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打官司

2018-05-30 15:1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5月13日母亲节,解体24年后的锦华木器厂第一次员工大聚会,见到89岁高龄的张喜元师傅,感慨万千。他谢我当年相助,勾起一段帮他打官司的记忆。
   那还是上世纪82年前后,因我曾被碑林区人民法院指定为本厂职工孙宝民诈骗一案辩护,取得较理想的判决,老工人张喜元找我代理打一场房产官司,不料竟纠缠十年才算完结。
张师诉说情况:事由始于1956年,其在文昌门里卧龙巷5号有一院闲房,先后将前院两间门房和两间南屋分别租赁给河南老乡、也是平时喝酒称兄道弟的朋友修表的“张师”和摆摊修自行车的“王师”。万万想不到,长他两岁的王哥20多年后一纸诉状将他告至法院,将租赁关系说成买卖关系,让房客“张师”也尽快腾房。由于事发突然,他识字不多,虽然请了律师,但法庭上面对胡緾乱搅的对方,又急又气又紧张地就说不出话来,“只好请你代劳”。
当时没多想,看着张师那种期待的眼神,仔细问了来龙去脉和看了原告诉状复印件,请教了著名律师许小平,特别是询问了同是当事人的第二报告“表匠张”,似乎有了底就答应替他出庭。在做了些证据收集工作后,按规定期限递交了应诉状和相关证据。
    开庭在下午,东木头市的印花布园。庄严的法庭挤满了旁听的人。合议厅宣布开庭后,我根据新分布的《民事诉讼法(试行)》,申请庭审法官审判长及书记员回避,理由为二人与原告儿子相熟有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公正裁判(炮弹自然是由曾在碑林区经委和市轻纺局工作过的“表匠张”提供的)。这一手使法庭和对方始料不及,引起一阵骚乱,审判长当即宣布休庭等请示审判委员会后决定申请回避是否有效。
事后才得知申请法官回避,这在法院系统还是破天荒的第一例。十多分钟后重新开庭,但我身旁多站了俩法警,审判长宣布驳回回避申请。接着按程序进行一系列的询问、陈述、质证和辩论。在此过程中,法警几次阻断我发言,喝斥我“站好!”而原告方得意洋洋,为此我向法庭抗议:某只是介守法公民和普通民事案件的被告代理人,又不是阶级敌人,且没有扰乱法庭秩序,何必要像对待罪犯一样粗暴对待?。又引起旁听众人纷纷议论,甚至哄笑。
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宣判后,来旁听的厂领导和职工都认为我辩论逻辑严密、有理有节,官司一定能赢。而我寻思让主审法官和书记员回避,弄不好适得其反。果不其然,一审并未采信我方证言、证据,判决原告胜诉。两位张师傅不服,气愤之余,毅然决定上诉和进行反诉。
   市中级法院受理后,原告请了西北政法学院的陶教授,被告请了王松敏律师(后来先后任市省法院副院长)。我方主张当时租赁是先收了200元房钱,以后慢慢抵扣。如果是卖房应有契约和中人,并向法庭出示了房主一直缴纳房产契税的发票。而对方拿出文革后写有原告姓名的房产证,并有人书证当时有卖房这回事的证词。一时使案情扑朔迷离,中院认为事实不清发回一审法院重审。这样在区级法院多次开庭,双方开始托人寻找关系、补充证据。似乎与我这个代理人无多大关系,我不过是台前的“籀猴子”,体察到这不是打官司是打关系而打金钱。
  审理拖到了1984年4、5月份,我正在复习准备考取中国轻工业管理干部学院。“表匠”找我说,张喜元已经以“清租腾房”为由反诉“王师”,中院已经受理,希望我继续帮忙出庭。这时我已与修表的张师熟稔,也知他与张喜元乃真朋   友与兄弟,他俩为房产纠纷与原来的王兄结成了仇家,都开始调动资源与利用各种社会关系,下定决心打赢这场官司,甚至不惜倾家荡产。
     于是我又不得披挂上阵,在中院指出:王某的房产证是乘文革后私房普查更换新证,谎称原房产证丢失欺瞒工作人员骗取的。如果是卖房怎能没有契约或办理过户手续?现在除了表匠能证明当时租房的事实,王某所提供的书证,也是他儿子利用证人不识字,将事先写好所谓卖房的内容让那人按了个手印骗取的伪证。最后中院采信了我方提供的证据,终于做出对方败诉的判决。宣判后王某恼羞成怒骂我得了二张什么好处?我心想事实胜于雄辩,反正不能让老实人吃亏。
    事情并没有完结,二审判决生效后,房管部门收回了王某的房产证。王某又反复到省高院和最高法申诉,这时我顺利考入中轻管院上京学习,一切都由表匠师傅与律师处理。多年后张喜元告诉,直到1992年他回老家修房,找到了父亲藏在墙缝中的房产证,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才算结束。
    最为奇特的是,表匠张的女婿是学法律的研究生,后来一步步做到本市法院院长,谈起此案也是感叹良多。而一审我方律师许小平觉我有诉讼才能,推荐我代理一起回民的房产纠纷案,我不敢接,以后也再没有接过其它案子了。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