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喻梦莎散文】阡陌红尘

2017-07-05 17:1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谈及红尘,无非情这个字。
    时隔一年,终于读完李筱懿的《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喜欢程度不由分说,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言之喜欢,不仅在于文中所述的民国时期千姿百态的爱情故事,更是被作者细腻,精妙,清亮如水,娇艳如花的文笔所吸引。
    读着她的文字,我仿佛瞧着我自己。似曾相识的温暖,着实带给我不少惊喜,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也有这样一个人,牵挂着民国的那些人,那些事,更珍贵的是,她的文字,正是我梦寐以求的。
    书中讲述的二十六位女子,诸如林徽因,张爱玲,孟小冬,宋庆龄,宋美龄,萧红之类,提起名字并不会陌生,相关的人物传记以及影视资料已经给予我们最基本的轮廓,有兴趣的,可能稍微掌握了些血肉。然而,褒贬之差,孰对孰错,黑白之间,孰真孰假,男女之别,孰轻孰重?大概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看法。
    在我看来,林徽因,胡蝶是聪明的。
    情感世界里,二人皆有相伴到老的人生伴侣,事业生涯上,一个是众人皆知的民国女神,一个是红极一时的电影皇后。事业与爱情欣然两全,相得益彰。
    不得不承认,一段成功的感情,一场圆满的婚姻,女性往往要比男性做出更大的牺牲。当然,凭借林徽因,胡蝶的才貌只有男性牺牲的份。于是,金岳霖先生的一生未娶,徐志摩先生的心有独钟俨然成为林徽因情感世界里不得不提到的地方。
    假如,当初林徽因没有嫁给梁思成,而是嫁给二人其中一位,林徽因的人生又会是哪般光景?我想,嫁给谁,都不会比如今这样好。
    胡蝶曾说,论演技,我是不如阿阮的。这里所说的阿阮,就是阮玲玉。
    被中国第一代导演张慧中识中,天才演技,华联一姐的标签都不足以准确形容当时的阮玲玉。如此高的起点为何不敌后来居上的胡蝶?
    我想,阮玲玉是赢在了天赋,却输给了男人。
    截然相反的是,胡蝶虽然在天赋上略输一筹,却深谙生存的法则,明事理,知进退,一身熟女的做派,让她在动荡的年代里,依然享有安稳的爱情。无论前夫潘有声,还是由粉丝晋升为丈夫的戴笠,作为一个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了。
    能够轻而易举把三个陌生的女人缠绕在一起,然后狼烟四起的,只有男人。
    孟小冬,福芝芳,王明华就是。
    蒋碧微,孙多慈,廖静文就是。
    前三者为的是京剧大师梅兰芳,
    后三者为的是国画大师徐悲鸿。
    艰难四人行,谁能独善其身?谁又能笑到最后?
    大艺术家的浪漫情感兴许是用不完的,个人魅力也是施展不尽的。纵使时光推移,我只爱当时的你。然后,任凭你伤心欲绝,新人依旧缤纷而至。
    孟小冬是骄傲的,和梅兰芳相比,她有他同样的事业,有他同样的观众。试想一个骄傲的女人和一个比她更加骄傲的男人,这样的结合究竟能走多远?
    在爱情里,除非相互成全,否则两败俱伤。很显然,孟小冬选择了后者,一纸分手声明,尽显凄绝。
    相似的感情故事里,蒋碧微同样经历了分手声明。只不过,这是徐悲鸿写给她的。敢于私奔的女子就敢于反抗。也许是为了抚平心中的怨气,也许仅是不甘心,蒋碧微向徐悲鸿索取了昂贵的分手费。这般狮子大开口,令人诧异的是,徐悲鸿竟然没有丝毫拒绝之意,反而一味满足,即使力不能及。其中缘由,耐人寻味。源于爱吗?那移情孙多慈、廖静文又是为何?源于愧疚?究竟该有多深的愧疚才能让他不顾身体,日夜作画,以至于体力不支,轰然结束艺术生涯?至死,还一直戴着蒋碧薇送给他的怀表。
   太过锋芒的女人,往往更难获得幸福。
   只为男人而活的女人,更容易遭遇不幸。
   譬如萧红。
   从青梅竹马的表哥陆哲舜,到未婚夫小学教员汪恩甲,到琴瑟和谐的恋人萧军,到亦师亦友的精神伴侣鲁迅,再到最后的温暖港湾端木蕻良,短短的三十一年生命里,已经尝尽人生的庆幸与不幸。她既是上世纪30年代文学洛神,也是一个责任感稀薄的母亲。为了情感有处可依,她真的牺牲了太多。怀着与汪恩甲的孩子嫁给萧军,又怀着与萧军的孩子嫁给端木蕻良。两个孩子,一个送人后不知所踪,另一个出生不久便夭亡。而她呢?最终病死于香港,还是一个人。
   萧红曾这样解读自己:“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都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 
   或许正是这样多舛的经历,才成就了她非凡的文学造诣。 
   类似的,还有张爱玲。
   纵使孤傲不可一世,在胡兰成面前,她也是低到尘埃里的花朵,
   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承诺,却也抵不过欲壑难填的人性,终是他负了她,短暂婚姻成为伤害,红玫瑰与白玫瑰终有一人被丢下。
   相较而言,宋清如是幸运并且幸福的,被朱生豪完完整整的爱了一生。
   在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情书里,我最喜欢这一句: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世间纠结的情缘该减去一半。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