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红米饭散文】你老了,歇歇吧

2015-03-07 12:1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你老了。五十年的生命周期,你硬生生扛了五十五年,两万多个日日夜夜。再不躺下你就真的要倒下了。
    你以三虹卧波的姿态横亘在嘉陵江上,带着中苏友好的见证,连接着宝成铁路的客货往来。面对滔滔江水、滚滚红尘,你看惯了潮起潮落、悲欢离合。迎着浩浩长 风、沐着日月霜华,你感受着人间的寒来暑往,酸甜苦涩。极目苍穹,望云卷云舒,你熟悉着每一次的风雨雷电、斗转星移。
   有多少故事在你的身边匆匆走过?有多少记忆印在了你的脑海里?
   那个在桥头卖菜的老太太,大概有好多年没来了吧?几年前就换了一个中年的妇女,她是她的女儿?还是媳妇?她是种菜还是贩菜呢?你还记得老太太背篓里的甘 蓝菜么?还有那只在菜叶上一路小跑的花大姐么?后来的中年妇女,推了木制的架子车,车上放了藤编的菜筐。生意比先前火了,可再也没见过花大姐的影子。
   是那辆翻斗车吧?哦,后来换了双排座,又换了大解放,再后来就换了冷冻车。先前是鲜活的鱼虾在铁桶或塑料盆里翻腾,不知从什么时间起,车上开始装运一箱 一箱的冷冻食品。没有了鱼虾拍水的声响,带鱼、螃蟹、鸡腿、鸭掌……静悄悄的码在车厢里,憋屈着,从你的身边走过。还记得那天么?就是这些静物,被几个大 盖帽挡在你面前,贴上了写着某年某月某日的封条。
   一拨一拨的人流走过你的身边。哦,对了,就是那个中年人,那天晚上背着行囊,行色匆匆的那个中年人。不知是他蹭了那个提着酒瓶的男子,还是那个男子蹭到 了他,反正酒瓶在地上碎了,液体流了一地,他给那个男子赔了一百五十元钱。后来,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你终于看清楚、看明白了。再后来,酒瓶男好长时 间都没有出现。只是后来又有了手表男、眼镜男……
   你又在想那个瞎子了吧?是不是真瞎,我不知道,你大概是知道的。他应该是中年时候开始的吧,只要不下雨,就搬一把小板凳,坐在你的身边陪你。他微眯着双 眼,靠在你身上,或晒着太阳,或避着荫凉,身边放一只竹筒,装了哗哗作响的卦签,为南来北往的人占卜祸福,请吉问安。只有你最明白,他这一生,给别人算来 算去,算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就是这算卦的苦命。可不是,他也有好几年没来了,大概也走了吧。这衣钵,显然没有人继承。
   那个女子站在你身边的时候,夜风怒号,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你知道她想干什么,可你费了劲地喊她,她就是听不见,她的世界太吵杂了。她纵身一 跃,电光里,满头乌黑的长发齐刷刷斜着,向上飘起……不多时,纷乱的手电光划破黑暗,急切的呼喊声和脚步声从岸边传来。你无奈的一声叹息,泪流满面。
   那是一个明光艳艳的上午,二三十辆婚车在欢快的鼓乐声中缓缓驶来,西装笔挺的新郎和婚纱靓丽的新娘,打开花车的窗户,笑颜如花地朝着你招手。你想起来 了,前不久,就是他俩,相依相偎着你,在摄像机前留下了他们此生最最幸福的微笑。又过了一年,救护车呼啸而过,一个新的生命呱呱坠地了。再过几年,一个背 着小书包,戴着红领巾的小淘气从你身边一路奔跳而去。你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你为他们的幸福而笑,你为小城人的新生活而笑。
   三十年前的那次大洪水,你说啥也不会忘记吧。那水面涨到了你的胸前。脚下暗流涌动,眼前波浪滔天,巨大的油罐天一下地一下的狠狠地撞击着你。粮食、箱 子、椅子、木头、棺材,还有牲口,还有……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全有了。你坚强的挺立着。你站稳了脚跟,小县城的几万人度过了灾难。天晴了,水退了,你, 一身泥水、伤痕累累、病痛交加地站着,时不时看一眼脚下那几只搁浅的大油罐。你战胜了它们,小城战胜了灾难。
   几年前的那场大地震说来就来了,小城的人没有丝毫的准备,你也没有丝毫的准备。其实所有灾区的人全都没有准备。地动山摇,山塌地陷,城市的建筑在颤抖, 人的心在颤抖,你也在颤抖。可你还是再一次扛住了灾难,又一次用你伟岸的身躯挺住了受灾的小城。救灾所需的帐篷、食物、机械……重建所需的砖瓦、水泥、钢 材…… 没有哪一次没有超过你的负荷。你一直在坚持,默默地坚持,为了灾区,为了和你依伴了半个多世纪的乡里乡亲。
   你五十五年的过往,是一部厚重的历史书,绝非我这稚嫩的笔触能一一表达。
   不过你还是老了,你真的老了。岁月不饶人,何况你还饱经沧桑,屡遭大难。再仔细地看你一眼,你的身躯虽然雄伟依旧,风韵不减,可你真的已经满面疮痍,一 身斑驳,明显的风烛残年了。当年,我和你初遇时,你是二十几岁的青年,我是懵懵懂懂的少年。如今,我已是不惑之年了,你也该退休了,即便要延迟,也早延够 了,真该歇歇了。
    嘉陵江水波连波,长江后浪推前浪。新桥的规划设计已经完成,立等着破土动工。我们怎能,怎能忍心看着你,看着你在我们面前,一直劳累到自己倒下?我们会按 照你的模样,在你现在的位置,建一座和你一模一样的大桥,让你的风姿永远屹立在嘉陵江边,永远屹立在小城人民的心中。
    嗯,也请你放心,在你曾经工作、生活和守望过的地方,我们会让小城的明天越来越好。我们还要去购买那一路小跑着花大姐的甘蓝菜,我们还要去寻找那摇着尾巴的鱼虾,我们会耐心地劝阻那长发的女子,我们会努力地惩戒各式各样的酒瓶男……
    你老了,功成名就了,那就歇歇吧。每个人都要退休,何况你一刻也没有停歇,整整工作了五十五个年头,两万多个日日夜夜,五十多万个小时,三千多万分钟,十七亿一千多秒。‍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