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陈耀光随笔】京城早春飘雪

2019-03-13 02:1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春刚到,雪也到了。                         
雪花纷纷扬扬在铅色的城市上空飞舞,大年初八上午九时许,北京迎来了猪年的第一场春雪。两个多小时的光景,大街白了,小巷白了,院子也白了,停在小区里的私家车的车顶上都有了厚厚的一层积雪。
雪是雨的精灵。据说北京也好久没下雪了,这精灵径直钻进孩子们的心里,搅得他们心神不宁,把爷爷、奶奶从温暖的屋子里拽了出来,陪着他们走进院子和小巷。有的老人还带着一个形似火钳的碗状塑料模具,先把雪扫成一小堆,然后用那个碗状模具挤压出一个个紧实的雪球,供孩子们玩雪球,打雪仗。有的孩子则在被雪花覆盖的小汽车的车头和车窗玻璃上写字、涂鸦.....遗憾的是我的小孙子此刻正随他的父母在越南中部的海防城市岘港的海边的沙滩上玩沙子呢,要不我也可以带着他走出家门,在雪地里跟他打雪仗,陪着他耍上一阵子的。
雪这个精灵不止蛊惑了孩子,还召唤了许多年轻人和摄影爱好者,兴致勃勃地拿起手机、相机,走上街道、走进公园和雪地,去捕捉京城一个个雪后的美景,然后得意地发送到朋友圈。
雪不愧是精灵,它像是洞悉我的心思。我来京整整一个月了,早就想邂逅一场北方的雪。它今天静悄悄飘然而至,虽姗姗来迟,但总归还是来了。“瑞雪兆丰年”啊,庄稼人谁不热望来一场瑞雪呢?!但丰年瑞雪好像指的是冬雪,既能保墒,又能在数九寒天里冻死害虫,不知春雪对丰年的贡献能否与之比肩?如若不能,自是一种遗憾。这场春雪范围大,南方的一些省份也在飘雪,大雪影响着春运,影响着许多回家过年正奔波在返程路上的人们。春雪精灵,来的还真不是时候,你怎么能给繁忙的春运凑热闹、添麻烦呢,千千万万的劳动者建设者,他们一个个都急于及时返回自己的战斗岗位,为各行各业的开门红做出积极贡献呢。冷酷的春雪精灵,其实你根本不理解劳动者那似火的热情,也不懂我的心,你可要护佑旅人的平安,让他们早日到达目的地。
我倚窗凝视空中飞扬的雪花,心被春雪精灵攫取,思绪回到好多好多年前:我跟着几个邻居的孩子在残雪未化的油菜地里拔猪草,一双双小手都冻得红红的。大雪天我跟着父亲翻山越岭,一路顶着刺骨的寒风去县里拉货。1964年春二月初八,在公社送兵的锣鼓声中,我身穿新军装,胸戴大红花,冒着大雪,和一起应征的几个新兵高兴地行进在去往县武装部的路上。1973年冬天,我结束在军政大学的学习,取道京广线南下回家,坐在卧铺车厢靠窗的坐位,兴奋地欣赏着一路的雪景。后来在新疆的红其拉甫、在哈尔滨、亚布力滑雪场、在俄罗斯的海参崴,我也欣赏到那些地方的冰雪胜景,还有冰雕艺术和冰上运动的魅力。
只是近两年,一直呆在南方的海边,未能亲近北方的冰雪。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首都北京,初春飞雪,在这里我又欣喜地见到了冰雪这个引入遐想的蓝色精灵,我还期待往后的岁月在别的一些地方能与这轻盈飘逸的蓝色精灵美丽邂逅。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