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翔鹰散文】淡然流淌的暖

2020-06-27 21:5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狂风骤起,沙尘弥漫,这并不是个好天气,可我却忽然觉得心在瞬间变得格外的晴朗,这样的天气与我,却是一份久违了的相遇。是啊,从一春到至今,这样狂风大作的天气竟还是头一遭,按说这种天气是糟糕的,是没人喜欢的,可我却偏偏喜欢,那是因为即使是在这种恶虐的环境里,但只要它里面埋有美好的种子,那长出来的定然也是美好的东西,比如那些花草,那些树木,风暴或是冰霜是它们必然经受的过程,但它们的内心却永远都是宁静而美好的。
      看着狂风肆掠,黄沙漫天,看着那些被吹弯扭曲的树身,心里有的只是无比的崇敬,它们的倔强,它们内心的隐忍与坚强,它们那份宁折不屈的高傲,足以令人敬佩,看着它们,我内心弥漫的却是一种温暖的笑意。当然,这期间也不乏埋在心底里的那些久远的岁月,那些个被黄沙掩埋了的故人以及往事,尽管在这样的天气里,那些与自己并行的人或事,那样鲜活,那样被珍藏在那漫天飞舞的黄沙与风中,像一种灵魂的独舞。
      多少个岁月,多少个春秋,与任何人来说曾经的岁月只是一段历史,而于历史而言,都该是陈旧而泛黄的日子,里面有的是五味杂陈,有的是腐朽的苦郁,历史只属于陈旧,而陈旧是岁月不断行进中所摒弃的部分。然而,人总是一种很感性的存在,而且人也是一种非常独立与个性的存在,就像那些树,那些草,总是可以将那些外在的恶劣忽略不计,总是可以苦中作乐,从苦中提取糖分。
      小时候正是刚刚开始包产到户的时候,那时候无论是生活还是生产建设都是落后而苦逼的,无论是种地还是出行都是靠人力,不然那时候的人也不长把当牛做马挂在嘴边,那时候条件好的人家或许会有自行车牛车马车之内的,可条件不好的人家并没有那些东西,一切只靠人力。而我对于这种天气的留恋也恰好与这个时期有关,那时候无论是出工或收工许多人家都是靠步行的,离家近的地倒也无所谓,一旦天气有所变化便可以很快跑回家,可离家远的地就不行了。
      大概是因为大气层变化的缘故,那时候的天气总是很暴躁的总是 说变就变,就像人们说的那天气就是娃娃的脸总是说变就变,那时候的天不但多的是狂风暴雨,还有无常的冰雹,冬天的雪也比现在厚好多,前后相较,如今无论是生活条件还是出行的工具,亦或如今的农作业,都相当的前卫相当的机械化。可就在那样的岁月里,就在那样的天气里,我们总是结伴顶风而行,大家相互照应相互靠近,谁也不会将谁丢下,那种弥漫的天气总给人一种压迫与恐惧感,我们的眼睛很艰难,脚步也很艰难,那样铺天盖地的席卷总给人一种吞噬感,那时的我们是渺小的,渺小到似乎一不小心我们就被彻底的吞噬干净,或被沙尘彻底的掩埋,深怕一落单,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人烟。所以那种团结与依靠是自发的,那种亲近的暖自然也是自发的。
      我们的小村庄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我觉得是一种幸运,村子和村子里的地都是被沙包包围起来的,沙的柔软与细腻是孩子们所喜爱的,而且那时候沙包里还有很多的植被与小动物,整个村庄给人一种很柔美很神秘的感觉,但也正因为此,每次一旦遇到那样的天气就给人一种,是一头饥饿的狮子要下山捕食的感觉,一旦风起就有一张巨大的嘴张开,想要吞噬整个村庄,吞噬所有的人与物,令人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也正因为此吧,一旦遇到这样的天气,村里下地出行的人总会自然而然地相互照应着结伴而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农业科技的飞速发展,大家的生活节奏变的非常的轻快,人与人之间也变的非常自我,每个人都依着自己的性子而活,因为机械作业大家不用将过多的时间花费在田地里,各种潇洒的生活方式将反而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远,变的疏离而淡漠。身为一个有历史岁月的人来说,似乎越来越喜欢那种沉淀的静默了,那静默里有着不可言说的依恋与怀想,不是什么轰轰烈烈也不是什么价值不菲的物什,就只是心底流淌的一种淡淡的暖,而我却总是有一种情有独钟。
作者简介:姓名:尚丽英  职业:农民  学历:初中文化
寄居地:新疆沙湾县四道河子镇三道坪村【832104】邮编
作品在《诗歌周刊》《燕赵文学》《绿风》,本地的《沙湾文学》都有发表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