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宋小铭随笔】洪渡荒生,念你一世安然

2014-12-19 13:5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扎西拉姆•多多说:“我原本只想做经过你脸庞的风,在无量岁月中的某一个瞬间,擦身相逢,却不料成为你眼底的迷蒙。见你有泪凝睫,我屏住呼吸,不敢惊动,怕从此滴入无尽的虚空。”我反复的吟诵着,从心底慢慢的滋生出淡若浮襄馨若这早春里四处弥漫的花香一样的忧郁,从血脉到骨髓,有种秋水般明镜的澄静,春花般黯然的消落。想象着那个佛心慧质的广州女孩,有着怎样明镜般纯洁的思念和虔诚,才能写出如此优雅动人的句子。
  也许人世间许许多多的事情,正如她所说:“很多东西,无关风月,却疑似风月;而所谓的爱情本身,与之相比往往远没有那种力量和情深。”回忆是那般的美好,又是那般的让人疼痛。在岁月这条浩瀚的长河里,来来去去,我们只是沧海一栗。尽管只是一栗,可一栗有一栗的精彩,辉煌和灿烂。
  无缘由的喜欢扎西拉姆•多多的诗,读着她诗意里的那种氤生的温暖,感受着阳光一样明媚的春光,心情流动,思意翩翩。如果世事过于繁复,我甘落于简单,只是这般写写文字,看看书,任时光荏苒,素一身平凡,慢慢的在时光中老去。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一直以为,不离不弃是个很艰难的事情,所以轻易不敢说不出口。在这个世界上,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是永恒,除了宇宙,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存在的,更何况我们短短的一生。
  有个成语叫“随遇而安”。遇,而安。这是一种多么豁达的精神,多么乐观的态度——遇则安,不遇也安。在茫茫人海中,在浩瀚网络里,于千千万万人之中,遇见已是不易,为何还要贪心的奢望着不离不弃呢?
  当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渐行渐远的时候,我没有挽留,没有不舍,更没有难过,只有祝福。我知道,生命的最终还是别离,像一粒尘埃一样的来自尘土,归于尘土,繁华过后,就是安静。
  所以,我愿意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你,守着你,用我的方式,守候着那些过昔和以往,不再期望,也不再憧憬,会有什么新的开始。即使重新再来,也再回不到过去,回不到当初,因为没有了当初。
  世人多寂寞,大多是如此。东方坏坏说,寂寞像一朵隔空绽放的烟花,洒在我垂手可及的地方。这个妖精般古灵精怪的女子,从2008年到如今,我们一路走来,正如扎西拉姆•多多所说,无关风月,却疑似风月。除且我们自己,没有人能明白我们之间的这份友谊,像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水,没有暖昧,没有杂质,那么清净,那么鲜活的流淌着。
  惘然情深,奈何缘浅
  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相遇,比相遇更让人回味的是相知,比相知更让人意味深长的是没有相遇。同样是春天,同样是花开水暖,可是时光已辗过,那个喜欢在论坛上,在群里大呼小叫的招摇着寻找“小叔”的子若,不知什么时候已跑得不见踪影了。
  在阳光下,吹着和煦的暖风,嗅着一路的花香,回到17路,静静的品读着那个灵珑女子心脉之外的那份余香,如烟在眸,似馥藏郁,欣欣然如在这个季节里肆意生长的小草,那么浓烈,那么深沉,那么的让人心生悸动。
  时光可以带走一切,唯一带不走的,是我们青春的记忆。那些旋律,那些故事,那些情感,在时光斑澜的背景里,缓缓地交错着,灿烂的花季,细碎的流年,慢慢地收拢起每一片珍藏的过去,融进墨里,化在纸上,寻一个温暖的午后,在紫色风铃脆微作响的风里,画一张透着艾草芬芳的你我。
  许多时候,我喜欢抬头看着静默的天空,怀念那些已从云端溜走的微笑,无法看出未来会如何,便开始思念慢慢爬过地平线的昨天。思念只是因为,我仰望着天空,而你就在这片湛蓝的天空下面。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
  总是害怕这一切即将结束,却又贪恋那一种不舍的情缘,无奈的眼眸曾掉下的泪珠证明那场陌路的相逢,虽然挣扎着苏醒,却也习惯了种种无力的变数,试图用半世流离来没落你灰色的远影,但总能感觉到心头涌现丝丝的彷徨。
  花谢花又开,春去春又来。在无数个寂寞的夜晚,守着一地淡白的灯光,听窗外阑珊的雨声,点点滴滴之中黯然入梦。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站在时光的面前,我渺若尘埃,再也经不过岁月的轮回,开始逐渐衰老,颓废,落魄,犹如这些被我无可安置的古老文字一般,慢慢地搁浅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任我细细的品味着那丝彻骨的悲哀与凄凉,与爱无关,与情有染。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再见,若我离去,只是轻轻的转了个身,那么的优雅,那么的直白,那么的从容。剩下的只是那些淡淡的美好和断了弦的情丝,在这春间阑珊的夜里,肆意的游走着青春,或者静静的伫立在皎白的月光下,听着那些遥远的歌曲,独自拥抱着这一份蚀骨的寒意,与寂寞牵手,低头低吻着如水月色里的冰凉。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只为彼岸,早已没有了的等待,繁华已走,氤氲的疼痛,隔着红尘的渡口,将一颗疲惫的心放逐在寂寞的边缘踽踽独行。但我仍然会一如继往的追寻着,寻找着,跋涉着,即使那只是一个没有既往的梦。
  洪渡荒生,念你一世安然
  我想,我们都中了文字的蛊,清风明月,伤春悲秋之中,痴痴往往中年复一年,寂寞也好,孤单也罢,就这样的守着一方净土,筑就着我们的心灵家园。或许,只有文字,才是我的红颜知己;也只有文字,才能把你我的痕迹铺满成各种斑斓的色彩。
  若人生只是一场梦,我愿沉醉在与你相遇的那场烟雨中,寂静欢喜。
  若你我只是一场戏,我愿只演绎这一次与你邂逅的剧集,不离不弃。
  那么坚信,那么执着,那么勇敢,那么坚持,那么的无怨无悔,陪着你,万水千山,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柳子若说:“我们在彼此的世界里,勾勒一个完美的对方,让那个影子永远存在自己的世界里愈来愈生动形象,却不敢去碰触,生怕那个过往会脆弱得经不起尘的飞落。你不让碰触,我也不愿意花过多的时间停留,我们都有彼此的路,也许不再交错,甚至无法平衡,只能一个在前面走,一个悄悄地转身,然后朝着反向笑着说离开,过程是艰难的。走过之后才会发现是那么的完美,至少彼此都知道其中的艰难也更懂得珍惜。”
  东方坏坏说:“最终我们把沉默炼成金,简称“沉默是金”。但我们依旧一无所有,而且会更加的一无所有。我们抛弃了网络,自然,网络也当抛弃我们,谁都不会一厢情愿苦苦等候。”
  我黯然失笑,望着窗外那片生气勃勃的春色,像个老人般的怀念着那些过往,那些曾经的快乐和美丽,柳枝轻摇,桃花初放,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而我,独自一个人徘徊在杨柳岸,听晓风残月,望着那些背影渐渐的离开,曾经以为可以永恒的时光就这样如流水一样的远去了。
  可是,无论时光如何飘遥,岁月如何变迁,那种爱,那种依藏在灵魂深处的情愫,就像这满天遍地的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也许在时光流年里,我们会渐行渐远,直到白发苍苍都没能越雷池半步,但在我们的心间,在我回首的某个瞬间,我仍然会想起你,想起那些曾经的过往和温暖,仍然会像现在一样,在远离你的天涯海角里,默念着你,一世安然!
(责任编辑:洛沙)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