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望雲随笔】愧对母亲

2018-08-28 09:1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母亲病了,病得很重。
  蛇年腊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多钟,小弟从老家匆匆赶到我家,将这消息告诉了我。伊始,我是平静的,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双眼轻柔地看着小弟比我年轻许多的脸,一言不发。当我意识到应给小弟倒一杯水而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我的双腿竟无力得几乎要撑不住身体了。我马上意识到,内心的情感是无法抑制和掩饰的,尽管你表现得天衣无缝!
  我之于母亲固然和大多数儿子一样,敬爱无比。但母亲一生的苦难;我--她的儿子对于她极少孝敬的惭愧,可能与众不同。耿耿于我心中的那份复杂的情感,让我常常难于平静,哪还能承受得如此沉重的坏消息的打击!我极力克制自己,努力使自己站得平稳、正直,还是用轻柔的目光看着小弟,并对他说:“要赶快送母亲到医院去治疗。”
  除夕就要到了,家家户户准备着过新年。那时的我,只觉得整个世界只有心灵与身体都漂泊在外的我,承受着无言的苦痛与悲哀。我急着准备回家--回到我母亲至今还生活着的那片美丽、亲爱的土地,带上我的母亲,为她治病。实际上,我的家庭在经济上是非常脆弱的。父母弟妹都知道我的景况,他们仅凭想象也会明白,我只不过是一介草民,绝对不会把我和那些与我曾是伙伴的、他们认识的少数人相比较。他们都发了!那是天地的造化,人家的才干。我死守着我的丁点贫脊之地,操持着我的本分,苦心经营着我的家园--心灵的家园。其实,他们不会知道我会有怎样的结局,也无法从更深处去感知我的心灵世界。但是,我一定要为母亲治病,为母亲治好病。
  母亲是过了马年正月十五日后才走进手术室的。母亲的坚强与无畏又一次感动了我。在母亲手术前,我担心母亲有什么顾虑或惶恐,总是从各个方面安慰母亲,母亲只是说:“我都知道的,我不怕。”言语和神情都表现得是那样的镇定和安祥。我是搀扶着母亲走进手术室的,母亲说:“不用你扶,让我自己走。不要为我担心,不要紧的。”但我还是搀扶着母亲,并说:“您慢慢走!”生怕母亲突然从我身边失去了。我望着母亲走进手术室的背影,心中充满了极度的感伤与凄凉……
      母亲真得老了!当年她和父亲养育着我们兄弟姊妹七人。在政治热潮一浪高过一浪的日子里,母亲每天很少休息。特别是农忙季节,母亲早出晚归,在“人民公社”挣工分,以致有时候,我们很长时间都难见到母亲一面,见到母亲时,母亲总是风风火火的,脸上充满安祥、自信、乐观的神情。年轻时的母亲很少因为生之艰难而愁苦着脸,虽然那时的衣食之忧确实像一个强大的敌人,每天都威胁着我们。母亲坚强、乐观的性格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做儿女的。现在我们都在各处各自谋着生活,很少有人会因为不堪生活的重负而哀声叹气。
  我又不由地想起了母亲在深夜的煤油灯下,为我们缝补、做鞋的情景。小时在家住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从深夜的梦中醒来,看见母亲独自一人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针一线、专心致志为我们缝着、补着、纳着鞋底。母亲纳鞋底时,棉线在鞋底中通过发出的“嗦嗦”声响,在夜静人深的时候显得十分清脆、明亮。每当听到这种声音时,我幼小的心灵总会产生一系列奇奇怪怪的想法,想得最多的是:如果有一天母亲不在我身边了,我将于世独立,那该多么孤独和悲惨啊!……
  母亲不知疲倦地为了我们兄弟姊妹健康成长的事太多太多了,如果要去细说,足以写成一大本书。有人说母亲是最伟大的。我想,天下的母亲都该是这样的吧!想到这里,有时我之于母亲的愧疚会出现一点释然之感。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母亲的手术很顺利,既没有我们想象的有可怕的“转移”,也没有大的周折和意外。我真是高兴极了!市人民医院窗外空地上那一束束在春寒中即将盛开的报春花,也像是在为我高兴,为母亲祝福。上帝既然赐予了人们生命,也会保佑对待生命乐观、豁达的人们。上帝会保佑我善良、朴实、勤劳、坚强、乐观的母亲的!
  我的母亲正在康复之中,但愿我的母亲安度一个幸福的晚年。除此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重读此文时,我母已去逝五年。想起母亲,我不禁潸然泪下!
  母亲,你在九泉之下还好吧?儿时时想念您呢!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