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寇炜散文】黑河水库的守护者

2020-03-16 18:0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刘林来库区派出所工作己有三年了。从中国公安大学毕业时他踌躇满志,内心充满了美好的愿望一我将在社会这个大舞台上,在维护社会安定和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工作实践中大显身手,淋漓尽致地发挥在大学里所学到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干出一番不平凡的事业,成就自己的远大理想⋯。这也是千万莘莘学子刚出校门时普遍的想法。弗洛伊德说,我们所做的每件事都来源于两个动机之一:想变得伟大的欲望。
黑河水库位于秦岭北麓,三面环山,春夏之际山上林木郁郁葱葱,鲜花盛开,水面碧波荡漾,湖光山色交相辉映,秀丽而清静。秋冬之交水库四周层林尽染,高山之颠云蒸霞蔚俨然是一幅山水画。
三年多来,刘林的工作就是和其他干警守护着4.5平方公里的黑河水库,因为黑河水库是西安市1000万人的生活用水源头,属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我国巜环境与资源保护法》也有规定:禁止在饮用水源头一级保护区旅游,垂钓,游泳,网箱养殖。水库北面一座长约300米的大坝橫亘在两山之间,便于蓄水泄洪。
 刘林每天按照工作程序,早上9点从大坝上下到水岸驾驶一艘巡逻艇在水上巡逻,正常情况下往返需要三个小时,下午和同事一起沿水库边的羊肠小路巡山,日复一日,刘林渐渐觉得这样的工作颇显单调,甚至有些枯燥乏味,尽管自然环境很优美。几次和对象相处一段时间,女孩儿都以黒河离西安都市较远,今后生活上会有诸多不便为由而告吹。
刘林的内心开始波动了,这巴掌大的地方除了库区工作人员外几乎见不到其他人影,全所十二名干警这几年也没遇到什么刑事案件,甚至连打架,赌博的情况都没有发生过,大学里所学的侦察和破案技能根本无用武之地,长此以往,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少年时期的梦想终会付诸东流。另外个人的婚姻问题也没着落,都快30的人了,父母甚是操心,一想起这些,刘林就心烦意乱。
有一天刘林和分局胡政委去市局开会,在车上,政委和刘林聊起了天,说道:小刘呵,我们都一样,都有过年少时期的梦想,可是往往现实和梦想会有很大的偏差,我们要正确对待的就是面对现实去适应社会,而不是让社会适应我们。胡政委是个细心人,好像早已了解了刘林的烦恼,又说道:不要小瞧这小小的黒河水库,保护好水源是关系到大都市西安1000万人的饮水安全,其意义不亚于办理大的刑事案件。凡事要有耐心 ,任何事物都有渐进性,看似无为,实则有为,无为而无不为,这是中国传统的道家哲学思想。而如今党教导我们以人为本,不忘初心,促和谐社会正是体现党和国家对人民群众的关怀。做为一名公安干警既是执法者也应是公仆,即使做一些亲民的平凡事情也可能隐含着不平凡的意义⋯。
 听完胡政委寓义深远的一番话,刘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回来之后他想了很久很久。
 初秋的一天下午,太阳即将西落,库区周围的山上寒意渐起,刘林和干警小白依然巡逻在山间小路上,工作了一整天正准备往所里赶路,这时他俩看到在不远处的水岸边坐着一位老人,走到近前,只见老人直勾勾的盯着水面发呆,旁边还放着一根魚杆。刘林问老人"大爷,你在这儿干嘛呀?"老人抬起头看了他俩一眼没有说话,小白又问了一句,老人才慢慢地回答,"我没事,就是想在这坐会儿。"刘林又问道,"大爷,天快黑了,天凉,赶紧回去吧。"老人又沉默了,再怎么问还是一样。俩人没法儿了,商量了一下还是先将老人带回所里再了解情况,看看老人到㡳发生了什么事。
这位老人大约己过耄耋之年,滿头华发,一生的饱经苍桑雕刻出面部的重重皱纹,双眼充满了忧郁。所里的的同事有的还没下班,赶紧给老人打来了热水和晚饭。等老人吃完饭,大家在老人的周围嘘寒问暖地拉着家常,终于老人答话了,家住十几里外的文峪村。可是同事们要送他回家,老人又不说话了。最后刘林打通了文峪村村长的电话,问能否通知老人的家人前来把老人带回家,村长回答,老人是孤身一人生活,只有一个弟弟在邻村,他马上通知他弟到所里接人。这时大家才松了口气。
 一个多小时后老人的弟弟来到了所里,老人一见到弟弟就喃喃自语,我不想回去,我犯的错该受惩罚,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让我死在这有山有水的地方吧。说完哽咽着纸下了头。在场的人顿时愕然。
 老人的弟弟也已60有余,他给大家讲了老人的身事。
 老人姓文,30多年前他和妻子及6岁的孩子文亮一起生活在文峪村,靠种植门前仅有的二亩山地维持生计,生活拮据。
 有一天,门口来了一个从四川逃难来的姑娘,己经饿得皮包骨头,显得十分憔悴,俩口子商量后决定暂时将姑娘留下帮帮农活,姑娘也满口答应只要能给饭吃干什么都行。这种情况在当时比较普遍,因为那时四川的大巴山深处的人们生活特别困难,许多女孩子为了生存都走出大山,随便嫁个人有饭吃就行,张贤亮写的巜灵与肉》里的许灵均的妻不也是这样的吗。
四川的姑娘的确是能干能吃苦,七八天就把文家打理的井井有条,自己脸上也有了润色,身材也渐渐丰满起来。
 当时的老文没能经受住青春的诱惑就和四川姑娘勾搭上了,不久姑娘就怀孕了。老文的妻子大闹了几天,一气之下丢下孩子回了娘家,再也没有回来。
这位四川姑娘生下了一个女儿后就成了文家的主人,她对待小文亮如同仇人一般,而对自己亲生女儿则疼爱有佳,赃活累活都逼着文亮去干,动辄打骂,摔东西小文亮受尽了委屈。老文是生性懦弱,这种情况也只能劝劝。
 一天早上,老文家院子里的一间木屋突然着火烧掉了一些粮食和农具。下午文亮放学回来,老文的四川妻子正在织毛衣,指着文亮破口大骂,就是你个龟儿子弄哩,丧门星,你就是看我和你小妹儿不顺眼,想烧死我。小文亮非常气愤地回了一句,怎么能是我,或许是上山釆药砍柴的人扔了烟头引起的,你是怨枉我。你敢顶嘴,四川妻子疯了一样跳起来用竹扦子指着文亮狂吼,由于太过激动使竹扦子戳进了文亮的左眼,可怜的小文亮双手捂着左眼疼得蹲在了地上,眼球里的液体混着血水从指缝中流了出来,这时老文刚好进屋,看到这一幕惊呆了,从此文亮的左眼永远失明了。
这次事件之后,老文的四川妻子乘老文外出打工之际,变卖了家里的物品带着女儿逃回了四川老家,从此杳无音信。老文的弟弟收养了文亮。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留下了重重的阴影的文亮发誓永远不会再见自己的父亲老文,这个家破碎了。
后来文亮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一所中学当老师,成家后有一个女儿。他一直拒绝老人来探望他们。
听完了老人弟弟的讲述,刘林和同事们这才知道了老人的心结,愧对亲人和内疚之心陪伴了老人半生,古稀之年儿子,孙女仍不能相见,今后的生活老人觉得没什么意义了。
初春的一天近午时分,一辆小轿车停在了西安A小学的大门不远处,刘林着警服从车上下来。校门口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子刚刚接到放学的女儿,刘林走上前去掏出证件亮明身份,声称需要了解一个这位男子熟悉的一个人的一些情况。而他身后不远处的小车上老人和小白警察就坐在车里注视着这一切,白警官指着戴眼镜的男子和小女孩问老人,"是他们吗?","是,是,是文亮,是我的小孙女文晴,多象她的奶奶,"老人的语音有些发颤,哽咽了,双眼噙满了泪水。刘林一边和文亮谈着,还不时拉着小女孩的手向小车的方向指着什么,以便使老人更清楚的看到孙女儿⋯这时老人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刘林和文亮的谈话是善意的谎言,是为了打开老人多年来不能释怀的心结,能够见到儿子和孙女一眼。而刘林和同事们为老人所做的这一切也是平凡的事,是温暖人心的事,平凡之中彰显了不忘初心的不平凡。
                                              
作者j简介:寇炜,笔名终南山人,1964年出生,西安财经大学毕业后进入西安陆军学院学习,毕业后就职于47集团军任军官,1994年转业,现工作单位西安市碑林区市场监管局。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