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商山迪克随笔】翻地

2019-11-27 23:5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已至初冬,暖阳高照,天空依然干净瓦蓝,总有如银燕般的飞机在上空直线穿梭。
    老人昨天就打电话,让今天回家翻地。老人七八十岁了,实在干不动了,不然是不会张口的。农村吃过早饭已近中午,太阳已照到房檐硷上,一家人抗着蹶、锨就出发了,村里人都笑:“太阳都半杆子了才上地,阵势还这么大的,你就是戴上草帽,再装扮,不看就知道绝对不是农民呀!”“叔,请你给我当一晌监工,干劲还大着哩,咱还是农民的儿子里!”
       
  其实只有3分来地,看上去心里还是很惧怕。说干就干,我首先摔起蹶头开挖起畔,土质经过上月雨水的浸渗,松软潮湿,每挖开一蹶,掀开土,就像画家在宣纸上铺上一层赭石色的颜料,一股新鲜的泥土芳香就拥入鼻腔,这气味浓郁而亲切,使人僵硬的臂膀一下子就有了活力,一口气蹶了席大一块。母亲夹在我们姊妹中间,挖三蹶拄着蹶把歇一蹶,七十三岁了,让她在地边歇着,老人就是不肯。可怜一辈子就没歇过。好不容易听劝,坐在蹶把上歇下,谁知道没坐稳还在了地里滚蛋子,幸亏没石头,老人笑着自己爬了起来。我故意逗她:“娘,你快回去吧,一会把地里的土都让你沾走了 ,咱还拿啥种庄稼呀”,惹得一家人哄笑,似乎忘记了劳累,镢头抡得更欢了。
    开挖快过半时,老父亲才拄着锄头气喘吁吁爬上地头:“我干不动了,我干不动了,上都上不来啊!”“谁让你上来的,赶快回去吧,你还来监督我们呀!”大家都嘟嘟着。父亲带来了茶水,一家人干一会儿,歇一会儿,渴了就喝水。多少年没挖过地,下手的力度,平整的水平差了许多,少时汗流夹背,腰酸腿疼,但总有一股劲在涌动,为老人减轻一点劳力,让老人生活的开心点,超支了。再看看眼前的鲜土,身后新翻的地块,成就感油然而生,尽管累,但累得有成绩呀!自己整天坐在办公室,一年到头又干了几件赢人的事呢?累得让人开心呀!                          
    天空又是一阵轰隆隆在响,抬头看看天上,飞机还在忙碌。我开玩笑的告诉大家:“在田地里干活的同志请注意,请大家赶快放下蹶头,州城的大烩菜马上就要开席了,请大家赶快登机!”大家又笑成一片。



    商山迪克,真名:段开瑞,陕西省商洛市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教育工作者,文学爱好者。先后有百余篇文章在《商洛日报》《商洛教育》《西部文学》发表,主持编写《商洛市中小学安全教育读本》系列丛书一套,被评为2016年《西部文学》十佳。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