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闰土随笔】惊心动魄的一幕

2021-07-19 15:1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早上不到六点,我还未起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其实我也醒了,只是赖床而已。 “你看你摩托车在吗?昨晚你把车是不是放在院里了。”女房东急乎乎地喊道。
  夏天的天气五点钟天就大亮了,我一听摩托车不见了,大吃一惊.摩托车可是我的“亲密伴侣”,原来那个摩托车我骑了十多年,实在不行了,当废铁卖了200元。这辆车,那是2014年把麦子卖了,花了5200元买的。这车我一直骑着。
  特别是2017年以来,一直往返于县上到家里,每次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我四十多分钟就回到家里了,方便快捷,我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它呀。
我顾不上穿衣服,光着上身,穿着短裤,在二楼向下一望,后院放摩托车的地方,空荡荡的。
  我一时不知所措,赶紧回房间,穿好衣服,火急火燎地从二楼下来,再一看房东门锁着,敲了一阵没有人,满院子也没见房东人的影子。
  我记得车放在后院,现在不翼而飞,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起来,昨下午七八点在老区顶头的十字路口,我吃过一碗豆花,是不是吃完豆花,忘记了骑车。我心里如十五个桶打水,七上八下,头上冒着虚汗,大步流星地向街道顶头走去,清晨的大街上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走着,宽畅的路旁几家卖早点的开门营业,有几家也正在生火,那浅蓝色的烟正透过烟筒飘向天空,街道上偶尔几辆小车通过,穿着环卫服装的清洁工,正清扫路旁的垃圾、杂物。早起的一对鸟儿在树上正叽叽喳喳地叫着,街道旁的风景树,在清晨微风下叶子发出轻微的响声。
  我无心观看这些,三步并做两步赶到昨晚吃豆花的地方一看,空畅的路边,只有一辆环卫工拉垃圾的小推车放在那里。
  我心情突然又紧张起来,也想不起来车到底放在房东院子里,还是吃过晚饭忘记在那里。
我又返回院子,心里好像从口里憋出来一样,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再一看,房东门还锁着。
  我冒昧地敲开了院子另一个长住户的门,问他昨晚见我摩托车在院子放了没有,这人肯定地回答:"他见到摩托车放着,他洗下衣服,还在摩托车后座上放了一下,回房取了衣架后才挂上。"
  这位南方人肯定地回答,证实摩托车确实当晚就放在院子里。
  这院子原来很大,属老宅子,起码有五六十米长,这弟兄俩从中间把院墙隔开后,院显得窄而长,我的摩托车常常放在后院,并且房子把摩托车遮挡着,从大门口往里看是看不到院子的摩托车的。
  我常把摩托车往院子一放,更别说锁车头,还有几次我记得,在大街上吃饭时我忘了拔摩托车钥匙,吃完饭后车都好好地放在那里。
  现在社会秩序这么好,怎么还有人跑在院子偷车,我又一次心里混乱了,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想起二十多年前,我儿子上初中一年级,那天上午他从学校回家,用钥匙打开门,听到我母亲房间有响声,儿子以为我母亲走亲戚回来了,就径直走过去,一看,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把我母亲的衣服抖了一炕一地,儿子一看是小偷,忙出来,那小偷一看儿子出去了,以为喊人,仓皇而逃,我儿子也吓坏了。
  还有母亲跟会遇到小偷,偷去了母亲的钱和布证。一提起小偷,我恨之入骨,恨不得碎尸万段。
  时间一分一秒从我身边滑过,我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我想今天的车是彻底找不到了,既然小偷瞄上你车了,十有八九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我突然又冒出一个念头,万一找不回来,那对我这个年过花甲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我又一想,那就托个人出低价买个二手摩托车。
  约莫半小时后,老板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她是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人长的干练,中等个头,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说话干脆,办事一板一眼,在自己门口开了一个小商店,平时做些小生意,日子过得还蛮好的。
  老板娘站着,面对我惊慌的面孔,急急忙忙说到:“别害怕,摩托车找到了,就在前面不远的拐弯处,我让那里打扫卫生的环卫工给你看着,你马上去推一下。”
  我喜出望外,高兴极了,真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想拉住老板娘的手,说声谢谢。
  原来大约早上不到六点钟,房东的头门响了,原来这个头门是个小铁门,开门时,铁门响声大,这个门摩托车出进刚能过去,她听到有推摩托车的响声,老板知道我常骑车出门一般都在八点左右,加之我早上起来,常喉咙痒,有轻微咳嗽声,今天咋走得这样早,也没有咳嗽,职业道德引起了她的警觉,她忙穿上衣服,只穿了双拖鞋,出门一看,我那辆她常常见的摩托车被一个人推出有五十多米远,从背影看不清那人面孔。他大喊一声:"你推谁的摩托车。"那人不理不睬,推车继续前行。
  老板娘她自知自己身单力薄,忙赶到二楼叫我后,孤身一人向那小偷追去。那小偷己向前走了有二三百米,她边追边喊:“那是小偷,偷的摩托车,快抓住”。
  那小偷推上车,向一个小巷走去,小偷听见后面的喊声,又看到前面两个环卫工人,做贼心虚,忙放下车,向小巷一头跑去。
  老板娘一看车,那摩托车放在巷子一个长长的小坡下,小偷还转头向后看了一眼。
老板娘惊呆了,有些面熟,哎,这不是过去在我院里住过的那个人吗?
  我满眼感激之情,不知道说什么好。摩托车找到了,这就千好万好。不该我破财。
这时,我才感到身上冷了,刚下过雨的初夏,早上起来还是冷冷的,
  我忙上二楼加了件衣服,这下我心彻底放到肚子里了,长长出了口气。
  这时大街上人流越来越多,车辆也多了起来,许多摊点也摆了出来,我一看表七点了,夏天的七点太阳早出来了,街上也热闹起来了。
  我赶到老板娘说的那个小巷,长长的坡下,摩托车在那里横放着,原来老板娘想调过车头。我走到摩托车跟前,一看钥匙不见了,我知道,由于在老板院子放车,加之现在社会秩序好了,一般晚上放下车后我从来就不拔钥匙。
  我想这个小偷恐怕不会骑摩托吧?或者说他是怕生车骑上摔倒,所以推着,摩托车钥匙在  车上插着,如果说这个小偷打开钥匙骑上,那么有十辆摩托车也就追不回来了。
  远远望去,两位环卫工人站在车旁,询问我咋回事,我简单叙述后,她俩帮我把摩托车从坡下推了上来。
  最后,据老板娘回忆,这人来住过几次,脸发黄发青,来去鬼鬼祟祟,估计是抽大烟的。
这惊心动动魄的一幕终于过去了,我骑上摩托车,又兴高采烈地去新区办事去了。
  哈哈哈,今天不该我赦财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