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毛永波随笔】黄狗峪 灰堆

2020-03-14 11:4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最近看电视剧《秦始皇》,某一日看到焚书坑儒这一段,依稀记得,渭南有个灰堆,据说是焚书的所在。
那时没有纸张,书都是写在竹简上的,尽管古文精简,但一部书可能就需要装一间房子甚至占用更多的空间,焚掉的书灰烬就堆成了高高的台子,是有灰堆之名。前几日回到渭南,说与三弟,他说灰堆就在自家附近,东去不超过三公里。
吃过了初一的羊肉饺子,阳光明媚的有些耀眼。我在渭南熟人不多,少有串门拜年的,闲着也是闲着,何不去看看灰堆,发一点思古之幽情。
全家老少一十二口人,驾三辆车向东,打开导航,沿犹河西岸南行,边走边问,很快就到了灰堆村。其实这灰堆村距离灰堆遗址还有将近三公里,遗址在村子东北方向。
村人说,遗址就是一个土垒的高台。在临渭区党校那个位置,顺手指去,那里已经是几栋高楼和正在施工的工地。
百度说,2015年3月11日,渭南人已经开始在那里建设灰堆遗址公园,今日已经初见端倪。兄弟姊妹们商量了一下,那就等公园建好后再去看看吧,今天就继续沿犹河西岸走走看看。
重要的是在新年元日和煦温暖的阳光下出来走走,而不一定非得要去规定好的地方。
妹夫说他和三弟前几年曾经顺着这条路到过前面的秀龙山,不远,景色也不错,大家就一哇声的表态支持。车子经过碧波潋滟的犹河水库,走过原花园乡政府(今为桥南镇),穿过新修的犹河大桥漂亮的钢构圆拱门,在一个三岔路口右拐,路过石鼓山,进入山涧公路,这不远的路程行了二十多公里就疑惑行错了路。
恰有山村民居,问之,方知我们已经过了秀龙山十几公里,应该在三岔路口左行,这里叫做黄狗峪。
黄狗峪就黄狗峪吧,我们也不是非要去秀龙山,好在这里景色也不错,还有一块相对宽阔的场地玩耍。
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一个名字?我们在一院民居的房子前面停好车,问这家年长的男主人。大概是这样,王莽当年追杀刘秀,刘秀仓皇之间逃入此峪,钻进一个山洞,冻馁疲惫,卧地而眠。王莽烧山而欲灭刘秀,时有一条大黄狗(传说为二郎杨戬之啸天犬)拽刘秀不起,便下到山涧水中,浸毛带水,灭掉刘秀身边之火,刘秀得救,黄狗体力不支累毙。刘秀坐江山后,为感谢黄狗救命之恩,将此峪赐名黄狗峪。
山里人家自有山里人家的自由,也有山里人家的拘谨。
这是一户三代农家,老爷子1939年出生,算算也是78岁的老人了,却活得精神矍铄,看上去也就六十多岁,十分健谈,嗓门也高,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称是得益于邓小平,解决了吃饭问题。
中年两口子都在外面打工,农忙季节和节假日回来侍弄庄稼,一年也能有几万远的收入。
两个孩子也在外打工,绝对不可能再回到黄狗峪生活。
政府这几年在动员山里的老百姓到城市和平原定居,他们不愿意出去。理由是到城市会失去土地,生活费用也高,没有土地依附的农民年龄再大些会饿死在异乡的。
他们更乐于享受这大山里的新鲜空气,环保无污染的粮食蔬菜,不贫穷但自得其乐,况且离城市也不远。
这是一处相对宽阔的山涧。家家门前都有几分土地,种些瓜果蔬菜,埝畔田埂上有核桃树和毛栗子树,这是他们的经济林。小河中间是粗长的树干搭成的小桥,连接两岸的人家。山里天冷,虽说现在户外有了成十度的气温,但是年前的一场大雪和强降温天气,还使阴坡积累了许多坑坑洼洼的雪。小河的冰大部分化了,河面还有些积雪,和河滩上的积雪连为一体,在大大小小的石头制造些景色。
女人和孩子们就在那里戏乐照相,很投入的样子。才离开城市三十公里,天就蓝得纯净高远。
回来又在想灰堆的事情。此灰堆仅当为灰堆之一,焚书的事情不可能在一处完成,只是这里被幸运的记载下来了。
传统的历史观认为,秦始皇是伟大的暴君。就焚书坑儒这件事情上,我倒还是同意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说法,“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任何事情都要历史的看,统一之后的秦王朝在封建统治体制问题上必须要有一个理论上的高度统一认识,而诸子百家的理论尽管在学术上百花齐放繁荣了文化市场,并且顽固的各持己见,要让大家永远缄口的一种重要方式便是从肉体上消灭对方,从精神上焚毁文化载体——书籍。当然这也是暴君的性格导致的行动。
秦始皇开创了人类历史上新的社会形态——封建社会,功垂千秋,历史上多有骂声,这和后世尊崇儒家是密不可分的。儒家的后人们执政文化政权之后,出于感情因素,必然要贬嬴政,这也是正常的,也正是从这个角度讲,历史有点像小姑娘,任人打扮。
还是毛主席讲的好,自秦以来,“百代都行秦政制,莫从子厚返文王”,历史总归是要进步的嘛。

作者:毛永波,男。1963年出生,陕西白水人,高校教师,西部文学作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