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曲斌散文】碗莲

2018-09-03 21:5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傍晚,我路过小区那片草坪,无意间发现一片飘动着的偌大的绿叶,那飘动的绿叶来自草坪中一深埋土中的小缸。小缸碗般大小,缸内少许水,缸内最大的那片绿叶跃出水面,努力地向上挺立着。小缸旁边是一棵小腊梅树。我小心的拨开小缸旁边的杂草,看到张开着的绿叶紧贴在小缸的水面,那叶子紧紧的卷缩着,形如蚕蛹般大小,但很雅致。
      这是什么花,我正观赏着,我们的邻居老张从那里走过。老张喜欢花,对花颇有研究,常与花卉爱好者探索交流。他看我蹲在那里,便走了过去。我问:“老张,您看这是什么花?”“碗莲。”老张不假思索的回答。“碗莲。顾名思义,那就是栽在碗内的荷花。花和叶只是大小而已。与荷花没有大的区别。”老张进一步说明道。哦,这未开的花儿原来是碗莲。听老张这么说。我心里一阵惊喜,炎热的夏季,在小区的草坪上,可以欣赏到莲花,那是多么惬意啊,惊喜之余,我也为在为碗莲的命运担忧,小区的草坪里是不准居民随意在草坪内种植花草的。好在清洁工人整理草坪时,绕开了那碗莲,让它可以在草坪内生存。
      初春,碗莲旁边的马齿笕开出淡红色的花,苦瓜的藤野枝枝蔓蔓爬满了跟前那株腊梅树,只是总不见那碗莲花的影子。六月初,荷叶渐渐多了,待那荷叶有碗大小的时候,花蕾初绽,亭亭玉立,尖部一抹粉红,宛如画家蘸着粉红颜色的画笔。细雨中,荷叶上滚动着颗颗水珠,珍珠般的,微风吹动,碎银般的洒落在草坪上,渐渐地,碗莲含苞欲放,如情窦初开的少女,带有几分羞涩。八月初,荷花开发了,鹅黄色的花蕾,花瓣向四周伸展着。我邻居老张欣赏着。老张说:“那看,这花不是那么很漂亮吧。”是啊,这碗莲比我们家乡山坳里的莲花从大小、颜色上来说,都逊色了很多。那碗莲的花瓣只在边缘处有那么一抹微红,其余部分均为白色。但我还是觉得,在绿色的草坪里,有这么一抹微红,也足以让人赏心悦目了。在跟前观赏,少许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碗莲娇小玲珑,常被人们摆放在室内的几桌上,碗中那一掬浅水里,莲花绽放,清香怡人,那是一个人的山水小品,但草坪中的碗莲给大家一种自然野趣的感觉,与那浅黄色的苦瓜花、深红色的马齿苋花互相映衬,点缀着小区那绿色的草坪。
      几场秋雨过后,草坪内绿草如茵,碗莲的花渐渐地凋谢,草坪中散落着残落的荷叶,碗莲隐没在草丛中,不那么引人注目了,也许,生活中的许多美,往往在被人们淡忘,被人们忽略的地方。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