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祁河散文】苍苍少华山

2018-11-18 18:5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同学朱福俊前些年做华县县太爷时,数次邀去少华山一游,都因诸事繁多直到其升迁、县改为华州区都未来成行。我知少华山与西岳华山峰势相连、遥遥相对,并称“二华”,亦为秦岭名山与道家福地。据传她与华山是天宫玉皇大帝御花园的一对使女华蓉仙子和华芙仙子下凡而成。因华山高五千仞被玉帝封为太华之主、盟冠五岳,少华山高四千仞封为太华之辅,赐号少华。所以一直都有游历拜谒之欲望。
  暮秋周日约了华州人氏刘丽向导前往,查了天气预报是晴天,谁知从西安北郊出发上了连霍高速往渭南方向竟大雾弥漫能见度约百米,心里打鼓不晓山上情况如何能不能上。迷迷糊糊走了近一小钟头,快到了华州时雾散日,穿过市区约七公里便找到景区门口。正欲购票,淡季价60、班车20元,我因过了花甲之年全部享受免票。后面涌来成百名华商网组织的游客,穿着黄马甲装备齐全发插在我们前头进去。
乘坐景区的通宇牌大巴入内,一路盘旋而上,迎面一座50多米的大坝拦住河水形成“红崖湖”。车上录音介绍为红崖景区有莲花湖、揽月湖、武家湖及猴王峰、八戒峰、鸡冠峰组成,尤以高500米、宽1000米的红崖绝壁壮观,其
整体呈淡红色,如铜墙铁壁。但班车并未停下,
   继续介绍潜龙寺景区和石门峡景区。由于不巧停电,通往潜龙寺景区和玻璃栈道的索道停运,班车直接将我们送到石门峡景区。
   这里山谷感觉较为开阔,林密草深、水清潭幽,峰峦突兀、怪石嶙峋,虽无华岳奇险壮哉,但亦有少华晴岚之旖旎。原本是想来寻红叶的,可惜那些杨、柳、桦、椿、核桃、板栗的树叶已近落尽,只有白腊、小叶榆、五角枫和不知名的小灌木红黄相间、姹紫嫣红,还好山顶与峭壁上的侧柏、铁杉、华山松、锐齿栎仍郁郁葱葱、峥嵘竞秀。沿着石块砌成路面,缓缓地依次走过石门、九龙潭,翻越九龙关、登云台,漫步金蟾湖、聚仙湾。绕过路旁一座小小山神庙,又有一高百多米的崖壁,突起嵯峨、直插云霄,南北方向呈刀劈斜面,横于面门,名曰天崖。旁边有鸽子洞,口大如屋,鸽群咕咕。崖下有数间茅屋土舍,狗吠鸡鸣,为山民所居。相传历代绿林在此落草,瓦岗寨勇三郎王伯当、梁山九纹龙史进极有可能在此聚义。
   到此刘丽已疲惫腹空,我与小伍亦汗出涔涔。看时已正午,问返回的人说前边无更好景色,思量往返要走13公里,小伍建议再行半个时辰。又往前至一小桥旁,见一棵核桃树呈50度横生,刘丽实不能坚持在此等候。我与小伍继续前行,爬道小梁到河谷拐弯处,有50多米高巨石,形似巨鹰铁嘴若钩,目光炯炯虎视脚下。我猜刘丽不愿上来可能是有所顾忌,下去一问她果属小龙,大家哈哈一笑朝山下走去。
返回途中,我和小伍又多走了十分钟,欣赏了高39米、婀娜多姿的天仙瀑布。只见环壁绝顶一股清流飞驰而下,飘飘洒洒,如天仙舞动素练,抚响琴弦。只是此景坡陡石滑,冰冷阴暗,须小心行走,我身后的一四五岁小孩,父母拽着还是滑了一跤。在九龙关下,刘丽实在饿得不行,看时已经下午1:40,共走了一万四千步耗时四个小时,每人在农家乐要了碗浆水洋芋糍粑,感觉味道美极。
   走回石门峡停车场再搭班车,行至潜龙寺景区站说索道已经开通,看时间来不及且体力消耗殆尽,毅然决断下次再来看。走出景区大门口时,见有陈忠实先生题写的清人咏诗一首:少华苍苍,渭水泱泱。君子之风,与之久长。惋  惜此行无缘攀登少华主峰,临玻璃栈道观其险峻,看来还得下次再来。
   换车到华州城区,刘丽尽地主之谊请大家品尝“老碗老喋老味道,很土很香很实在”的“华州老碗”。三人要了一份“小车豆腐”、一份辣子夹馍和一碗丸子汤,两个大蒸馍和两份“老碗面”,怎么努力也咥不完。那只老碗面口如盆有一尺长短,真是碗比脸大,面条足有六两,干拌的三合一(肉臊子加西红柿鸡蛋、杂酱),价钱才八元。
  看旁桌六个老汉每人都咥了一碗,然后美滋滋的猜枚吃酒。看他们年龄差不多都七十上下、各个精神矍铄,禁不住近前拍照。几个乐呵呵地讲这老碗美!招呼我也来尝酒,还让我评判老哥几个谁喝得痛快谁赖酒。我学他们将吃不了的面也打包回家,第二天闹了两顿才咥完。
   祁 河 , 55年出生,木工出身。自学电大中文,毕业中國轻工业管理干部学院政治经济专业、中央党校经济管理本科、研究生班。在企业工作19年,考取公务员从事区域发展研究三年,文稿文件起草10年,媒体6年,曾任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