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闰土散文】中秋献月亮

2017-10-05 09:1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中秋节到了,女儿提前打来电话:“爸;中秋节月饼我已准备好了,到时托人捎回,你再不要买了”。几句暖心的话,不由使我想起我小时的中秋节。
  我出生五十年代未,那时正是国家困难时期,别说“月饼”,一天连饭都吃不饱。我是老大,出生后在家是最值钱的,我婆把我当掌上明珠,在邻居家串门时,谁只要给些好吃的,我婆就揣在怀里,留给我吃。记得在我五、六岁时,那年过八月十五,那时人们都不叫中秋节,也不懂什么文文绉绉的中秋,都统统叫八月十五。那晚,我婆和我妈,在院里放了一条三条腿板凳,上面放着我婆不知从那里拿来的几枚红枣,几个点心、那时农村人也叫月饼,几块饼干,还有暖熟的几个柿子,院凳子上放了个泥做的一个香笼,我婆点燃香,瞌了几个头,起身走了。
  我不想其它的,就看见凳子上的点心,嘴像馋猫一样,老盯着,我婆早就给我说过:“要先叫月亮吃,停上几袋烟功夫,你再吃。”我呢?连一袋烟功夫都等不及,乘我婆和我妈不注意,拿上一个点心跑出头门外吃去了,
  吃完了,回到院子,我像没事一样玩着,停了不知多长时间,妈妈在收拾贡品时,发现少了一个点心,追问我,我心虚的嘴里说:“不知道”。妈妈生气了,只听我婆说道:“算了,别骂娃,是月亮吃了”。
  我婆护着我,为我解了围。
  时过境迁,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婆为我解围的事还常在我记忆中回荡,以后我被招到社办厂上班,单位每年发些月饼,那是正而八经的月饼,我也顾不了那么多讲究,月饼发了,我拆开,每样取两个,然后又包好,把六个月饼悄悄埋在我婆被子下面。这样我做了几年。意思让我婆多吃些,也报答当年解围之恩。
  记得有一年,我婆去我姑家过八月十五,十多天没回来,我也忘了月饼的事,等我婆回来,老鼠把几个月饼吃的尽光,还把被子咬了几个窟窿,我婆回来看后哭笑不得,也没说什么,只是花了几天功夫把被子补缝好了。
  岁月不饶人,我婆去世了,我妈又接过我婆的班,每年八月十五晚准时献月亮。现在除过当年的红枣、柿子,惹人眼馋的水晶饼外。还有梨、苹果、核桃等,就月饼达三、四个品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不饶人,我妈不幸前年去世,我老婆又接过我妈遗留下来的传统,每年八月十五晚上,早早摆好了桌子,准备好儿、女拿回来的月饼,还有家里的土特产。光贡品就满满摆了一桌。我开玩笑的说:“你摆的这些,月亮几天几夜都吃不完”。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节,儿子、儿媳回来了,老婆把献月亮的供品准备好,叫上媳妇如数家珍的教怎么献月亮,我说:“现在都啥年代了,年轻人谁还学那个,”老婆瞪了我一眼,我走开了,等待的又是儿时的几袋烟功夫,等待的又是吃月饼。
 
 
闰土,原名杨润杰,男,汉族,陕西扶风县人。农民,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宝鸡作家协会会员,宝鸡职工作家协会会员、宝鸡散文杂文学会会员,西府文学社会员、宝鸡文学网版主、扶风在线副总编、扶风百姓网版主,扶风作家协会会员,扶风诗词楹联学会会员。
2017年出版散文集《一把苜蓿菜》。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