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祁河游记】奇特旺骑象记

2019-04-27 11:0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告别博卡拉的湖光山色,一路向东南方向行驶,早上八点出发约五个小时后到达奇特旺国家公园。
    路上导游介绍尼泊尔现有十二个国家公园,用以保护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奇特旺大约有一千平方公里,最出名的有大象、白犀牛、鳄鱼、野猪和孟加拉虎。另外还有叶猴、土狼、豹子、懒熊、梅花鹿、孔雀等野生动物。吃完中饭将安排骑大象、划独木舟看鳄鱼,第二天可坐吉普车观看动物或到蓝芘尼朝拜释迦摩尼诞生地,但是自费项目。不曾想他将前者费用错说成美金,弄得一多半团友报了路程更远的圣地乃是后话。无论怎样,能骑大象看鳄鱼,叫人还是挺兴奋的。
   下午三点从酒店乘车出发,经过塔鲁族的一个村子,就能看见两个赶象人分别骑着两头大象向河边走去。团友们在车内半站起来探头观望,不等车停稳当便跑下来,撵着大象屁股拍照。
来到河边,“哇塞!”河中与对岸有七八只大象驮着游客行走,刚才那两头象也走入河中,用弯弯长长的鼻子吸水抛撒,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十分有趣。这边领队和我们可爱的王子导游,加上塔鲁村的导游让四人一组排队,并一个个登上扶梯、踩上大象屁股,分四角两人并排与背对背坐进象背中带栏杆的座框上。他们不停地嘱咐小声说话,注意安全。而之前,大伙已经按照要求,换下红、黄、白颜色的服装、围巾和帽子,当地导游说这些颜色容易招惹激怒大象。
    我们这组排在最后,有古木和我俩携专业相机为大家拍照。第一个走的是“段子王”宝坤这个组的,和他一起乘坐的三位女生一路埋怨其体重将座篮压斜,极不安全。紧在其后的丫丫影视老总,也叹老公你俩比我们这半重30公斤,走起来也是个歪歪,别扭得很。而我们这组的赶象人,估摸按人配重,就没有出现类似问题。我在他们后面嚷嚷:招手,招手!摆个POS,给你们照相!
  我们团的四组四头大象,还有其他团队的五、六头开始过河。河水不深,最多刚刚淹过大象肚皮,宽顶多有三、四十米,十分清澈。赶象的小伙子精瘦,骑在象脖上,手持一根比指头粗的小木棍,另外还备有根用同样粗细、长短钢筋打制如钩连枪样式的铁钩尖刺,驱驶大象。咱坐都坐不稳,象群里有个赶象人竟站在大象脖子上,真是艺高人胆大。
   我们看对面的象驮着人,从高约七八米陡峭的河岸缓缓地往下走。古木说看这家伙笨笨,倒稳当,下坡�后腿半跪着保持平衡呢。正议论着,赶象的小伙指着水中说:feels,feels!只见五六条两扎多长的鱼儿,尾巴一摆一摆地在水中箭似的穿梭。然后他用小木棍敲敲象头,一步一步跨上河岸,钻入丛林。
   奇特旺国家公园曾是尼泊尔皇室和其贵宾狩猎的私人领地,1973年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它位于尼泊尔南部的拉伊平原,是印度和尼泊尔之间喜玛拉雅丘陵地带中为数不多的未遭破坏的自然区域。也是世界上已经罕见的亚洲独角犀牛的栖息之地和孟加拉虎的最后的藏身地之一。公园处于东西走向两个河谷之间的亚热带平原、喜玛拉雅山支脉西瓦利克山脚下,海拔150至760米之间。这里生长着青翠的茅竹、高大的娑罗双、菩提、木棉、无花果树和花蕨、藤蔓等植物,遮天蔽日的,有种湿热的感觉。
  我们骑的这头大象体大个高,足有五吨重和三米五以上,在丛林行走过程中会让几个人碰挂到树枝。尽管赶象人尽可能帮乘客拉开,还是让人挂拉了几次。有回我伸手去摘菩提籽,看似脚步慢吞吞的大象,步幅却长,瞬间移动的速度还是较快的,一下子就将我的帽子刮住。我按没按住,树枝又将相机的遮光罩碰掉。幸亏后面的古木抢到了帽子,前边的赶象小伙接住了滑落的遮光罩,将人惊出一身冷汗。不过拉扯下来的菩提籽及枝叶奇香,闻着近似咱秦岭中艾蒿的味道。
   丛林中的叉道交织,是象踩出来的。树荫遮住阳光分辨不出东西南北,走着走着我们这只大象好像跑到了前边。赶象人突然转身伸出食指嘘声,又转过身指指前边树下的草丛。一个白乎乎的东西,露了个疙里疙瘩的屁股与尾巴睡在树枝掩蔽的草丛中。啊!原来是白犀牛!我让赶象小伙再靠近前些,果然是犀牛,后边的人也赶过来围观,但这家伙无事人似的动也不动,头也不抬。我喊了声起来!并将手一中的一粒菩提子扔了过去,没想它真一骨碌起来了,伸张了大长嘴啃开树叶了。
  这种独角白犀牛仅产于尼泊尔、印度及印尼的少数地区,世界上也仅有1000多只,极为珍贵。白犀牛在尼泊尔被视为国宝,身高2米,体重2吨多,头呈三角形,生独角,没有毛,就像武士披着厚厚的盔甲。它们以青草为食,性情比较温顺,一般不伤人。接着我们在丛林中发现了两只,以及走出森林到草原的边缘又看到两大一小三只,好像是一家子。
行进中看那树叶上有密密麻麻的虫卵,密林深处不时传来鸟鸣,据说能看到450种鸟类与67种蝴蝶,形成弱肉强食的生物链。这时赶象人又让大象停下,指着草丛用中文说“鹿、鹿。”“哪里?哪里?”眼尖的老谢说“那不”。果然一头梅花鹿在探头张望,一只,两只,三只。离我们有四五十米开外的宝兄喊了一声叫我。惊吓的小鹿一溜烟地跑开,不止三只是一群,有七八头大小不一,蹬、蹬的几下,就无声地消失于森林中,倒是让他们看了个痛快。
这会儿大约骑行了五六十分钟,那象走看似平稳,其实颠簸得还比较厉害。不时将搭在木栏杆上的胳膊磕碰或夹挤一下,还生疼。两条耷拉于座位外的腿也开始麻木,若是木头一样有点不听使唤。眼前的树木长得都差不多,除了前边的草窝里发出几声哼哼疑拟野猪的吼叫,还略微刺激了一下,审美已经疲劳。看来孟加拉虎今天已经出不来了,心想这骑得时间也太长了。
而我们那头象走走停停,用它那灵巧的鼻子卷些鲜嫩的青草塞入中。小伙不时拿小棍敲打象头,短吼一声让它前行。我才发现他用赤着的双脚,踩踏着大象呼扇的大耳朵的耳根,有韵律地摧促大象行走与控制快慢。他驱驶大象沿森林的边缘,让旅人望了望苍茫无际好似非洲的大草原,然后沿着那条叫“拉姆弟克”河的河岸,向刚才的出发地走去。
 那河中长些水葫芦,开着紫花,有的随流水蜿蜒南去。两个塔鲁人站在河中不知是冲凉还是捕鱼,还有条独木舟被人用长长的竹槁撑着顺流而下,不是水中有鳄鱼吗?人家也不害怕。老谢塞给赶象人100卢比,感谢他为我们指点那些动物,并嘱他不要用木棍敲打供人使役的生灵。
再次渡至河中,象们开始撒欢儿,甩鼻摇尾,不小心连水带尾扫到了坐在后边长腿的杨稚宁,吓了她一跳。看看手机显示这一圈走了有一个半小时了,人累了,这象也许也累了吧。过河时弄不清楚象是走过还是游过去的,感觉比在地上走平稳多了。上岸前,又看到清澈河水中一条欢快的鱼,像草鱼似的有一尺多长。
到岸后象们也排队等候,一个个下人。不知为何邹晓明夫妇他们乘骑的那头大象,突然发起怒来,将另一头已卸下游客的象撞了个趔趄,差点摔倒旁边的水坑。后来才知发怒的嫌被撞的抢了它的食物。爱养小动物的小蔡和大芬,赶忙买了串香蕉喂那头发怒的家伙。这深灰色的精灵一点也不客气,大鼻一卷连皮送入口中。
下得象来,活动活动腿脚,大家朝索拉哈大象繁殖中心走去。一路绿草茵茵,田舍牛羊,好一幅田园牧歌式风光。侧身过了架于河中的木桥,对岸生长着数十株粗壮高大的木棉树,根径约两米以上。繁殖中心驯养着一排母象带着不久前出生的小象,有从两个月到一两岁的,十分可爱又胆怯,不敢离母象寸步。而母象却被栲上了铁镣,不停地原地踱步,用鼻子往自己的躯体上扬着干土,搞得乌烟瘴气。
繁殖中心还有个小型展馆,放置颗大象头骨与一些图片文字展板,介绍亚洲象的习性及保护措施。导游讲这些小象的“爸爸是野象”,而刚才骑的象是从印度买来的,每头价格为85万元人民币,能工作65年左右,每天能赚一千元,还不得病,是“很好的买卖。”
这时大伙都觉得很累,便再次渡河,坐于河畔的草地等待落日的景致。导游与大家商量,将乘独木舟的时间调整到明天早上。渐渐地太阳退去了灸热的光芒,圆圆的似一团桔红色的火球,贴近树梢,垂落地面。光影十分柔和映照水面,半空与水中各呈一轮红日,煞是动人。
 一群水牛慢慢从对岸游上来即将牧归,搅乱了水中的圆日,洒落下一河金光。大家立时又来了精神,纷纷立起拍下这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景象,将对大象、犀牛与梅花鹿等生命的尊重,摄入心魄,走入心中。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