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西部老土小说】梅花-连载二

2021-05-14 19:2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2
    天是蓝蓝的,云是白白的,这里时值初秋却依然骄阳似火。秦岭深处层林尽染秋意浓浓,塬上却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大树和枯黄叶子的包谷地。不远处有人从深井中抽水灌溉干旱的田地,还有人站在地边叹息旱情,塬上自古缺水就要靠天才能吃上吃饭。
    西村虽说离塬很近,但得益于宝鸡峡渠水灌溉的滋润,村子南面的土地庄稼长势很旺,有几家农户思想比较开放还种植了苹果树。这几天正是苹果成熟的时节,树上的果子青青的,还有红红的,微风吹来,挂在树枝上的果实随风闪动,似乎在向人们招手:“摘我、摘我!”
    梅花站在苹果树下,仔细搜寻着周围的每一寸土地,终于发现了点什么,她有些兴奋地喊道:“果果!快来看这里,我找到啦!”
    “你找到什么啦?是落果吗?我怎么没有看见!”果果说。
    “就在这个树下面,你快过来。”梅花说着连蹦带跳的跑了过去。
    这颗树下果然有两三个落果,梅花捡起来一个递给果果说:“你看,还没有熟呢就掉了下来。”
    果果说:“熟的红的要去卖钱,只有掉下来的咱才能吃啊。”
    梅花听了点点头,弯下腰捡起另一个落果,用手使劲擦了擦,又在衣服上面用力地呲了呲,想往嘴里放又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果果说:“你先吃。”
    “你先吃!我有呢”。
    “你先吃!我再去捡”。
    两人推让了几下,梅花拗不过果果,就把苹果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哎!呸、呸!妈妈呀!”只见她面目扭曲差不多哭了出来。
    “咋啦?不好吃?”
    “酸死了!招架不住!”
    “哈哈、哈,谁让你先吃呢?!”
    “原来你知道这么酸?”
    果果一溜烟跑出去老远,说道:“嘻嘻、嘻嘻,昨天我吃了一个,也差一点酸死!”
    梅花喊着:“往哪里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转眼梅花看不到果果了。
    “哎,果果啊,你跑到哪里去了?”梅花着急地喊。
    忽然从一棵树上掉下来一只苹果,正好砸在梅花脚前的地上,她看了看这只果,红红的、亮亮的,还带着两片绿油油的树叶,啊,这可是成熟了可以去卖钱的啊,怎么会掉下来呢?正在思量却传来一阵悦耳的笑声:“嘻嘻、嘻嘻,哈哈、哈……。”
    听出来了是这是果果的声音,她抬头看看,果果从树的后面走了出来,脊背靠着树干,手中还拿着一个红红的苹果。
    “梅花你快过来”果果说。
    梅花说:“好,咱们一边吃一边说说理想吧。”
    果果愣了一下神,梅花说的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想过,挠挠头说:“你说的这事太深了,我还没有想过呢。”
    “那你最想要东西的是什么?”梅花又问。
    这回果果明白了,她立即回答:“这还不容易说?最想要的就是经常能吃上肉!这就是理想吗?”
    梅花听了嘻嘻地笑了起来,说道:“哎呀,咱俩的理想咋这么一样呢?!我除了想吃肉,还想天天吃白面馍。”
    果果是梅花要好的朋友,圆圆的脸蛋,胖胖的身体,爱说爱笑活泼可爱,她们从小就在一起玩耍,果果家种了几亩苹果树,每到收获的季节,就会招呼小朋友们到果园里玩耍。
    她们在果园里尽情地玩了许久,眼看到了中午时分,果果有点饿了,她说:“梅花,我饿了,咱回家去吃饭吧。”
梅花这时肚里也咕咕地叫起来,这几天妈妈和哥哥们白天都出外干活,留她一个人在家,她想了想说:“果果,干脆到我家去吧,咱俩一起做饭吃。”
    果果点头同意了,她们来到了梅花的家。这个家是用糊砌垒的墙盖成了屋,有一间上房两间厦房,妈妈、爸爸和她住上房,三个哥哥住一间厦房,另一间是用来当仓库的,里面存放着粮食、生产资料和工具,里面还放有家里的破破烂烂东西。厨房是在围墙边搭建的简易棚,推开门就能看见大大的灶火,中央支了一口铁锅,灶台上黑黢黢的,旁边还立着个风箱,靠墙架着大案板,案板上放着擀杖和面盆。
    “梅花,你家有啥好吃的?”果果问。
    梅花回答:“有妈妈腌制的蒜薹,还有红白萝卜,你去门背后抱些柴火来,我给咱做饭。”
    果果负责烧火,梅花负责做饭。呼呼、呼呼,炉灶里的火焰在风箱的挑逗下蹿得老高,一会功夫大铁锅里的水就沸腾起来。
    梅花在搪瓷盆里放入一碗包谷面,用汤勺把大铁锅里的开水舀出来浇在面盆里,同时用筷子使劲地搅合。果果问:“这是做啥饭呢?没有见过啊?”
    “这叫掺面饼,就着腌蒜薹和白萝卜丝,好吃得很!”梅花回答。
    梅花虽然年龄小但已经会做饭了,妈妈为了挣钱养家经常外出打工干活,有时候一连几天都回不来,家中就剩下她和三个哥哥,农村的男人都是不做饭的,梅花早早就学会了做简单的饭菜,妈妈出外时就给哥哥们做饭吃,这门手艺比同龄的女孩子提前了好几年。
    等到盆里的面不烫手,她又抓了一把小麦面放进去,用手揉合成一个面团,摆放在案板上揪成剂子,然后揉园了用手心往下一按就成了饼,打开铁锅的盖,把面饼用力地贴在锅帮子上,盖好锅盖大火上气,改小火慢蒸。
    “这就是掺面饼?掺了啥呀?”果果不解的问。
    “包谷面与小麦面和在一起就叫掺面,咱做的是掺面贴饼子”梅花回答说。
    一会功夫包谷面特有的香味从铁锅中飘了出来,梅花掀起了锅盖,一股蒸汽散射在空中,半个厨房都弥漫着白色的雾水。
    饼子一个个出了锅,摆放在竹条编制的蒲篮里,光线照在上面闪闪发光好像金子一般的诱人。青罗卜切成细丝,用盐稍微抓一下,攥干水分放入瓷盘,切少许葱花和干辣椒丝放在萝卜丝上面,加适量的盐,用一个大铁勺放入少许菜籽油,放进炉火中烧的冒出青烟来,再把大铁勺里的热油对准葱花和辣椒丝泼下去,只听得“滋啦”一声响,窜鼻子的味道顿时布满了小小的厨房,再放入古镇特制的农家醋,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拌青罗卜丝就上了桌。她又取了些腌蒜薹切成小段,高兴地说:“果果,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看见梅花会做饭,果果羡慕极了,她问:“梅花呀,你跟谁学的做饭?我也想学习呢。”
    梅花沉思了,没有直接回答果果提出的问题,只是心里给自己说:“我长大了要学会挣钱,只会做饭可不行,还是吃不上肉啊!”

    每到寒暑假就是梅花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妈妈会让她去生母家住些日子。
    生母家的日子过得比妈妈家好,梅花走后这个家里真的又添了个男孩,翠珠和老王喜出望外,翠珠从医疗站辞职回了家,一边帮助丈夫务农,一边照顾几个孩子。她常常跟老王提起梅花,一说起来就泪流满面,心里后悔把孩子送给了大姐家。
    每逢节假日,翠珠都会让老王去接梅花过来住些日子,看着梅花与几个姐妹们玩的开心,看着梅花贪吃她做的饭菜,看着梅花夜晚甜甜的入睡,她的心里就会好过一些。

    又是一年暑期到来了,梅花也长大了,她自己搭了去镇上的拖拉机到距离东村不远的地方下来,然后步行来到了村口。
    “你看,是不是梅花来了?我有点看不清”翠珠用手搭在眉毛上面,仔细地望着前面。
    二女子兰兰眼尖,说道:“就是的!就是妹子来了!”
    梅花远远地看见了出来迎接她的生母和姐姐,顺手把书包往后背一搭,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妈,我来了,我来了!”
    翠珠家的院墙前面有一块空地,她和老王收拾了收拾就种上了菜,地里有葱、有韭菜、还有小青菜。梅花跟着妈妈和姐姐回到家门口看见了地上绿油油的一片,微风吹来就像是泛着绿白相间的浪花,又像是有钱人家铺的地毯,她问:“妈,这地里是韭菜吗?”
    “你连韭菜都不认得啦?”兰兰嘻嘻笑了起来。
    “谁说我不认得,只是西村人种的少,再说夏天韭菜也不好吃啊”梅花喃喃地说。
    “这是紫根韭菜,夏天照样好吃,中午给你做臊子面,就用咱这韭菜提味”翠珠一边说一边弯下腰,找那些青绿青绿的叶子拔了一小撮。
    梅花这个东村的妈妈会生活也会做菜,尤其是土豆丝用青辣椒炒出来的味道,她一直不能忘记,梅花说:“妈。我想吃你炒的酸辣土豆丝!”
    听见梅花要吃土豆丝,妈妈开心地笑了,说道:“好,就依你,咱吃臊子面就着土豆丝,你看怎么样?”
    兰兰也笑了,说道:“你咋不说要吃红烧肉,只吃土豆丝?真傻!”
    “哎,姐,你咋不早说呢?我已经几个月都没有吃过肉了!”梅花半开玩笑的回答。
    她说的是实话,西村的妈妈一个人带着四个娃,平时还要出外打工养家,养父在外面不知道什么原因经常见不着人,西村的妈妈去要钱他也不给,家里一年四季吃的都是野菜和腌萝卜,妈妈把这些菜调剂的挺好吃,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下饭菜”。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去镇上割一块肉来,让兄妹几个打打牙祭,吃肉就成了梅花的奢侈品。
    正说着话呢,翠珠的大女子红红也回来了,听见妹妹兰兰说吃肉的事情,便搭话说:“梅花,你这次要多住些日子,让咱妈给你烧肉吃!”
    翠珠到家就进了厨房,吃面的肉臊子已经做好了,她知道娃在西村妈妈家平时吃不上肉,特意让老王去镇上割回来一大块肥膘肉。只见她从案板下掏出来几个土豆,洗净刮去皮,放在案上用菜刀先切成薄片,再切成丝。只听见“擦擦擦擦、擦擦擦擦”,土豆在刀下变成了像线一样的细丝,再放入水盆里去除淀粉。青辣椒切丝,剥好的蒜切片,锅中倒入菜籽油烧的冒出青烟,先下辣椒和蒜片炒出香味,再倒入土豆丝翻炒,随后加盐和醋再翻炒几下,出锅盛在盘中,这道菜就做好了。梅花闻到了香味,跑进厨房说:“妈,你炒的土豆丝简直好吃极了,比肉都香呢!”
    翠珠心里甜甜的,她想:梅花这娃真好,嘴真甜,说到我心里面去了。
    这时候院门哐当一声响,是梅花的生父老王回来了,他大声对兰兰说:“去,把我包里的火腿肠拿过来,刚从镇上卖的,人家说好吃得很,梅花来了咱也开个洋荤。”
    这顿饭真丰富,梅花吃着火腿肠,吃着土豆丝,吃着散满韭菜叶的臊子面,真是好吃极了!心里的苦与甜在这一刹那间迸发,她忍着澎湃的情感,眼泪直往肚里流,心想:要是妈妈没有把我送走该多好啊!

    翠珠家种了几亩地的西瓜,西瓜快熟了的时候,翠珠和老王就在地头用木棍搭起来一个三角形的架子,架子中间有睡人的隔板,架子上面和周围用做大棚的塑料薄膜盖住,人就住在三角棚子里面。夜里若有闲人或者牲口闯近,便提起打狗棒吆喝几声,再用手电筒直射过去,来者就会望风而逃。
    老王自然是守夜,暑期时白天就由红红、兰兰和梅花来换班。
    “梅花呀,这里面太热了,睡不成”红红的声音从瓜棚里面传了出来。
    兰兰与梅花坐在一棵大树下面聊天,听见姐姐睡醒了,梅花说:“姐,谁让你是个瞌睡虫?我跟兰兰正聊得美呢,快下来吧!”
    “你们说啥呢?我咋瞌睡的很”红红一边揉搓着眼睛一边翻身跳下了瓜棚。
    兰兰故意卖了个关子,说道:“就不跟你说,你猜!”
    “姐,兰兰说你的事情呢!她不让我跟你说”梅花也在卖关子。
    红红一听有点急了,说道:“你俩说我的坏话呢吧?看我不收拾你们!”
    梅花和兰兰“咯咯”地笑了起来,红红更加着急了,问道:“说我的啥话了?老实招来!”
    梅花装作害怕的样子,把嘴凑近她的耳朵旁,小声说:“姐,兰兰跟我说你寻女婿的事情呢!”
    听到梅花的话,红红的脸蛋一下子热了起来,吭吭哧哧地说:“我……我……我没有!”
    看见两个妹妹开心的样子,她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故意在逗她呢。红红扑了上去假装要打人的样子,大声说:“我让你俩胡说!让你俩胡说!”
    三姐妹正在说说笑笑,翠珠拉着一辆架子车过来了。梅花眼尖看到妈妈过来,对红红和兰兰说:“你看,咱妈来了。”
    翠珠也看见了她们,喊道:“你们不在棚里看西瓜,跑到树底下干啥呢?今天谁跟我去镇上卖西瓜?”
    听妈妈说要去镇子上,“我去”、“我去”、“我也要去!”三姐妹同时发声。
    “让你爸挑些熟了的装车,红红、兰兰,你俩留在这里看瓜地,让梅花跟我去”翠珠说。
    老王这时候也来了,对着红红和兰兰说道:“你妹子来一次不容易,让她跟你妈去吧。”
    梅花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心里还装着她,一阵幸福感悠然而生。

    东村离镇子不算远,翠珠拉着装满西瓜的架子车,梅花在后面用力地推着,走了很远的路来到了镇子上。
    古镇的大街小巷四四方方,虽然古时的围墙早已没有了踪迹,可历史遗留下来的韵味还是很浓。早些年抓投机倒把,使这里的商业损失殆尽。公元一九七八年开始,改革开放让这里的商铺、饭馆、作坊、集市慢慢地热闹起来,镇上也修复了鼻祖后稷的遗迹,疏通了漆水河道,古镇从此又振雄风,成了周边乡里的经济文化中心。
    古镇制作的醋远近闻名,是拌菜调面的最佳伴侣;古镇的集市远近闻名,是十里八村赶集的最佳市场;古镇的趣事远播乡里,是农家人闲时的最佳话题。有了古镇这里才有了灵气,有了古镇这里才有了希望与向往,有了古镇这里才能让南来北往的村民们做点小生意。
    她们来到镇子的集市旁,在一棵大树下支起了西瓜摊。翠珠从车帮下面拿出来案板,摆放在架子车上面,又从车里抱起一个西瓜,一面靠着肩旁一边用左手托着,右手轻轻地拍打西瓜的另一面,只听见“嘭嘭、嘭”的声音,左手也感觉到了颤动,她说:“梅花,这是个好瓜,取刀来!”
    梅花从车辕上挂着的帆布口袋里取出一把刀,这把刀长长弯弯的,刀刃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光芒,她用刀朝着西瓜比划了几下,翠珠喊道:“胡舞弄啥呢?小心把人伤了!”
    西瓜放在案板上被切成了细牙,瓜瓤居然是白色的,瓜子是黑色的,阳光照射过来,白瓜瓤与黑瓜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瓜瓤密而不紧,瓜子饱而不多,刀切的地方似乎有蜜汁渗透出来,让人看了不吃个饱就不甘心!
    “白沙瓤、白沙瓤,快来尝、快来尝,不甜不要钱!”翠珠有板有眼地喊着。
    梅花也学着妈妈的腔调吆喝了几声,这时有几个乡镇干部打扮的人走过来问:“女子,这瓜甜不甜?”
    梅花回答:“你听俺妈喊的话是啥?不甜不要钱!”
    为首的那位看着年龄大一点,说道:“你说啥?不甜不要钱?那我们能先尝一尝吗?”
    梅花一听着急了,回答说:“你不给钱咋能吃呢?不甜我就退你的钱!”
    “哎,梅花,叫这几个叔先吃,么事”翠珠知道这人是开玩笑呢。
    “这还差不多,我要半个瓜,多少钱?”这人说着掏出来一张十元的票子递给了梅花。
    刚来到集市就开张大吉,梅花心里有些高兴了,想着我也学会做生意啦。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西村的熟人往这边走来,她说:“妈,我肚子有点疼,去方便一下。”
    梅花一边说一边快步往树后走去,弄得翠珠有点摸不着头脑。梅花看见了熟人有点害羞,也有点害怕。怕人家回村后说她小小的年龄就在市场上抛头露面,女孩子最怕人家说闲话嘛。
    这次跟着东村的妈妈到镇上卖西瓜,也是她踏进社会做生意的第一次。
(待续)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