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西部文学战疫情献爱心征文】【喻梦莎随笔】

2020-03-01 12:2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西部文学战疫情献爱心征文】【喻梦莎随笔】庚子春

  我想,多年后,2020年的这个春天,一定会被历史铭记,甚至会被编写在教科书里,让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瞻仰、致敬、保持觉醒。
                                                                  ——题记        
   2020的音节很暧昧,读起来仿佛缠绕爱你的意味,2020的年份很圆满,我们都告别旧年代昂首跨进崭新的时代。2020,我所能想到的任何关于美好、幸福的词汇,都想寄予这个充满爱意的年份,对我来说,2020,她是新的,活的,饱满的,然而,事实上,庚子年的开端已经陷进巨大的悲剧之中,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毒战在中国境内甚至世界范围内拉扯肆虐,这场战争,起因不明,损失惨重,作为一名有民族知觉的中国人,我倍感心痛。
        我心痛,国难面前,年过耄耋的钟南山院士逆行而上,一线指挥,用精湛的医术,丰富的经验,专业的态度,为疫情的防控把握方向。每当在媒体报道上看见钟老因为操劳而疲惫的身影,或是因为焦急而难过的脸庞,在敬佩之余,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担忧。抛开钟老院士的身份,他也不过是一个年过耄耋的老人呀!这样高龄的老人,却还在为国人的安危而操劳奔波,国难当前,我们却只能依仗这样一位高龄老人,难道我国在传染病防治领域真的就后继无人?还是说我们并不缺少专业人才,只是缺少独当一面的勇气和临危受命的责任感?
        我心痛,病毒无情,将数以千计的生命摧毁,将数以万计的躯体折磨,更将不计其数的家庭支离破碎。我无法想象处在病毒中心的武汉同胞每天将要遭受多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考验,是的,我永远无法感同身受。武汉当地有一个市民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他们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家禽,随时都有可能被拉出去宣判,处以极刑。当生命面临挑战,当明天和死难并肩而行,活着,好好活着,将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我心痛,那些原本可以在岗位上为国效力,为民造福的专家学者以及医务工作者,却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病毒打到,牺牲在抗疫一线。这些人,有的正值天命之年,在医学领域来说,正是经验丰富,大有所为的年龄,有的还未满而立之年,一腔救死扶伤的热情才刚开始,就戛然画上句号。他们,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朋友,却为了那些躺在病床上不认识的陌生人而拼劲全力,甚至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是这场战役里的英雄,我们应当永远牢记!
         同时,我也心痛,原本我们很可能不必遭受这么大的损失和磨难,如果武汉当局第一时间发现并重视疫情,不谎报,不瞒报,或许疫情就能够遏制在始发阶段,如果武汉当局第一时间作出封城决定,或许疫情就不会在全国范围内蔓延。清醒的头脑,理智的决策,客观的判断,是作出正确政治决策的关键。任何政治决定一旦向感性犹疑,向利益倒戈,终将不得善果。
         庚子年的春天,新冠病毒给全体国人上了一堂课,我想,经此一疫,大家都会对生命的价值进行一场深刻的反思。在生命面临威胁的刹那,于我们而言,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这个问题,我也反复思索,直到夜幕降临,我透过玻璃看到对面楼宇的万家灯火,方才明白,家,才是人生不倦的追求和归宿。而有国,才会有家。

作者简介;喻梦莎,19911124日生,毕业于西安石油大学法学系,现就职于西安市莲湖区青年路街道办事处,代表作品有散文《生命、生存、生活之“三生有你”》《夏野》,散文诗《年华是封无效信》《我是泥塑的》。姑娘算不上貌美一枝花,但是才学素养顶呱呱,舞文弄墨是行家,热爱生活善表达。由于对文字有一种天然的热爱,加上倔强不服输的性格,誓与文字缠缠绵绵到天涯。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