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商山迪克随笔】母亲给我的烤玉米

2020-09-22 17:1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母亲快八十岁了,尽管腿脚灵便,耳不聋眼不花,但时常头晕,身体素质大不如前。于是我总是一周或两周回家看望一次。
按照前多年的习惯,回家前,总是先打个电话,以免回家后母亲手忙脚乱的。可回到家后发现,母亲又是上集买菜,又是发面蒸馍,又是晒被铺床,隆重的好像接待什么贵客似的,从母亲挤出来的笑容,我发现老人家太劳累了,以至于说说家常话就打盹瞌睡。于是我和家人调侃:可不敢把“常回家看看”,变成“常回家害害”。再后来,回家时我不再打电话,自己买足食材,尽量减少对母亲的打扰。
逐渐母亲习惯了我们的“突然袭击”,母亲会“算”,每次回去,母亲高兴地迎我们到场边:“我就说你们这个周肯定回来,看,回来啦吧,锅盔我都烙好了”。然后母亲就坐在场里给我们汇报:这个周干啥了,村里又发生了什么事,高兴地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
秋季开学忙,三个周没有回家,母亲托人捎来一袋烤玉米,并叮嘱:孩子爱吃烤玉米,再不烤吃,地里玉米就熟透了。我提着捎来的烤玉米,足有十来穗,哭笑不得:妈呀,我们就是再爱吃,一次也吃不了这么多呀。同时,我的眼前出现了母亲烤玉米的情景,那可不像街道用钢桶炉子烤,农村是在锅洞里烤。趴在锅门前,不停地观察,不停地用火剪将玉米翻来转去,一方面明火不能太大,否则外焦里生。一方面火不能太小,没有一定的热度烘烤不熟,稍不注意就可能糊了。有时火苗伸出来,还有可能将头发眉毛烧着,抹个大花脸是常有的事。一个玉米就需这样不停的翻转,何况十穗玉米,半晌下来,母亲肯定连腰也直不起来了。妻子担心烤玉米坏了,把烤熟的玉米放在冰箱里,可放了几天,发现玉米发霉了,只得扔到垃圾箱里。
望着扔掉的烤玉米,心里怪可惜的,那可是妈妈的心意呀。拉着妻子的手:“妈的思念都把玉米烤熟了,这个周咱一定回家!”。
段开瑞,网名: 商山迪克,陕西省商洛市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教育工作者,文学爱好者。先后有百余篇文章在《商洛日报》《商洛教育》《西部文学网》发表,主持编写《商洛市中小学安全教育读本》系列丛书一套,被评为2016年《西部文学》十佳。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