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曲斌散文】山村野菊花

2017-11-02 20:0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时令已是深秋,我到镇上参加一个农药化肥展销会,那日正是集日,小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的。我从会场出来,偶尔看见我在卫生院上班时的王医生,我上前问道:“您现在还上班啊?”“我年初退休了。有时间到我家玩。”“好的。有时间我去。”我回答说。
         我妈妈患有老年性便秘,有天下午,我陪妈妈到镇卫生院看病,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我给大娘开点通便的药吧。”医生给开了酚酞片一类的药物。从卫生院出来,我想,西药副作用多,王医生是中医,在山区工作多年,注意收集和验证民间验方,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我想让她用中药给妈妈调理一下,于是我向王医生家走去。王医生家住在小镇边上的一个小山村,我和妈妈沿着山路走着。王医生家路的山坡上,长满了一丛丛,一簇簇的野菊花,形态各异,色彩斑斓,黄的,白的,紫色的,远远望去,闪着辉煌夺目的光彩,那些缀满花朵的修长的枝条,纷乱的穿插垂落,春兰秋菊夏荷冬梅,这山村的野菊花带着一种山间浓郁野味的清香。我们走到王医生的小院,王医生的房檐下挂着晾干的野菊花,金银花和石竹花,我推门进去,王医生正为一位客人把脉,看到我,说道:“你先坐下,等一会就好。”她把完脉走出房间,约20分钟左右吧,王医生回来了,对我说:“那位外地小伙子患有慢性鼻炎,野菊花茶代茶饮对鼻炎有一定效果,他不认识野菊花。我把我家采集的送给他一些。”“你也没收费吧。”我问。“都是自己采集的,收什么费啊”王医生淡淡地说。
         这时王医生指着我妈妈问我:“大娘怎么了。”“经常便秘”,我说。王医生让我妈妈坐下,为我妈妈把脉,然后对我说:“让老人家注意一下饮食,注意吃些土豆,地瓜一类薯类的食品,这些食品易消化,通便。”我说“好的,谢谢王医生。”“咱们原来都是同事,别那么客气。”王医生说道。给我妈妈看完病。我与王医生在沙发上闲谈。我问“我记得,咱们单位曾返聘过一位退休的护士回单位上班,单位没让你回去啊”“咱们单位的的情况,你也知道一点吧”王医生没有正面回答我,我知道大概原因了。王医生的丈夫和院长是同学,她不想让院长为难。“听说现在许多个体大药房都聘请一些老医生坐诊,您是老中医,临床经验丰富,没有人人聘请你啊”。”我问道。“有啊。家里有老人,走不开。那些大药房没有检测化验设备,单一的望闻问切往往难以判断病情,作为医生,我们要对病人负责啊。再说,我们两个一个月接八九千元的收入,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工资比我低,在农村生活的不也很好啊。”这时,我注视着王医生的表情,一脸的淡定和从容。
         告别了王医生,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望着在远处送我的王医生和那山坡上那一丛丛,一簇簇的野菊花,心中想起许多诗人描写菊花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写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表达了作者超然脱俗的田园生活,“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描写了菊花傲霜斗寒的形象。此时,我想,也许只有司空图“落花无言,人淡如菊”这句诗能诠释出王医生那淡定名利的心态。人淡如菊,那是一种秀丽脱俗,雅致天然的人生境界与胸怀。
       夕阳西下,那满山满岭的绽放的野菊花是那么灿烂!  


    青山多妩媚,姓名:曲斌。1951年生,龙口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和哲学。1971年参军入伍,中共党员。退伍后,从事过初中语文教学,1986年分配在  粮所,主要做统计工作。2001年尝试文学写作。作品散见于《今日龙口》,《烟台晚报》,《龙口文学》,《胶东文学》《东营日报》《滁州日报》,《淮海晚报》,《荆门日报》,《兴化日报》,《平顶山晚报》《映山红》《悦读》杂志等报刊。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