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边关草民散文】夏日的雨

2015-10-17 22:2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闲来无事,竟然想起来写文章了,哈哈。
   费了两个下午的光阴总算完稿,自己细读两遍,还觉满意,发在了自己的博客上。起身离座的时候,忽感甚累。眼睛有模糊干涩之感,屁股有好几次没能离开椅子,不得不一手扶案一手扶椅方才站立。字典里那几个令人讨厌的字瞬间就钻进了我的脑子里----老了吗?我揉了揉发涩的双眼,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两手掐着腰慢慢的开门出去……
   雨什么时候开始下的,不知道。我只知道裕丰园二期工程楼房的窗户都是双层玻璃,隔音很好。楼前绿化区里的蝴蝶草坪早已被那些不知道名字的野草所淹没。秋日将至,毛毛草的谷穗被叶子紧紧地包裹着,有几点雨珠在上面闪着光。去年还枝叶繁茂的八棵木棉树,有六棵已经死去,干枯的枝干被雨水淋地湿漉漉的,不时的从枝条上滴下几滴苦涩的泪。每座楼中间都有一条宽宽的路,都是用地面砖铺成,走在上面很是惬意。这种感觉只能是在前两年了,此刻的路面早已不是很平坦,楼下停泊着各种颜色和价位不等的小车。
   看见车,忽然想起女儿。
   雨还在继续地下。
   春节,走亲串户的最多,车的用途就显现出来。
   “爸,咱家也买辆车。”在她看来,买车就像买西红柿一样简单,女儿这样说。
   “没有人会开。”为了不打击她的积极性,我语气很平淡的回答。
   “那我今年放暑假的时候去驾校学习……”语气和意志都很坚决。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八月二十六号,女儿电话告诉我,驾校的所有科目考试全都通过了。在电话里,我对女儿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很好,祝贺你。”于是就挂了。次日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我回到家,女儿在她的房间里酣睡,不时地露出一丝微笑。多日不见,女儿黑了很多。被阳光曝晒留在脚面上的鞋印子清晰可见。我蹑手蹑脚的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她从睡梦中醒来。
   女儿很乖顺,也很听话。在她很小的时候,我就到外地工作了。早早地走上了独立生活的道路。在驾校学习的这两个月,我回去过两次。像她现在的年龄,正是早上贪睡的时候。然而,每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已悄然的离去,被褥收拾的整整齐齐。每天陪伴她的那只蓝眼睛洋娃娃坐在床上,对着我笑,我也笑笑。似乎在对我说:“她走了,没有告诉你,我在等她回来。”
   上次回家,女儿瞒怨道,考驾照真不容易,快把人热死了。的确,暑假正是最热的时候。
   雨还在不慌不忙的下。
   楼下的小车被雨水冲洗的都很干净,在雨地里也很精神,傲慢地闪着光。楼中间的路虽说窄点,两车相会还是不成问题的。有两辆不知道谁家的越野车,右面的前后轮在草坪上压着。说是草坪,其实早已经被多少车轮压的溜光了,好大一片早已看不见草。满眼没有一个人,从对面麻将馆里传出阵阵的吵闹声,似乎只有在这样的雨天,这样的场合,仿佛才能释放出因多日酷热压抑的心情。
   远处,社区安装的十几架健身器安静地伫立在雨中,任凭雨水的冲刷,显得很干净,没有活动的身影……
   雨还在无忧无虑的下。
   “爸,你回来了。咋不叫醒我?”女儿懒散地坐在我身边。
   我睁开眼睛看着她,笑着说:“最近学驾照一定是累了,想让你多睡会。”
   “累点没有啥,就是太热了。你瞧,我都晒成黑人了。”
   “不黑,如果你到了非洲,还是白人呢?哈哈……”我打趣道。
   女儿也笑了。
   对面麻将馆依然在热闹着。我去掏烟,口袋里竟没有,只好回屋去取。背后的雨依然地下着,这几天一定很凉爽。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