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梓钧散文】黑发女子

2017-10-09 10:2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在飞灰烟灭的午后,一个人坐在家中。窗外,是炸雷闪电的夏日。屋里,流沿着班德瑞的《迷雾森林》,长笛和着钢琴轻轻巧巧地从心间划边。镜子前,我是个面容模糊的女子:脸色苍白,神情暗淡,眉间藏着淡淡的忧伤。
    曾经几何,遇到旧日的你,我已经不再有兴奋和喜悦。周末的清晨,在洒水车刚刚清洗过的街着,远远地看见了你——我曾经挚爱过的男人。一片水雾中,我看见不远处你行走的背影,依旧宽宽的肩膀、有力的脚步。刹那间,斗转星移,前尘往事涌上心头,我差一点就要对你招手,像以前那样,大声喊你的名字。
    声音还没脱口而出,我突然清醒,明白一切早就去而不返,往事不再。就这样,我平静地站在灰蓝色低沉的天空下,身边是车来车往的人流,脑海里浮现的是流逝的岁月。
    那个与你分别的冬日,寒冷刺骨,连阳光都不能让我感到一丝丝温暖。因为你,我的世界开始倾斜,看着你一步步走远,一步步从我身边走开。脚下是被你踩得咯吱作响的雪,明亮的光影中,是你绝决冷漠的背影。刹那间,我如不会浮水的人,被抛弃在一片汪洋大海中,无依无靠,冷彻心头。
    本以为,你没有你的日子,我会孤独地死去。谁曾想,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已经成长。虽然忘不了坐在楼梯上你给我讲的事故;忘不了雨中你为我撑起的雨伞;忘不了情人节时你送我的鲜花……
    曾经的往事,我用回忆慢慢将它们梳理成一个人段落。或哀伤或感动、或喜悦或悲痛的一个个段落。而你在哪一个段落里?我闭上眼,细细回想,无法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那时,我只希望你能陪着我就好。陪伴有时无需语言,无需拥抱亲吻,无需任何暧昧的眼神或动作。只要在落雨时聆听我,风吹时抱紧我,雪飘时温暖我而已。而你,却一直都不曾了解我。分开了,你更加用你的想像模糊了真实的我。注定是两个要分开的人,只是当时,我们不曾明白。
    现在,我坐在桌前写下这些文字,心里一片寂静。屋外,是宁静的黑夜。屋里,是经历过伤害之后,慢慢成长起来懂得保护自己的黑发女子。
 
 
    作者介绍:笔名:梓钧、左瞳。真实姓名:殷亚红,克拉玛依人,性别女,汉族,现供职于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党群工作处。2002年开始发表文章,消息、通讯、散文、诗歌、小说,作品散见于《中国石油报》、《新疆石油文学》、《新疆石油报》、《克拉玛依广播电视报》等报刊。系克拉玛依市作家协会理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