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秋枫散文】 浅秋 松花江上

2019-09-04 12:5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东清铁路哈尔滨松花江大桥(老江桥)
      被忙乱围剿的日子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又耗去我四年光阴,转眼奔七的年龄了!我不再 自信地说“有得是时间! 对松花江大桥“再相逢””的承诺,必须抓紧时间兑现。
      哈尔滨,秋雨初霁的早晨,雾笼轻烟,我告别同伴急匆匆上路。坐公交车一个小时的车程呢!今天我要求“ 放单飞”,在这美好的清晨去对话我梦中的松花江,去约会魂牵梦绕的老江桥。
      松花江依然滚滚东去,宽阔的江面依然流淌着犹如东北大汉般的豪迈气势;帆影点点,放眼江北岸湿地,绿荫扑岸蔓延,呈现出一派水泽的灵气,不远处的哈尔滨大剧院建筑群流线型身影掩映一片绿丛之中,随着我在江桥上的游走,移步换景,如幻似梦……
        钢筋铁骨构筑的老江桥如一条巨龙静卧江面,我真的伫立其中——2015年夏天与外孙一起来冰城’我只远观他的身影,曾经充满希冀的许诺:我会再来,还你一个梦幻迷离的重逢……
       其实两天前我与朋友们来过一次松花江畔,时间已晚,不好意思让大家陪我走上桥头堡,但这次来哈尔滨我是一定要圆这个梦!(注)如此执着地牵念一座桥,梦中情人般地期盼与他相逢,这就是我当下的心情!
       我知道,再过两天就是这座松花江大桥 118岁生日,(注2)他如我一样是一位“退休老者” ,“东清铁路哈尔滨松花江大桥”的任务,早已由与他平行江面的白龙般凌空飞架的新桥担承。你看,高铁列车不时从新桥上呼啸而过,老江桥沉静而安然地守望着这情景,不知他是欣慰还是正回忆自己曾经的年轻?
      行走江桥,我一次次抚摸桥的钢铁之身,似乎有一股力度传遍全身,我一次次抚摸他被历史打磨得铮亮的钢轨,似乎他百年的体温将我氤氲!
       我相信缘分——人与人讲缘分,人与物也一定存在着某种气场氛围的特殊化学反应。我不懂桥梁建筑,但我生活的城市并不缺少桥梁,永定河上,海河之滨大桥数十座吧?千姿百态、各具千秋。没有哪一座桥让我产生如此强烈的感情 :对于江桥,梦中反复出现同一场景,那就是栈桥上行走、抚摸桥身,细观栏杆上的花纹……于是有了四年前的约定、今天的成行……
      我与松花江大桥一定是有过特除的缘定!
       我出生在美丽的冰雪之城哈尔滨,但我没有机会走上江桥,只隐隐约约记得奶奶说过,一两岁时的我体弱多病,还得过“白喉”且病情危重!当时的医院都不收治了。 奶奶不放弃“死马也要当活马医,也许我的小孙女命大呢……”她抱着我穿过“铁路桥”去求助一位乡下老者。老人家坦言:治好了别谢我,治哑了别怪我、治死了别记恨我……奶奶一一应承下来!
       命也,运也!一根筷子上面绑上一颗针,就直朝我的咽喉扎下去……命不该绝,大概是应了那个说法:人来世间一场,该遭遇的都得遭遇吧!我竟然得救了,并随父母回到关内。奶奶仍留在哈尔滨,与救我的老人家拜了干姐妹……
       当年奶奶抱我走过的铁路桥就是这松花江第一桥?也许从那时起江桥就佑我平安并走进我心底?
今天,我终于奔波数千公里回到大桥身边。走上桥头堡的那一刻心跳加速呢!别人眼中的钢铁架构在我眼里都是有血有肉的鲜活机体,分分妙妙的对话,分分秒秒的珍惜——近乎痴迷!
        一群北京来的老年旅游团也从江南岸过来,渐渐拉近与我的距离,也许是看我长久守住桥中段几棵粗大钢梁发呆,以为这里有什么新奇,一位大姐提示我:您是想与它合影吗?我帮你拍照,然后我们也在这里留影好不好…… 我没有拍照,默默离去——大桥的身影早已定格在我的心里!
        桥的右侧贴着不少建桥时的老照片,大都是1900年至1901年拍的,介绍中东铁路建桥时的情景。这自然引起我对那段历史的回忆,如鲠在喉,有些压抑……挥挥手向前走去::松花江畔是我的出生地,我的大桥,我的黑土地!
       原计划是走上桥头堡仔细看看就可了却心愿,可一上桥就身不由己。宽阔的江面上两条平行的铁路桥就已构建出一副历史感的画面,呼啸而去的列车更是一幅现代大交通时代的写真集,再看江面的游船摆渡,往来交错、致敬鸣笛;江面喷泉随着轻缓的音乐迭起;江南的特色建筑、江北的开阔湿地……一切的一切对我都是新奇!我不断变换角度扑捉着镜头——江北桥头堡跨过去了,中东铁路公园又招手致意!再向前150米铁道兵纪念塔高30多米,据说可以领票上去 ,江南江北景致可尽收眼底! 来都来了,不在乎这150米,登高望远,一个人的溜达随心所欲!约好上午要与老朋友见面的,否则我会一直溜达到魔幻般的天际线哈尔滨大剧院那边去!
        江桥、松花江,等着,盼着,终于与你们有了这一个多小时的相聚!不忍离去,却又必须离去,频频回首,激动不已!“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花?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情不自禁,吟出艾青的诗句。
       我爱父辈跋涉过的第二故乡,我爱与我血肉相连的这片土地——不用再探究松花江大桥为何总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江水江桥只是黑土地的一个意像,一个象征、一个诗眼而已,我牵念的是这片广袤的黑土地,我深爱的是养育中华民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疆域。

注:见我的拙作《松花江水故乡情》
注1 :哈尔滨松花江东清铁路桥1898年开始测量、设计、修筑。1900年5月16日正式动工;1901年8月22日全面完工;同年10月2日交付使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