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翔鹰随笔】难以忘怀的一幕

2019-01-17 12:4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没想到那个镜头,成了我心头挥之不去的一幕,每每总是在脑海里闪现,也总想将它写成一首诗,可思来想去,却因为自己太过笨拙,竟无从下手,写不出一首诗来。
  那也算是一场意外,一场意外的遇与见。大概已经有四五年了,那天我与宏在县城办完事便准备回家,因为我天生胆小,只要有我坐在车上,我便会时不时地叮嘱宏“不管什么时候,不要急着超车,一定要与前面的车保持车距”,我不管宏烦不烦,反正只要我们开着车出行,我便一定会祝福,大概也已习以为常,宏怕我唠叨,便不用说也会保持在我可以接受的车速之内。
  那天,我们靠边行走着,眼看着就要到红绿灯了,我跟往常一样,提醒宏“慢一点”。只是那时,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辆车的急刹,还伴随着一阵尖叫,随后,我们便也并排地站在了红绿灯的斑马线前,透过车窗,眼前的一幕令人惊呆,一个老人连同两个小孩被那辆车撞翻在地,不远处的交警迅速地冲跑过来,而车上的两位女士,惊呆之余也赶快下了车,来到车前。索性两个孩子没什么事,很快就自己爬了起来,而地上的老人却闷哼着,嘴里吐出了血。
  那两个孩子大概只有五六岁,许是因为惊吓过度,她们竟然没有哭闹,只是傻呆呆地看着地上的老人。交警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俯下身子问老人“老人家你感觉怎么样,能不能动?”老人趴了一会,便挣扎着想起来,并说“我没事,孩子呢,我的两个孩子呢”,交警见状便将老人扶了起来,老人一站起来就伸着两只手摸“孩子呢,我的两个孩子呢”,那两个女人赶快把傻站在一边的孩子拉过来,将她们的手塞在老人手里,说“这不是吗,孩子在这呢”,老人拉着孩子们就急切地问“你们怎么样?伤着了没有”,看奶奶急成那样,两个孩子便说“奶奶,我们没事”。“好,好,没事就好”,说着话,老人的嘴角还在不停地往外溢血。两个女人急忙跟老人说“老人家,两个孩子没事,我们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离得近,也确实看到,两个孩子只是受了点惊吓,唯有老人受 伤重,听那些比我们离得更近目击者说,原本老人是一手牵着一个孩子的,当时见势头不对,便一把将孩子们推了出去,所以孩子们只是摔倒了,而她自己却被车撞了个正着。大家也在议论“这个女人也是,明明已经到红绿灯路口了,居然不减速,而且明明是红灯了,居然还能闯了过来,这就是女人啊,要是男人应该就不会发生这一幕了”。
  每每见到这样的惨况,我都会不自觉地心里发紧,只要看到人没什么大碍,便只想迅速离去,于是,我们便迅速上路,只是,那个老人不顾自身疼痛,而只关心孩子的那一幕,竟深深地烙在了心里。事后,我也问宏,那天如果是个男司机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宏跟我说“那也未必,男人有时候也是会闯红灯的,只是那样的几率少一点,至少男人的定力比女人好,因此遇到紧急情况,女人还是太慌乱,容易出事故”。“ 那你还想让我学驾照呢,我才不学呢”,宏曾提过几次,说要我去学驾照,也好方便出行,因为他不可能时时都有空带我出门,可我知道自己的胆量,哪怕是骑个自行车,一走到人多处都会因紧张而摔跤,还怎么可能驾驭的了车速极高的轿车。
  说实在的,这些都是些后话,废话,令我印象深刻,深为感动的是那位老人家,这就是所谓的天性使然吧,老人家不顾及自己的安微,保护孩子,也不顾及自己的疼痛,只是担心孩子有没有受伤。这是一个祖母对孙子的爱,更是一种无私而伟大的爱的诠释,她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孩子,而这两个孩子呢,她们长大之后,还会不会记得当天的这一幕?会不会从此心怀感念地对待老人?
  现实就是现实,生活中,一直以来奶奶带孙子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可一旦孙子们长大一点,便会远离一直看顾他的爷爷奶奶,小时候的记忆总是被抹的一干二净,在他们的心里,爷爷奶奶会从一个亲近的词汇变的疏离,身边的实例比比皆是,许多老人管孙子管到头,临了,就只剩下心里的那点回忆。老人,总是在自己的孤单寂寞中,回望前尘。
  许多人都说“隔辈亲”,就是说父母与子女间的亲近度,远不及爷爷奶奶与孙子辈们的亲近,可即使是这种亲近,却又能维系多久。有时想来,人这一生真的是悲哀的,父母、子女,子孙,一代代地传承,一代代地兜兜转转,到头来,留给自己的只有一份无可寄托的孤单与寂寥。当然,万事不是绝对的,但大多数,却是大同小异,大差不差。
  每每想起,我就会想到那个老人,如今几年过去了,不知她如今的身体如何,境况如何?她的孙子们有没有开始将她淡忘,开始嫌弃她的庸老、邋遢,或是多病的衰弱?
  我想将那一刻化作永恒,化作一股暖暖的洪流,化作一朵挥之不散的祥云,永远照临在一颗颗心的门楣之上,永远灌溉着一个个家的魂灵,永远闪烁着无尽的爱的辉芒。可惜,才疏学浅,我并不能作出那样光鲜而永恒的诗句,但,就仅凭那一瞬的真实的,无法取缔的爱的光彩,本身就是一首精彩绝伦的诗章。
 
作者简介:姓名:尚丽英  职业:农民  学历:初中文化
寄居地:新疆沙湾县四道河子镇三道坪村【832104】邮编
作品在《诗歌周刊》《燕赵文学》《绿风诗刊》,本地的《沙湾文学》都有发表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