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厦屋随笔】拾炮

2019-03-13 02:2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又过年了,我又长了一岁,老了一岁,有了孙子。人生中已经历了五十六个年头了,听了年年相似,岁岁不同的新年爆竹了。
      今天大年初一,清晨早早的起来,已听到远处近邻噼噼啪啪的各类鞭炮声了。有急有缓,有高有低,有闷有脆,有长有短……就赶紧取出家里的一盘鞭,拿出打火机,放了我们巷的第一挂鞭,第一响炮。大炮,炸雷,冲天响我早都不敢放了,只能拿小鞭过过瘾,追忆一下昨日的快乐了。
      可天一大亮,望着街上碎红零乱的无孩童放抢的炮皮,不由得使我又想起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和堂弟管省广社等小伙伴们初一一大早拿个手电,满街满巷的寻人家正在燃放或已燃放完的碎碴中的未爆的鞭头了。
      那时,没有电视,我三爸家的一台立式交流收音机则几乎一成了全村人的向往和娱乐了。而社论评论早已塞满了爱与不爱,懂与不懂政治人的脑子了,所以,三十的守夜,我们孩童只能在大人们的闲谝,老旱烟的云雾中和女人们在案板上的当当刀切声中及找针寻线,钉扣系带,打理弥补明天娃们的新衣老鞋的不足……而我们碎娃最关心的是零点的到来,街上的第一串鞭炮声。
      十二点一过,早有性急的如叫鸣鸡一样的男人在街上放了村子里的第一响炮,第一挂鞭,我们在炕上似睡半醒的如兔子般地下了炕,穿上了母鸡窝窝棉鞋,一溜烟地蹿到了街上,来到了刚响过炮的人家街门口,在手电的光圈中,搜寻起来,查有断引芯的,未燃爆的一寸多长的小鞭头。大炮仗是很少的,大部门是因底部不严,火药燃喷了,抽空了桶的有形无质的样子货了。接过,街东街西零零散散的炮声响起。好事的,口袋稍有钱,毛票的人买大炮三个或六个,偶尔有九个的,或千头的长鞭。确实可怜的人连对子都贴不起,买上三毛一串的一百头鞭就可以了,算是过年了。
      就这样,捡了东家捡西家,捡了长鞭捡小炮,直至天大亮,女人们扯柴抱柴拉起了风箱,男人们挑起了水桶……新年开始了。
      而此时,我们则收获满满,剥开了拾捡来残缺的鞭炮,小心的收集灰的红的,黄的火药,再卷炮,或将药包成小包,用石头砸,听个响亮。或用香头一点儿,听个咝拉,看个火光,烟雾腾起,图个高兴快乐。
      转眼间,五十多年过去了,今早,一地的未燃的小鞭已无小孩拾捡了,时代不同了,一切都变了。可我依然觉得我儿时的快乐在今天是找不见的。
      岁月不留情,记忆永留心。今天写此一文,权当给新年一个问候吧。祝看到的朋友,新春快乐!诸事如意!!!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