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李阳忠散文】烟雨江南,乾坤万里

2020-03-25 17:4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烟花三月下扬州”,三月,江南,一个草长莺飞的花花世界。
       烟雨江南,江南烟雨。
       从“江南第一镇”的横店到杭州西湖,到周庄古镇,到苏州园林,到秦淮河,到香格里拉……微风,细雨,阳光,花海。天蓝,地白。风清,云淡。风在大地奔跑,云在天空奔跑。
       雨,飘飘洒洒,如丝如纱,一丝丝,一缕缕,一滴滴,落在土里,落在草尖,落在树梢,也落在昨天被风干的记忆里,汇成一条思念的长河。
       风,吹过乡村,吹过城市,吹开田野金黄的油菜花,吹开花园中的腊梅、木棉、玉兰……继而,从青墙灰瓦的古院开始,樱杏桃李也竞相绽放。
       红的花,是羞涩、多情的女孩。用雨滴来增加皮肤的亮度,用粉色点缀于双颊、额头、鼻子和下巴,再用殷红悄悄涂于唇,涂于心。淡淡的,揉揉的,温馨的,在雨中步履轻盈,打开一个立体、跃动与落寞的生命。
       白的花,是精致、妩媚的女孩。没有大红大紫的艳丽,更没有强烈的对比,或怪异,只有对精致、极简的追求。她的白,囊括了身体的全部,素面朝天,在风中清丽脱俗,展示出线条,自然,简约,飘逸,是一种时尚。
       还有蓝的花,黄的花,紫的花……零星的、成片的,绚烂了一个诗意的春天。
       雨水,润泽了万物。绿了这边,有红了那边。远方的深谷里,烟雨弥漫,那一抹抹淡淡的绿,随小河在缓缓流淌,野海棠开得正繁,牧童的歌声依然嘹亮。漫步在小河边、园子里,或者是古镇寻常巷陌,一座小桥,一个凉亭,一方池塘,几处花海,几处青石小路,简约而极致,恬静而幽深,古朴而典雅。花滴露,柳摇烟,几把撑开的雨伞下,便溢出心事的秘密。
       随着季节的轮回,马蹄声远,而烟雨巷里的故事依旧在继续。昨天,一些东西必须丟弃,比如陈年的失落、悲伤、惆怅、寂寥。比如疫情的恐怖,社会的谣言,人性的贪欲。一切都是浮云。昨天,一些东西必须记起,比如一朵微笑的花,一对对呢喃的燕子,比如古镇木门上那锈迹斑斑的门环,比如酷似梨花的月光以及一场杏花春雨的邂逅,都可以珍藏在生命的相册里。
       时光从来没有停止过,所有的停摆,都是为了迎接新的生机。黄土在喘息,城市在生长,村庄在生长,万物在生长,迸发出独有的气韵。慢慢红尘,最好是遇见一片云,一阵风,一场雨。晒晒暖暖的太阳,听听嗖嗖的风,听听沙沙的雨。最好是花前月下,垂柳依依,细语呢喃,借一缕花香,揽一片月光,演绎一段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故事。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花花世界,乾坤万里。人世间,除了死亡,没有谁能阻止对自然万物的热爱、眷恋和敬畏。人与自然同源、相参。烟雨江南,几多烟雨,几多寂寥,几多相思,几多叹惋?轮回的是人间,而不变的是江南烟雨。
       风轻云淡的日子,披一蓑烟雨,吟一首《雨巷》,弹一曲江南丝竹,品一壶茶,饮一杯酒,外面的世界就开始抽芽、开花,就开始缠绵着,缭绕着,亮丽着。与烟雨为伍,与花草为伴。在红尘渡口,慢慢变老,把青丝染成白发,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作 者 简 介
    李阳忠,男,汉族,云南昭通人。笔名,草原格桑花,昭通市作家协会会员,昭阳区小作家协会副主席,昭阳区教育体育局《昭阳教育》编辑部主任。在《中国教育报》《云南日报》《语言美报》《学术探索》《昭通文学》《昭通作家》《昭通创作》《文化昭通﹒威信》《乌蒙山》《北大门》《扎西》及“中国期刊网”“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中国青年文学网”“中国散文网”“江山文学网”“西部文学微杂志”“当代文学艺术网”“西部移动传媒”“昭通新闻网北纬29°”“文学故乡”等报刊、网络媒体平台发表散文、诗歌作品约39万多字。部分散文、诗歌曾入选《扎西扎西》《苹果之城》《洋芋帝国》《廉政文化》等文集。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