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华山论剑 >

翰墨大秦岭 丹青大龙脉

2018-02-18 12:4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翰墨大秦岭 丹青大龙脉

---------名家苏荣山大秦岭山水系列画赏析

(田夫,洛沙)
 
                                                                                              引子 
 
    秦岭不仅有自然美的魅力,而且有文化美的魅力,甚至于文化美的魅力更勾引我们的魂魄。
                                                                    ——文化学者 肖云儒
     我认识苏荣山已经十多年了,一是缘于我们都是媒体人,早些年他供职于人民日报海外版《智库周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经济时报》、民政部中国社会报《中华名流周刊》二是缘于文化活动,经常去他办公室谈工作,有时也天南海北的聊天;三是缘于小酒,也算是酒友。一有工作空隙,聚在一起喝点小酒,高兴了胡吹几句,多次想给他写点豆腐块文章。只因西部文学工作的原因,经常忙忙碌碌,一拖再拖。实在不好意思,多次在活动会场相遇,不知道怎么解释……去年年末,今年年初,终于挤出来点时间,写这篇小文,不成敬意!在大家面前,显现小丑。不拉过门了,容我慢慢道来,荣山先生生于陕西省商洛市洛南县,198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工笔人物画专业,工作期间进修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系高级研修班,具有传统专业的绘画技法功底,尤其擅长长安画派写意水墨山水、大写意花鸟、工笔人物创作。1993年创作的国画工笔人物《洛神赋》作品参加全国青年书法美术展荣获一等奖、1994年创作工笔人物画《红楼梦—金陵十二钗》,获中国火花大赛一等奖,2015年陕西廉政文化宣教书画展荣获廉政文化宣教之星称号。去年又专心创作《大秦岭中华龙脉父亲山》山水画长卷。说起他本人,其所绘山水某种程度上揭示出了大秦岭中国脊梁的自然美。从美学上、文化上的个性。体现出了阴柔、温和、闲逸、博大、包容;从文化情怀上的淡泊、萧索与悲悯。看到了他的画作对于新时代的意义就在于:在艺术创作乱象丛生中,在现代语境与物欲横流、娱乐至死的喧嚣中,依然顽强、坚定地试图挽住与固守,从现实生活中大面积消逝的传统的、优雅的古典中国画基本元素之美,他坚持“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继承长安画派的宗旨,以及大秦岭地标风景所构成的意境或镜像中所散溢出来的那种独特的古典文化精神。他的作品具体表现为“七大”:
观荣山先生的画作,会隐隐约约发现,构图意境并不繁琐,即山、水、树、烟、雨、月、亭、船、鸟等绘画元素,而在这九种画的意境中表现最为频繁的,一是船,尽管船上无一人,但它却是作者通向彼岸的重要载体;二是一些无水无船无人的画作,我们亦能从作者有意将山峦林木处理得迷蒙、遥远或有意将山水与观者拉开一定的距离的“艺术间隔”中,体会到作者力图使我们观赏的,是一种彼岸远景之美。他的画里,月色与树,船与天地,人与船融为一体,没有躁动的心念水波,没有搅碎的月色,没有惊走的鱼儿,没有一波生起万波相随的喧闹,只是心灵的澄明淡定,和心灵的解脱。如绘画作品《秋江帆影》远看是一种大气的美。
  听琴、作画、吟诗、品茗、论道、咏月……这些曾经流行于传统社会的古典生活方式,在现在的互联网信息时代,已经变得相当遥远。那种曾经徘徊在记忆里的古典语境下的精神气韵,早已成为弥足珍贵的历史沉淀。荣山先生的绘画意境,就像是我们曾经熟悉的山涧泉、雾里花、窗前月、雨后风、寒江翁那样,充满了超自然的一种惬意。他把当今互联网时代的新和古典的审美精神兼而融和,归纳于心胸肺腑之间。如绘画的《和风祥云》像与你交流,有一种旷逸的感觉;观其绘画,开朗大气,意到笔不到,有一种独到之韵致。

  在荣山先生的山水作品《夏日秦岭》中有着大秦才子天然的大度。这种大度,不是一般寻常见到的那种才华横溢的嚣张,而是在含蓄内敛之中,寄寓了酣畅淋漓的灵秀之态。他笔下的大秦岭景色中隐喻着小景,淡烟轻抚,往往使人想到秦岭庞大而绵延的身躯,以略带弧形的走势的构图把富饶的关中平原揽于怀抱。而秦岭高大险峻的层层山峦,如果说荣山的绘画中秦岭作为秦人在关中的聚集形成了自然生活之势,那么纵观八百里秦川,就成为了秦人生存之本。在荣山的画中呈现出一番大气磅礴的恢宏气派。同时,荣山在绘画作品中表现出的趣味和信念,总是那样古意盎然:山中的白云、溪边的古树、月下的草庐、轻盈的小舟,还有那些蜿蜒而上的山峦,以及在漫山遍野回荡的水气和云雾……已经形成了一种包容大度的胸怀。
      荣山先生在九十年代就创作了不少作品,而且还得了几个奖项。他早期的绘画作品比较严守传统技法注重气势,近几年的画作有了很大变化,除了重气势以外,还很重视画中有一种生活丰富语言在叙述。荣山的画远看气势既是大方,近看其质,也是一种大方。荣山创作的大秦岭《西岳华山》《王顺山》《云溪图》《云水龙脉》《太白积雪》《终南四季》图组上有势有质,有大方的气势、大的格局,大的视野;在具体的艺术创作语言中又非常细致微妙。艺术语言在中国画创作中很重要的是笔墨,但笔墨不把握整体格局的话,笔墨与整体效果也不会好。所以我感觉荣山先生的画作既注重大的方面,又注重小的方面,这是他的笔墨技法的特点,在互联网信息的新时代,他这种表现方式还会有很广阔的前途,我觉得荣山在当前的山水画坛还是很有表现力和感染力、凝聚力的。中国画有人只讲究笔墨,但讲究笔墨符号不一定有好的艺术效果和精神内涵,所以这种大方的气势和微妙的处理相结合,有一种文化和精神内涵,画远看很有大方有气势,细看是一种精神内涵的问题,精神内涵在艺术语言里微妙地表达一种文化精神,而荣山的画就具备了这种先进文化的时代精神。
    荣山先生的山水画,得益于大秦岭大山大水的滋养,也是家乡商洛的山水风景的体现。商山洛山是他在创作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他的作品《云卷千峰秀,江河万赖色》作品中无限放大的山石,刻意缩小的树木、细心点缀的白云向观者传达了“天人合一”,人与自然万物的永恒和谐、生生不息的价值理念。这些画作,既有丈二和八尺巨幅的大景描写,也有扇面和镜心小品的性灵挥洒,既有皴擦点染、疏密关系精笔妙墨的传统演练,也有泼彩泼墨的视觉冲积、大雁排列的墨彰,其所绘题材无不是大秦岭山水的浓缩和提炼。无论是大景或小品,大秦岭山水境界创意之阔大深远为我们提供了可游可居的精神栖息的净土,这无疑是他对大秦岭山水画龙脉的正确继承和延续及其人格秉赋在其山水艺术中的有机展现。
  对传统笔墨技法的精研及现实大秦岭山水感悟,荣山先生已经具备了娴熟的笔墨技巧和大秦岭山水写意创作的能力,为其创作出“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心象境界打好了坚实的基础。近几年,他不再躲进办公室,坐拥书城,戏墨案头,饱读书画美学史论,而是深入生活亲近大秦岭“七十二个峪”采风写生,为其思想的升华和精神的遨游反复“充电”,不断复制粘贴。在这几年,他创作了一幅又一幅水墨意象为主要内容的大秦岭山水小品,这些小品看似是不经意间完成,实则为荣山先生倾尽心力之作,画面中层层点染、反复皴擦的传统笔墨退隐了,代之而出的是水晕墨彰、水墨淋漓的激情挥洒,近乎“抽象”,“形简神具”的水墨云山意境出现了。这种简约空灵画风的横空出世,立即与生存在喧啸古城西安的人们产生了心理上的共鸣,荣山先生创作的宁静、幽深的山水画意境让人们燥动受伤的心灵得到休憩和精神抚慰。大秦岭山水画只有在经过中得心源的抽象,融自然山水与笔墨之美于一炉,升华创作出胸中秦岭而高于大秦岭的形象,用随心所欲的笔墨表现出大雅艺术的心境,才真正达到大秦岭的雄魂印象。他这几年致力于水墨大秦岭的空灵意象就是对笔墨大秦岭的切身践行,在这些“画痕岁月”中,笔简神具的大秦岭山水画中,有意识无意识地把水墨的泼、破、冲、积、融发挥极致,努力挣脱写实山水的表现模式,用笔墨染渗破来解构写实大秦岭山水的格局,来表现出“空灵迷幻”、具有新时代美学审美理念,超越大秦岭之特征,体现齐白石提出的中国画写意创作“在似与不似之间”理论完成吻合。
    荣山先生笔墨大秦岭山水作品的苍茫意境与简古格调是其“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顿悟,虽不乏古今大家的气象,但终归于大秦岭的领悟践行,进入纯熟之大雅意境,我可以坦言,以荣山先生睿智勤奋和年富力强,积功至深,必将有所大成。
      我觉得荣山先生的绘画非常抓人,里面的感情细腻是深厚的。近几年来,荣山的大秦岭山水画作品不仅是在笔墨这一方面去钻研,而且还有大的气度、大的境象、时代内涵,如果说和传统有关系,他继承的传统不止是在笔墨技法,而且偏重于笔墨技法之上的大俗,突出的是意境、境象、画和意、意和道的关系,在大俗表现方式上,开始把人类、自然的大秦岭表现的淋漓尽致,也就是大俗意境已经到更高一层。我感觉是难能可贵的。尤其在《饮中八仙歌》人物画作品中表现人对大自然的敬畏、震撼,通过把山水和人构成“天然一体”不仅仅是山川秀美、幽情美趣了,还在人的精神方面是一种大俗的开拓。是时代和艺术发展相融合,把笔法、墨法、人物造型创意相结合,从整体上来观察,《饮中八仙歌》画寄托了他的思想感情,寄托了对大秦岭、民族的感悟,这样的画面生动,有动态的感觉,不仅仅是笔墨熟练,而且意境深远,耐人寻味。《饮中八仙歌》的特点:“可贵者的山人结合,体现的是灵魂长存”,我感觉是荣山先生在传统的方面是继承和发展,进步;同时不是表面的形式,而且有内在的精神,这些都是很可贵的。当然我认为还有进一步思考的问题,荣山的画面构图都很严谨,每一个画面都有自己独特的大俗的笔墨表现的新东西,而不是为了追求一种风格而搞简单的、千篇一律的模式,但是我觉得还可以要再统一一下,这样也许还会有大俗的飞跃。
     秦岭山脉是中国的南北分界线,长江黄河两大水系的分水岭,龙盘虎踞,绵延数千里,被古代堪舆家尊为华夏龙脉,陕西人自豪地称之为大秦岭。荣山先生这几年卜居太平峪,游走西岳华山,守护大秦岭,以他的《大秦岭中华龙脉父亲山》山水画长卷立足于中国画坛。
     去年2017年10月29日,荣山先生在西安荣江国际酒店召开了《大秦岭中华龙脉父亲山》山水画长卷创作素材作品分享专家座谈会,我以《西部文学》代表身份参加了会议。令我意外的是他的家人也在帮忙打理会议。可见,荣山先生对大秦岭的热爱和深情,同时,内人也鼎力支持他的绘画事业。
     参加会议的有陕西省新闻出版局原局长、陕西省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任中南,陕西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党总支原书记孟大悟,省教育厅关工委办公室主任郭西安,陕西新闻摄影学会副会长、三秦文化研究会诗社副社长、三秦都市报图片新闻中心主任李成河等专家学者和艺术家、企业家、新闻媒体。
     会上,专家学者和艺术家认为“苏荣山先生用自己绘画语言创作《大秦岭中华龙脉父亲山》山水画长卷,以人文的精神俯视秦岭,用文化艺术的积淀解读秦岭,并以历史发展的脉络,以科学的态度,展示今天秦岭所具备的现实意义及对于当今社会的价值,突出秦岭对人类文明的贡献;黄河被称之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大秦岭被尊称为中华龙脉父亲山,用文化艺术的表现形式描绘大秦岭,传承中华龙脉精神也是文艺工作者践行文化兴国战略,创作时代精品力作的使命与担当,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具有深远的意义”。
     荣山先生经常深入大秦岭,正是他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秦岭山脉作为主要创作题材。像张大千钟情于蜀山巫峡,何海霞钟情于西岳华山。秦岭山脉是中国保存完整的自然生态区,富有原生态的珍禽异兽、茂林佳树。荣山先生自幼居住商洛,对秦岭有着深厚的情感。像山民一样守护大秦岭,朝望山岚,暮赏落霞,充分领略了大秦岭独特的魅力。大秦岭是他的艺术创作基地,也是他的精神依托。据荣山先生的切身体会,大秦岭的自然景色具有北方山水的奇杰雄厚,也兼有南方山水的蕴藉萦纡,与他这位商洛汉子刚健爽直而又温润和雅的性格气质非常契合。他的泼墨泼彩大秦岭青绿山水都倾向北派,他们的性格气质都偏重豪放而不失婉约。中国画写意精神的核心是写出画家自己的个性,山水画是借助自然山水的山容水貌和抒发性灵的笔情墨态,表现画家的胸中丘壑,绝非自然山水的复制粘贴。他将自己融入了秦岭之中,只不过借秦岭的自然形态来表现自我的精神追求,大秦岭就是他的精神依托。因而荣山先生画笔下的大秦岭山水画不仅抓住了秦岭的神态,而且画出了自己的心态。
    他不像何海霞先生那样涉猎广泛,多能兼擅。荣山的善画小品、扇面,笔墨恣肆,咫尺千里;更善画大幅巨障,墨色交融,气势雄浑。而画的最多最有个性特色的还是大秦岭。这大概与当代中国山水画强调笔墨传统有关。荣山自己认为黑色沉静、深邃、幽远、神秘,是他心中的大秦岭特有的色调,也是他自己眷恋大秦岭的深挚情感的基本调。他的泼墨泼彩大秦岭山水,莽莽苍苍,金碧丹青,辉映满幅,既延续着传统正脉,又绽放着新时代的异彩。
       荣山先生《大秦岭中华龙脉父亲山》山水画长卷,将会给我们伟大的祖国奉上一份大礼;也是荣山先生一生执着追求艺术的一个里程牌,也是给自己从事国画创作总结的大典。
大典更要付出艰辛的劳动;大典更要有深邃的思想内涵和文化自信;大典更要有独特的创造力,大典更要付出的更多更多………..

     一次我和国家干部考核研究中心秘书长、著名作家田夫(郑福荣)谈工作。问我最近忙啥?我说给画家朋友苏荣山先生写篇文章。说着我就微信发给荣山先生的大秦岭山水画和我写的小文。看后,郑老师说“荣山先生以人文的精神俯视秦岭;用翰墨的积淀解读秦岭;并以传统和现代的手法展现大秦岭脉络;突出了大秦岭的秦韵、秦情、秦声,真正体现了荣山先生舍去了“小男人”幸福生活的“小爱”,用大爱来呈现大秦岭文化美的魅力”。
      正如李宏先生在写《巍巍秦岭荣山情》中吟到“我喜欢荣山先生送我的山水画,每当工作劳顿之时,便仰望画中意境,顿然身若其中,恍如仙境,心静而神怡。我喜欢他的画,其山势稳重,形如元宝,融易学之理,风水之妙,寓顺风顺水,事业巍然!曾遇北京一友人,在书画收藏界从业多年,欲重金从我收走此画,做人岂能见利忘义?我婉言拒之:“书画有价,友情无价!”。”
   荣山先生创作一幅画,需要几周完成。但他,在送朋友画时,绝不吝啬。体现了一种大爱。
    真水无香,大爱无言,是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所独有的一种境界和道德水准。
     无独有偶。2015年冬季,荣山先生去秦岭写生,妻子患有小腿血管炎,在陕西交大第一附属医院做手术。由于突降大雪,被隔困在山里。妻子又无人照顾,他心急如焚,再急,也帮不上忙。等他回来,手术已经结束。妻子见了他,眼泪哗哗的流,不知道说什么好………。
      2014年,80岁父亲患有内风湿病和心梗病,需要照顾。荣山先生因带着陕西紫光阁廉政文化中心专家、学者,走基层,进军营,进学校,入社区开展廉政文化宣传活动。顾不上回家,托付两位兄长照顾高龄老父亲。直到父亲去世,他都没有回家。后来,荣山先生在回忆起此事,遗憾的给我说:“忠、孝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我却没有做到一个儿子应尽的义务”。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流……..。
荣山先生近20多年致力于大秦岭山水画的研究与创作,牺牲了“小爱”,却在拓展大秦岭山水画上表现出了大爱,探索出了自己表现大秦岭山水画的新空间摸式,取得了一些创作成果。一点点,一滴滴来探寻属于自己的艺术绘画语言,逐步形成自己的山水画风格。
     荣山先生大秦岭山水画巨幅带有强烈的表现性,我们可以称其为表现性大秦岭山水画,这一特征来自于荣山先生对中国传统艺术精髓的领悟,具体到作品中,则是以表现性笔墨语言来描绘景物,山水丘壑转换为笔墨符号。秦岭对墨色的把握显得自如,墨色在画面中一方面起到调和冲淡红色、蓝色和赭石的作用,另一方面墨色的浓淡层次和着染增加了画面的意境神秘感。用大爱的心语,完成了《中华龙脉图》《万山红遍日月新》巨作将山体结构的墨线分割,暖色中求变化,墨得深邃苍茫。这样,荣山先生以表现为主旨,以墨色为纽带,将表现与张力、色彩与运动及其神秘情感统一于画面,其作品在表现性山水画方面作出了可喜的探索;同时,因心中大爱,才把《万山红遍日月新》远景近景相互辉映结合,运用自己形成的墨线与色彩场景结合的语言特征来表现秦岭地质构造特点,形成山势磅礴而富有节奏的风格特点。荣山先生的作品是对中国传统山水画作品的较为成功的现代创新转换,拓展出大秦岭山水画新的空间内涵。是一种大爱精神的展现和升华。
     光阴荏苒,一晃十几年一去不复返,荣山先生现在的大秦岭山水画与十几年前的山水画相比,有了很大的跨度,现在厚重多了。荣山在他的翰墨大秦岭山水里,把这诸多元素因素充分吸收在一起,着力体现墨与色彩的运用以及大胆的创造。荣山笔墨大秦岭的山水画,副副体现了凝重;张张体现了厚重。像大海一样深沉、像大秦岭一样强悍。没有烦琐枝节,整体与大秦岭同呼吸,空灵、剔透、明亮、爽快而又有神秘奇特的力量;郁郁葱葱,黑白响亮,苍穹广袤,深邃旷达;大笔触,大色块,大开大合,激越酣畅,纵横淋漓;不论是从大秦岭的浩荡,还是云海翻涌,水流回漩,还是波澜起伏与天籁共鸣,与大秦岭同在。我概括荣山先生作品的“七大”,有气势磅礴之势,与他新时代、新思维、新翰墨相结合的笔墨绝技,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先进性和文化自信,也反映了苏荣山先生当代人的审美观念。在不久的将来,荣山先生的艺术力作将会横空而出,震撼世人。
作者简介:

 
郑福荣笔名,田夫,小草,实名,郑福荣,现任职国家干部考核研究中心秘书长;兼任陕西少年儿童文学研究会会长。出版《家丑》《大扫黄纪实》等十多部小说。
作者简介:
  洛沙,著名诗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诗歌作品在国内外享有广泛的读者。其中有四百多首诗歌被制作成音画作品,在全国二十多家网站风行;有三十多首诗歌在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国家盛传。著有《洛沙情理诗歌》集;陕西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西部文学网、西部文学论坛”的创始人、西部文学作家协会主席。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