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刘欣彬随笔】电视机

2020-03-17 17:4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第一次听到“电视机”三个字,是我儿时在陕北老家的时候。
         听叔叔婶婶们说,因为我们村表现好,乡政府给奖励了一台电视机,由村长保管。从来没有见过电视机的我,使劲想象电视机的样子。可是贫穷真的会限制孩子的想象力。我努力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象出电视机长啥样。
          太想看看电视机是什么样子了。我记得全家人都睡在炕上的时候,母亲给我们展望美好未来:将来我们日子过好了,就买一台电视机,人睡在炕上,把电视机放在柜盖上,(这里的柜是指大长方体木箱一样的柜子,可以存放“贵重”物品),全家人就可以睡在炕上看电视......
         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我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火速去各位小伙伴家传播喜讯。很快,村里就集中了一群兴奋不已的小孩子。大家都十分激动,也非常好奇,都想看看电视机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一听说电视机暂时由村长保管,一个个小脑袋都耷拉下来,我们都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没出息到连村长家也不敢去。
          后来,我想起村长叔叔和蔼可亲的夸过我很有礼貌,就壮着胆子带了几个胆大的小伙伴飞奔到村长家,很多小伙伴都躲在村长家的大门外,使劲扯着脖子往院子里张望。说明来意,村长叔叔笑呵呵的打开房门,我看到的电视机就是一个冷冰冰的、不规则的“正方体”,我心里在想:电视机原来就长这样,没有什么好看的呀!村长叔叔说:咱们村里没有通电,现在只能看到这个样子。我在想:那将来能看到什么样子?我怕打扰村长也没敢多问。
          直到搬家到镇上之后,我才真正见到电视机。村里一户人家条件好,买了一台十八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夏天的傍晚,全村人都放下手头的家务,自觉带上小板凳,就像赶集一样,匆匆忙忙涌向他家。主人也很大方,索性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院子里瞬间就坐满了人,就连院墙外面也站了一圈人,开开心心的地爬在墙头蹭看电视。
          蹭看电视的内容早已忘记,唯独记得一天晚上,大家正津津有味的看电视,电视里一只老虎扑面而来,我们大院一个智力有缺陷的小男孩以为真老虎来了,吓得大哭,边哭边惊慌失措的往回家跑......
          我特别希望自己家里也能有一台电视机,我一直在攒钱。在我十一岁那年,我多年的压岁钱、扭秧歌赚的钱、当三好学生我父亲奖励的钱终于攒够了400块,然后我把钱全部交给母亲,终于给我家换回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时隔多年,终于实现了躺在炕上看电视的愿望,我心里别提有多自豪了,很长一段时间,心里相当有成就感呢。
        如今,我已在西安工作二十三年,不用再为物质生活发愁。当我们奋斗到城市里生活的时候,当我们物质生活不再贫乏的时候,我时常怀念儿时那些“穷开心”的时光,有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电视机很少的时候,大家那么开心,那么快乐,而电视机很多的时候,人们却变得越来越不容易快乐了呢?是不是我们的脚步太快?当新冠肺炎疫情按下暂停键的时候,我就在反思,大自然是不是暗示我们应该耐下心来等一等,让每个人的灵魂都能紧跟自己的脚步呢?
 
 
         作 者 简 介:
刘欣彬,女,西安第78中学一级教师,西安市优秀班主任,西安书协会员,《黄土文苑》特约作家会员。喜欢思考,热爱生活,散文随笔常见报端和网络媒体,代表作《无声胜有声》《永远的财富》。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