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商山迪克随笔】女贞花开香满路

2015-06-03 21:3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那是五月清晨的一次探亲,从商州前往商南。汽车刚刚钻出城市的污浊,我就被公路旁的女贞树深深吸引住了,一个个端庄秀丽,姿态优美。
    女贞树才是青春时期,小碗粗的枝干,上面的枝叶自然长成塔状,一骨朵,一骨朵的,其实,每一个枝头都是塔状,塔状与塔状的堆积自然就是一个塔状。这是典型的美,美得自然,美得古典,也就是说,凡是树的美,它都有,它的造型不用裁剪就是一张精美的图画。
    女贞树的花是最不起眼的花之一,花朵如米粒一般大,成四瓣,每五朵一簇,四朵围一周,上边再开一朵,四面看都是立体的。近看无衣无缝,自然大方,不挤不争,让人无可挑剔,远看,那就是一片淡黄色的云,也如一缕黄纱缠绕在路边,黄得分不清哪是花、哪是云,哪是纱,树与树连成一片,簇成一睹墙,一堵让人舒服的浅黄色的墙。
    女贞花的香味比兰花浓,打开车窗,一股浓浓的香味便飘进来,那是比幽兰要香得多,可比的上桂花,细细品来,其实比桂花还要香,香得纯净,香得大方,香得宜人,贪婪地狠吸一口,却什么也闻不到,只让人感觉清新的爽朗和全身的舒服。女贞树下是盛开的端阳花,粉红的,桃红的,乳白的,还有深红的,色彩斑斓,为女贞增添了一份灿烂、绚丽。
    女贞的美是一个四十多岁男人最想要的美,美得如此成熟不张扬,让我如幻如痴。幻境中,我想起了昨夜弟兄五人喝酒的情景,声高声低,声急声缓,加之劝酒的动作和表情的变换,那不就是一棵棵女贞树在交谈,在倾诉吗?
    也许,此时的女贞就是我的兄弟。啊,在这孤独的旅途中,一棵棵女贞让我寄之真情。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