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赵春晓散文】春天的赵镇

2017-12-03 20:2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提起礼泉赵镇,不少外地人都知道或听说过。
  前些年盖房在县城人力市场叫人作土工,我问一位五十开外的人:“大叔,您是哪的人?”答曰:“固原。”“我家在九嵕山下,您去过那儿吗?”他说:“赵镇戏楼上有多少泡儿钉子,看我知道不?”“哦,”我很惊讶。原来,多年前,每到礼泉麦黄时节,大批固原、泾川、长武的麦客就来礼泉,第一站就是赵镇,赵镇、昭陵、烟霞几乡镇在九嵕山南,是礼泉开镰最早的地方。他们晚上就睡在赵镇的戏楼上。说起赵镇的戏楼,我过去可没在这儿少看戏,礼泉剧团及一些外地剧团演出的《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白毛女》、《杜鹃山》、《302号案件》(又名《不平静的海滨》)等我看过不止一遍。后来我上高中,是赵镇高中,我是文艺队乐队的,在这儿也演出过。赵镇是礼泉除了县城以外最大的集市了。砖瓦、蔬菜主要来自泾阳,树苗来自杨凌的也不少。尽管百年名镇赵镇有很多传统名吃,但计划经济时代如同礼泉县城只有三个食堂(要粮票的餐馆)一样,赵镇上世纪七十年代只有一个国营食堂,昭陵社区等地一个食堂也没有,赵镇成了人们改善生活的理想之地。
  据史书记载,唐太宗李世民陵昭陵陵山南边原来有栈道、献殿、朱雀门;北边有祭坛、玄武门等。这些浩大的建筑连同墓道墓室修建达十三年之久,那时昭陵周围有九道山梁,并无公路,那么所用的砖瓦是怎么运送上去的呢?传说是用羊驮上去的,附近乡村群众中间至今还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唐王陵上的羊粪,肥了南坡下的赵镇。”因为每次下大雨时,昭陵连同周围的山梁的地表径流都会流入庄河沟,再流到赵镇,羊粪自然也被冲到赵镇田地。石鼓和尧都村都是庄河坝的受益者。庄河坝每到夏季就蓄下洪水,供赵镇几村浇地。我小时随父母去赵镇,常见石鼓村西的干沟流水,有时要绕很长一段路才能蹦过去。旧时礼泉也有句谚语:“金尧都,银大阳村,珍珠玛瑙胡都村,”这三村都是九嵕山洪水的受益者,尧都紧邻镇政府所在地石鼓村,是赵镇第二大村。当然,和礼泉大部分地方一样,赵镇这些年主要靠宝鸡峡引渭灌溉工程来灌溉。
  赵镇西南距礼泉县城十四公里,东距袁家村四公里,107省道(关中环线)横穿而过,交通十分便利,为全县最早的建制镇之一,经济文化积淀十分厚重,这里土地平旷、灌溉发达、市镇繁荣,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开国大将徐海东带领解放军也曾经在赵镇的戏楼上住过。每逢一五八有集。二零一六年公历三月二十三,农历二月十五逢集,这天春雨菲菲,我因到赵镇派出所有事,去赵镇了,看见了雨中的树苗市场。当前不正是植树的大好时节吗?从树市可以看出农人的生活和生产。
  由于这天天气不是晴好,集市赶不上平日的喧闹。
    107省道 (关中环线)修通以前,赵镇逢集拥堵太严重,前些年关中环线甩开了赵镇主街,从石鼓村北经过,给赵镇营造了较为宽松的集市环境。这种甩开大街规划公路的思维直得肯定。当年312国道改道从礼泉县城南布线,成就了礼泉市政街。泾阳的王桥镇甩开公路建镇确实具有前瞻之见。不过现在有好多乡镇发展夹住了县道省道或国道,在车辆日益增多的现实面前,岂不堪忧?
    愿百年名镇赵镇如春天的壮苗,在和煦的春风里萌芽、生长,欣欣向荣。



    作者简介:
         

     
    赵春晓,男,陕西省礼泉县人,初中语文教师,高级教师职称。曾在陕西《支部生活》、《共产党人》、《法制周报》、《西部文学》、《咸阳日报·古渡副刊》、《陕西农村报》、礼泉《西张堡人》、发表过小说、散文、小品文等。又在一些文学网站发表过作品。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