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李玉霞散文】戴口罩

2021-02-13 22:3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充满了变数,许多时候,人都是在遭遇变数中一路前行。
       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没有人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会与口罩联系在一起,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以真实面目示人,相安无事,生活风平浪静,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戴口罩,由于职业的需要,有些人工作时必须戴口罩。冬天,为了御寒,戴口罩的人也比较多。以前,我曾尝试过戴口罩,但戴眼镜与戴口罩确实有冲突,也就作罢。在日常生活中,自我感觉不戴口罩更方便一些,许久以来,口罩与自己的生活也就没太多联系。
       今年,因为疫情的缘故,口罩的重要性突显,预防病毒它是首选,口罩非戴不可!对于戴眼镜的人来说,戴口罩有了一种特殊的要求,先戴口罩,必须把口罩上沿拉至靠近眼睛的地方;再戴眼镜,一定要用镜框压在口罩边缘上,至于耳朵无形之中加重负担已经无暇顾及了。口罩与眼镜的顺序如果弄反了,口中呼出来的热气直冲镜片,瞬间会模糊了眼前的世界。
       戴好口罩,脸已经被遮得严严实实,眼睛透过眼镜看清前方的路,只留额头裸露在外面。虽然有眼镜可以平衡一下脸部的比例,但这幅扮相还是有几分不协调,不过,到外面走一遭,也就释然了,大家都戴着口罩呢!眼镜因为失去了最佳位置,总想从口罩上滑落下来,手虽然时刻准备着将它复归原位,但仍免不了越过眼镜上方瞧人的经历。戴口罩的麻烦自己可以克服,不正眼瞧人虽并非本意,但于人于己还是有些别扭。即使不戴眼镜的人,口罩戴久了也会呼吸不畅,与别人交谈,声音飘渺不定,更不要说沾上湿气的口罩长时间戴着很不舒服。但为了健康,任何人都必须忍耐,一再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
        戴口罩成为出行必备的行头,偶尔忘记了戴口罩,会让自己很尴尬,不要说别人看见唯恐避之不及,就是自己也感觉像是做错了事,尤其是偶见熟人,总要不自觉地捂着嘴匆忙离开,攀谈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只是疑惑这算不算已经打过招呼?至于进超市买东西,想都不要想!每一个店铺的门上都在醒目的位置用硕大的字体发出“未戴口罩者禁止入内”的警告。
       口罩戴得久了,也未必没有好处,它除了能预防病毒外,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作用。
       当下,男女老幼都戴口罩,清一色的口罩脸,岁月刻在脸上的沧桑被一个口罩抹平了,那份天然的成熟与幼稚,靓丽与平庸,多多少少都被遮挡在了口罩后面,上天的恩赐与岁月的留痕因为一个寻常的口罩暂时被忽略了。
       戴了口罩,我们也不能看清一个人不经意间泄露于脸上的喜怒哀乐,即使面带微笑,呈现给别人的仍是一张口罩,眼神是很难在短时间内于一定距离准确传达此时双方的心意。这样也就无需准备一副笑脸了,尤其是本不想笑却又不得不笑的时候,不必堆出连自己都觉得虚伪的一副假笑来,也不必担心将稍不留神流露在脸上的某种令人难以捉摸的心绪展示给他人。现在,见面只需打个招呼,少了一份尴尬,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戴了口罩,偶尔还可以对那些可遇不可理的人不必刻意招呼,即使某一天不得不见面了旧事重提,可以找个很好的理由搪塞过去:“你戴着口罩,我没认出来啊!”这未免有些牵强,对口罩也不公平,但违心的事能少一次就少一次吧。
       时间长了,口罩的其他好处也许会慢慢被挖掘出来,到那时,口罩会不会摘不下来了呢?世界变成千篇一律的口罩脸会是一种什么情况?
       戴口罩的初衷似乎有些遥远了……
              作 者 简 介:



李玉霞,女,教师,宝鸡市杂文散文作家协会会员,喜欢以寻常心追寻生活中的灿烂,在乎生命中的每一个美好,善待不经意间的回眸,只求认真走过,心向阳光,一路向前!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