
    当我将小宝贝放置院落中央位置时,便快速离开给它们的解救留下足够的空间,并且很快躲进屋内,给它们的解救行动留下充足的安全感。
    它们的叫声便缓和下来,得以解救之后,院子又恢复了喜悦的欢声笑语。我走出房间,它们这些小家伙并没有丝毫担惊受怕的样子,甚至欢叫之后,有一阵集体的暂短停留,在不同的位置静静的看我,人与鸟之间的感情也是相通的,那一定是一种无声的感谢。
    那一阵,我忽然觉得作为一个人的伟大,尽管平凡人生是如此卑微的活着,但我一直相信,拥有爱,就是最大的人格。


一支笔墨写人生,诗路花语渡红尘。

----郭忙龙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