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小桥流水散文】人生如春蚕,作茧自缠裹

2019-03-31 15:2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牛二嫂这几天是楼上楼下,忙里忙外,累得够呛。她甚至后悔当初答应老板来这儿做领班,小小的团队,十人就有十一条心,哪有那山沟里的农村人纯朴、善良啊。

       好在那个捣蛋的阿姨因家里有事辞工走了,新招进了一个外地人,她才刚刚稍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又接二连三的接到客户投诉,垃圾没收、地面有污渍、厕所很脏…是原公司留下的三个人中的一个,上海阿姨,还是上海人。在哪儿都戴着一副塑料手套,给人一种随时都在认真干活的样子。不了解她的人还以为她工作不错,熟悉她的人知道她是什么德性,都没人爱搭理她。

      牛二嫂接到投诉后立马去找她,让她赶快去处理。然而她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做过了呀”、“人家都说我阿姨辛苦了,是你想找我麻烦吧”、“你去做”…就用适些话给硬顶了回来。牛二嫂心里那个气呀,但问题摆在眼前,客户还盯着等结果呢。还是先处理事情,等事后再理论吧。于是打电话叫两个老乡帮忙。拖地、刷马桶、冲便池…把客户打发走后,牛二嫂咬咬牙,也没去找那个阿姨理论,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要把这个阿姨换掉。争得老板同意后,又招了一个外地人,这个人虽然年龄大了点,但干起活来还是挺麻利的。再说之前也 做过几年保洁,很上手。这时的牛二嫂轻松了许多。第三天,老板便把那个上海阿姨给调走了。

       一楼厕所旁,有业主种了一泡沫箱子的香菜,长势很旺,油亮亮地泛着绿色的光。在箱子的边沿处生长着一棵小的野生黄油菜,已抽苔并开出了好几朵的小黄花。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白色的蝴蝶,抱着小黄花亲吻。一会儿吊在这朵花上,一会儿又飞到那朵花上。这些在农村本是很赏见的东西,根本没有人去理会她们。然即,今天的牛二嫂却看得出了神。她想了许多,想到自从来到上海打工,好像苦比乐多。在老家,虽然穷点,但日子过得快活,整天一些妇女三五成群,嘻嘻哈哈、自由自在,到了上海,她却开心不起来,不仅仅是感受到钱不好挣的现实,还有许多整天面临的吃喝拉撒等,全都写在脸上,刻在眉间。

      翩翩起舞的蝴蝶,之前还是一只小小的毛毛虫,蚕食树叶,积累能量。此后吐丝作茧,把自已囚禁在里面,在作茧自缚的这段时间里,至于是痛苦、休眠、寂寞、孤独、纠结、自虐,抑或是别的什么,只有她自已知道,别人是理解不了的。直到有一天,自已戳破蚕蛹,羽化成蝶,才有了今日的这般潇洒,自由自在的飞来飞去。是啊,没有足够的原始积累,便没有作茧自缚的本钱,没有不入地狱的勇气与毅力,没有经历过苦难和痛苦的洗理,怎会有化蝶后的美丽。

      有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副拆字对联,上联为:“鸿为江边鸟”,下联是“蚕是天下虫”。天虫凑成蚕字,蚕是一小青虫,胖胖的身体,整天埋头吃桑叶,过一个月左右蚕就作茧自缚其中,再经过一个月左右就化成飞蛾(化茧成蝶),人们借似指使自已受困。

     牛二嫂心想,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蝴蝶般的快活呀。前不得,退不得,难到就这样困死在上海吗?谁会知道是这般身累心更累,早知如此,又何必千里迢迢来上海受这般洋罪。幸好还有两位老乡,无聊时有她们陪伴,工作为难时有她们鼎力相助,要不然,真不知这日子还怎么过得下去。

      “老牛,这香菜天天都在看,难道还没看够啊?要不,我们弄块地种菜去?”听见两位老乡叫她,这才回过神来,对两位老乡说:“能种开心吗?”“能呀,你看人家教授,院子里种棵梅花树,施肥、修枝、看花、写诗,开心得不得了。我们弄块地,什么都不种,就种开心。”

       第二天,星期六休息,三个女人索性到浦西去玩一天。

       她们从张江地铁站乘2号线直到南京东路下车,从南京路步行街向外滩走去。南京路步行街和外滩的郁金香开得很逗人喜欢,热烈、大方,许多游客和它们拍照留念。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她们尽管来得早,但外滩上仍有许许多多的人,比她们更早。站在外滩看河对岸的陆家嘴景观,因有雾,所以朦朦胧胧的看不太清楚,黄浦江里不时有船经过,有货轮、有游船,大大小小,速度缓慢,在江面上就像随流水而自然飘流似的。她们顺河岸向北,来到十六铺,那里有警务船、城管执法船,海关过境检查,她们在翡翠公主号船前拍照,背景是雾气中的上海中心、金茂大厦、东方明珠塔,拍了几张照片便顺阶而下,穿过马路来到古城公园。公园门口有条小河沟,河岸马路边有人唱歌跳舞。她们在此逗留了十来分钟,便通过公园进入豫园商城。这里是上海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主要经营金、银、珠宝,各类饰品、各种名小吃汇集在此,化妆品,日用百货等货物琳琅满目,应接不暇,令人眼花撩乱。她们边走边看,却舍不得掏钱买任何东西。

       在有名的九曲桥上拍了几张照片后从城隍庙出来,又从豫园古建筑外绕一圈,豫园里面是要花钱才能进去的,每人四十块钱她们可舍不得花。然后顺河南路又到南京路步行街,去人民广场玩。

       在人民广场的前面五州纪念广场,有许多演出的小团队,各自为阵,拉个圈子,安装上各种音乐设备,便开始演奏、舞蹈。萨克斯、笛子、二胡……交谊舞、新疆舞、藏族舞等,看那些音乐爱好者们尽情歌唱,尽情舞蹈,那些个柔软,灵活的身子在林荫道上翩翩起舞,她们陶醉在欢快的气氛中,久久不愿你离去。

       人民广场内,正在举办穿汉服赏海棠活动。有上海大学的女生们表演乐器,汉服舞蹈,园里一大片海棠花开得正艳,迎得了众多游人的青睐。

       她们一直玩到下午快四点钟了,才恋恋不舍的往回走。在这一整天的时间里,她们似乎什么烦恼都抛之于脑后,完全沉浸在音乐声中,这些露天坝坝舞,比家乡的庙会热闹多了。

作者简介:任朝鹏,男。网名:小桥流水,四川绵阳人,中共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辽宁精短文学》编辑。文字散见于《西部文学》、《辽宁精短文学》、《江山文学》、《中国诗歌网》等期刊及其他一些文学网站。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