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乔山人散文】我为父亲洗百病

2019-02-20 18:2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2019年的新年,在元宵节绚丽的焰火里落下了帷幕,但流传于关中西部过年的习俗却没有结束,正月十六洗百病就是其中之一。
  从古到今,正月十六这天人人都讲究洗澡洗衣,洗去过去的霉气和病灾,祈望在新的一年里身强体壮,百病不生,好运连连。如今每年的这一天,秦岭脚下泡温泉的生意特别火爆,从早上刚一开门到晚上十一、二点,每家温泉门口车水马龙,人头攒动,长龙似的排队泡温泉让人大开眼界。我提议带父亲去泡温泉,可无论怎么劝说,父亲就是不愿意去人多的地方,说是自己上了年纪,恐排队支撑不下来。
  尽管气温已经回升,暖洋洋的太阳已晒得人穿不住棉袄,但老家没有暖气,想要为父亲洗个澡根本不现实。父亲推脱说,擦一擦身子,再洗洗衣服就行了。我却在父亲的身上闻到了一个冬天的味道,坚持带他到县城的家里洗澡。到了县城,父亲却找借口说怕感冒,坚决不洗。
  “闻闻你身上的汗味,都走不到人面前去了,不洗咋行呢?”我耐心地劝说,“再说了,今天洗百病,洗了对身体好。”
  “我不到人前去还不行吗?”父亲反问我。
  “亲戚来看你咋办?咱总不能一身汗味把人家熏跑吧?”我像对待小孩似的给父亲做着思想工作。
  “家里用喷头洗,又不是池子,没办法躺下泡,想洗也洗不好。”父亲浑浊的眼光里分明透射出一丝狡黠。
  “那好,我把你拉到澡堂子去洗。”我顺着他的意思说。
  “不去!还不把人羞死。”父亲一听要拉他去澡堂,一着急说出了不愿意洗澡的真正原因,原来他是怕羞。
  “都九十多岁了,怕啥羞呀?走,我带你去澡堂。”我抓住他的弱点不放。
  “算了算了,还是在家里洗吧。”父亲终于缴械投降了。
  家里暖气很足,我怕父亲冷又打开了浴霸,洗手间就像三伏的天气,热浪滚滚。
  “还真不冷呀!”父亲感叹地说,“现在兴的就是好啊!”
  父亲坚持要自己洗,我拗不过他只好由着他。他自己动手搓了几下手便耷拉了下来,说手上没劲了洗不动。我让他坐在凳子上,一手拿喷头,一手戴上搓澡巾慢慢地给父亲搓。温暖的水流淌过父亲瘦骨嶙峋的身体上每一寸肌肤,暗红色的皮肤如同麻纸似的粗糙,软沓沓地贴在父亲的骨架上,它们随着我的搓动夸张地在手心里游动着。我小心翼翼的搓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将父亲松弛的皮肤搓下来。
  我分明感觉到有液体在眼睛里游动,忍不住的泪花在眼眶里打着转转。我实在不敢用劲,只是轻轻地抚摸着父亲逐渐干枯的躯体,如同抚摸他沧桑的岁月。那每肌肤上的每条经络分明是父亲从意气风发的青年到人生暮年所经历的风风雨雨,那失去弹性的皮肤下的瘦骨硌得我心里阵阵地发痛。眼前这个衰老的躯体,曾经是我心里伟岸而不可逾越的高峰,是支撑我们这个家庭的顶梁柱,是我们的天啊!如今,这座山峰已经开始严重风化,变得弱不禁风。我好想迎头拦住岁月的脚步,拦住催父亲老去的时光。然时光无情,岁月在父亲的脊背烙下了深深的印痕。我摸到了他为一家生计上山砍柴留在肩膀上的印记;摸到了为人建房造屋挥斧拉锯十指连心的老茧;摸到了为安顿一家老小挥舞镢头打窑洞的泪痕;摸到了为挽救饥饿的儿女翻山越岭用生命换回的救命粮!我分明感觉到父亲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在不断地“剥剥”分化着,苍老着,犹如父亲那一头苍苍的白发和胸前飘然的白须。父亲啊,您为了儿女,将自己的全部交给了这个家!在您的心中,只盼望着儿女们生活幸福,却从来没有想到过您自己。您平时舍不得浪费一度电,舍不得多花一分钱,舍不得为自己买一碗豆花吃。您没有享过一天福,和母亲一起含辛茹苦地将儿女抚养成人,熬干了自己,成就了儿女。如今,您老了,如一叶飘摇在风雨中的秋叶,心却依然牵挂在儿女的身上。我们的饥寒温饱就是您的全部,我们小有成就是您最大的宽慰和舒心的笑容。父亲啊,如果苍天允许,我愿用自己的年华换回您灿烂的韶华,让您在这个世界上骄傲地辉煌一把。
  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父亲很惊诧,我笑着说,太热了,汗都流到眼睛里去了……
作者简介
    乔山人,宝鸡市职工作家协会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2012年以来,在企业杂志发表散文、诗歌等作品。2016年至今在《中国水泥》杂志、江山文学网、盛京文学、陕西散文论坛、东南文艺、西部文学、作家新干线、执手文学、宝鸡文学、水泥圈子、中国水泥等文学杂志及网络先后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作品百余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