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西部老土散文】挥不去的两个“梦”场景

2019-11-29 14:4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不知道从什么时刻开始的,一直有两个场景在脑海中滞留,出现的时候却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言能够描述的贴切一些,这个“梦”感觉非常非常的遥远,但好像就在眼前。
    这两个场景展现的应该都是许久、许久以前的画面,而且我并未经历过,但又是那个时代最普遍的生活痕迹。
    初始展现的时候是我的少年与青年时代的过渡时期,也就是上山下乡插队的后期和招工进厂的初期。以后的日子里这两种臆想的场景一直陪伴着我,久久、久久不愿离去。
    清晨,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古城朦胧在一片迷雾之中,街道上有几个穿着雨披骑车上班的人,他和她,她和他,他们和她们也许并不相识,只是尾随或者并行。
    她来到了一个大院的门口,把自行车放在屋檐下,对门房的大爷微微一笑,顺手锁上了车锁,意思是麻烦大爷多操点心,不要让小偷把车子弄走了,大爷习惯地点了点头说:“放心吧,有我呢,快进去吧,到点啦。”
    大院子里是一家街道工厂,是个三进三出的院落,里面有生产无线电零件的车间,有打包装箱的仓库,还有管理人员和领导的办公室。
    雨还在不停的下着,她穿着雨披穿过了第一重院落,朦胧中的婀娜多姿,小雨里的轻盈脚步,伴随着杜鹃般银铃似的声音:“师傅,我来啦,没有迟到吧!”
    这就是第一个场景和画面。
    夜色茫茫,华灯初上,放眼望去,城市里楼房的窗户,星星点点就像旷野中的萤火虫在飞舞。用镜头拉近,再拉近点,萤火虫从远远的空间里来到了眼前。窗户里有温馨的一家人,先生风度翩翩气质不凡,坐在沙发上看书,妻子美貌如花气质优雅,小女儿抱着一只毛绒玩具趴在地毯上玩耍,不断地“咯咯、咯”的笑出声来。茶几上杯子里的张一元茉莉白毛猴散发出清香,窗外依然是夜色茫茫,只有闪烁的星星和弯弯的月亮。
    这就是第二个场景和画面。
    现在仔细地想起来,这两个场景和画面是对于生活的向往,是对于人生的梦想,更是当年在现实中臆想的那一点希望。哎,怪不得这么多年还是不能够“挥去”呢。
    岁月匆匆,时光流逝,大千世界,物是人非。万花筒中,形形色色,酸甜苦辣,方是人生。这一切都在岁月的长河中渐渐地远去了,唯有这两个少年时代的“梦”,依然陪伴着我久久、久久地不愿离去。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